2018年05月20日
搜索:
对荒诞身份证号的解释让人越发糊涂了
牛角
【该文章阅读量:1872次】

        日前,在北京市“经济适用住房市级备案结果公示”中,宣武区一名姓高的申请人,其身份证号码竟然是“111111111111111111”,网友戏称为“史上最牛身份证号”。面对质疑,相关部门解释,这并非真正的身份证号,而是为因特殊原因无身份证的申请人设计的特定编号(《北京青年报》8月29 日)。

  这个身份证号要是真的,那得多“光棍”的人才能申请下来,所以这个号码是假的。但是这个“假”,却“假”得有情有义,此举起码解决了高某两个难题,一个是户籍问题,一个是住房问题,要知道这可是在北京啊,我只能说,相关部门实在太贴心了。而当我们想知道这位幸运儿姓甚名谁的时候,相关部门负责人再次贴心地告诉我们,为保护隐私,无可奉告。

  《钱江晚报》的评论连续用了三个“想不到”表达了其敬仰之情。第一个“想不到”是:想不到没有身份证的“黑户”,居然也可以申请北京市的经济适用住房;第二个“想不到”是:想不到北京市的住房保障部门,竟然变得如此“通情达理”;第三个“想不到”是:想不到北京市住房保障部门的负责人,竟然非常懂得尊重申请人的隐私。

  这三个“想不到”其实是在告诉我们,这个对“史上最牛身份证号”的解释实在是太反常了。如果相关部门做了一件好事儿,那么这样的解释会把舆论引向相反的方面,而如果这一说辞是在敷衍,那么要想满足读者的好奇心,还是说实话的好。而且,请不要拿隐私权做挡箭牌,在这里,知情权大于隐私权。《东方早报》的评论对此给出了解释:从理论上说,经济适用房是一种具有社会福利性质的住房,社会福利所用的是社会资源,而社会资源是关系到社会每个人的大众资源。大众有权利要求分配者与申请人公布个人情况,以便于公众监督。这里的个人隐私所受到的保护程度,与一般情况有所区别,这也是得到社会福利的代价之一。在这个时候强调个人隐私,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不是真的理解了个人隐私与公共事务之间的关系,还是有意以个人隐私为挡箭牌,而背后另有缘由。

  关于经适房问题的争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经济学家茅于轼的“经适房会导致重大腐败”的论断言犹在耳。而现实中不断爆出的经适房销售丑闻也在持续冲击着民众脆弱的神经:在湖北武汉曾爆出7连号、老河口曾爆出14连号,眼下又有媒体爆出湖北随州经适房摇出10连号。在这种情况下,不给出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是无法服众的,相关部门要想找个台阶下,还是给个合乎常识的解释才好。比如不久前武汉市爆出的7连号事件,最终令人满意的解释来自武汉市市长阮成发,阮市长直言不讳:“这就是政府的责任,是丑闻,是政府的丑闻。”这才是榜样,请照做吧。

来源:新文化报      来源日期:2009年09月0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9月0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