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6日
搜索:
消除腐败,必须消除按权分配
景凯旋
【该文章阅读量:1195次】

        郑州须水镇西岗村经济适用房土地被开发商建别墅,上海闵行区梅陇镇一处正在修建的商品楼倒塌,这两起事件的共同之处,就是背后都有官员的影子。据报道,郑州开发商大股东的丈夫曾是郑州国土局领导,二股东的丈夫是项目所在区的警察;而上海开发商的股东有许多是当地镇政府官员,甚至就是负责房地产事宜的官员。

民营公司由政府官员或由其直系亲属参股,好像是有明文禁止的,因为各级官员不同程度地占有公共权力或公共资源,当其介入经济活动,必然会构成权力利益,导致权力干预,从而破坏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这应当是人所周知的常识。但事实上,今天的市场经济中,除了政府部门的利益,又有多少政府官员的个人利益渗透到了其中?尤其是那些以民营为主的行业如小煤矿、房地产和服务业等企业和改制的股份制企业,都有不少官员入股分红,有的股份纯属“关系股”和“权力股”。这种依附权力和公共资源的企业,如果不是官员能于其中获利并加以保护这一非市场因素,内外勾结,疯狂敛财,它不会成为如此暴利和草菅人命的行业,郑州和上海两地房地产开发中出现的问题,不过是其中一个例子罢了。

值得一提的是,官员腐败滥权、以权谋私早已不是个别现象,全社会对此也已经司空见惯、不以为奇,但迄今为止在社会的表面,至少还把这种现象看成是不能上桌面的潜规则。如今这一潜规则正在制度化与公开化,对于西岗村经济适用房土地被建别墅的事,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面对记者质问,说出一番“替谁说话”的雷人语录。梅陇镇的官员在房地产公司股东名单上使用自己的真名实姓,不加任何掩饰,标志着如今一些官员已经肆无忌惮,因为他们已经越来越看清楚,完全可以将个人的腐败与制度捆绑在一起,而制度也可能会出于无奈,倾力保护自己。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种以权谋私的情形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造成腐败合法化的局面,而公权力的信任度也将进一步瓦解,目前不断发生的群体性事件,许多时候其实都是由于公众不相信政府所致,而所谓市场经济也会蜕变成完全的权贵经济,社会不公和贫富差异将会加剧。例如,根据权威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中国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而在很大程度上,这种现象的出现正是由于整个社会的资源和财富既不是按需分配,也不是按劳分配,而是按权分配所致。

近日,有中央党校教授称党内监督面临尴尬局面,认为这同当前经济高速发展、体制快速转型、全面对外开放、廉政文化缺失、法律制度机制不完善的中国社会大背景密切相关。但是说实话,如果不能从制度上解决官员的权力来源,我看不到短期内能消除腐败的前景。社会对改革的支持都是出于一种追求经济利益的合力,如果普通公众的经济利益受到权力的侵害,这一合力就会消失,改革就会走向其反面。

正如对于被社会热议的湖北宜城市29岁市长周森锋的任职,公众之所以多持反对意见,并形成一个新闻热点,并不是由于周如此年轻就独当一面,也不完全是由于他上任的程序问题,而是由于他的任命是公众无权决定的。在我看来,这一热议体现出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民间共识,那就是权力的来源必须是民主的,只有这样,官员才会真正对公众负责。这一问题的提出,乃是坚持改革大业,为形势所逼出来的思考。改革已经到了这一个分上,只有实现权为民所授,才会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否则,我们只会看到更多的高楼起来,又看到更多的高楼倾塌。(作者系南京大学教授)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09年07月0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0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