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3日
搜索:
内蒙古扎旗:四五级风掀起异样扶贫工程盖头
【该文章阅读量:1249次】

10月17日是中国第3个扶贫日。这三年来,在中央“精准扶贫”思想的框架下,各地扶贫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

然而,一些地方也出现了怪现象:层层加码、不实不准、滥用扶贫资金等。不仅扶贫工程质量不断出现问题,甚至国家专项拨付资金的利民工程建设,变成了“有偿服务”。

日前,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引发村民质疑的生态移民工程。

四级风掀翻牛棚盖儿,村民维权发现“猫腻”

“今年5月一场并不大的风,就把给我们移民新建的多个牛棚盖子掀翻了,还掀掉好多户的新房天棚!我们在讨要说法时,才知道被骗了:村支书兼村主任乔某以为我们建新房、牛棚、院墙为由,向我们每户收了3.34万元。而建民房、院墙是上边拨款!更让我们不满的是,民房、牛棚被他们搞成了‘豆腐渣’工程。在55户移民中,只有迫不得已入住的七八户,我们没有入住,因为我们怕被砸死!民生工程成了‘豆腐渣’工程,我们依法上访,却没有任何结果。”

2016年10月8日,曾任村支书的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查布嘎图苏木保安村村民尚广义站在村民中间,对接到投诉后赶赴事发地采访的记者说。

“如果不是这场风,我们至今还被蒙在鼓里!”村民张良也对记者道出同样原委。

“这是什么质量啊?如果是大风,情有可原,可是那风并不大,就把林志文、张凯鹏、冯国柱、马建友等家的牛棚盖子给掀翻了,还把很多家的新房顶棚弄掉了。”尚广义称。

来到移民新村林志文家,他的母亲徐桂花手指只剩墙体的牛棚,告诉记者:“那风不算大,就把棚盖子弄掉了。”

(身患重病的徐桂花告诉记者,她的儿子林志文和其他多户移民牛棚的顶棚都被风掀翻了,而且林志文家的新房顶棚也掉了下来,砸中了4岁孩子的头)

“没有用水泥浇筑,把这棚盖子和墙固定到一起,只用稀泥,把固定棚的钢筋,只是简单地和墙糊到了一起,能结实耐用吗?!”村民徐桂花称:“这墙是‘二四’墙,宽度只有240mm,太薄了,而且只用稀泥把砖粘到一起,根本圈不住牛啊!”

“用稀泥砌墙,为的就是省钱!”尚广义称,“别说养牛,脾气大点儿的成年猪都圈不住!生态移民工程,是给移民实用的,不是摆样子的!”

“你看看,这像小手指粗细的钢筋,不用水泥和墙体固定在一起,只用稀泥糊弄我们老百姓!”在村民张凯鹏家,他手指被掀翻在地的牛棚子上的钢筋“抓手”对记者说。

“那天的风有几级?”记者问。

“我们只记得风不特别大,不知道有几级。”村民李海云答。

记者立即通过百度查扎鲁特旗2016年5月的天气情况得知,整个5月份,当地最大的风力是5月3日、4日的5到6级;在5月10日前后两天,最大风力是4到5级。

“出了这样严重的质量问题,我们就找到了旗政府农牧部,一位40多岁的男同志告诉我们,住宅、院墙都是上边拨款,不是老百姓出钱。这时我们才明白,我们被骗了!”张良称:“没有人告诉我们民房和院墙是上边拨款建造。”

张良的说法得到了尚广义、杨占明、贾国臣等人的证实。“那天,我们都在场。”尚广义称。

“村里以给大家建房屋、牛棚及院墙为名,每户收取了3.34万元,修建一个80平米的牛棚凭什么要这么多钱?我们去找,苏木政府答复说建牛棚需要2.7万元。其实这2.7万也是超过了实价的一倍还拐弯!何况房屋、院墙实际上是由上边政府出资修建的。”尚广义激动地说。

村民代表周继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各种花销加起来,有1.2万元足够了。

(村民代表周继兴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

“我们要求退钱,没人搭理我们。还有一些牛棚没有动工,我们要求自建,他们也不同意!我们要求乔某公开所收钱款的具体使用情况,仍然遭到拒绝。”尚广义称。

“为了解决问题,今年6月,旗政法委贾书记带着旗政府法制办的张主任等人,到苏木政府二楼开会,他把村主任乔某等人都喊过来了,也把乔某等人给训了。”张良称:“可是后来仍然没有结果。”

上边拨款建造民房的移民小区项目于2014年上报,保安村委会在1年以建民房等为由向村民收取包括建民房在内的巨额自筹款

“2015年5月,乔某找到我们,说上边要搞生态移民项目,给每户建房屋、牛棚及院墙,需要向每户收取3.34万元自筹款。”尚广义手指落款为查布噶图保安村的《保安村养殖小区各户建房、棚舍、砖墙规格》这份告知单对记者说。

“大家一算计,这很划算。很多人家就借高利贷交了款。他们在我村共收款142.1万元。”张良称。

尚广义和张良的说法,得到了周继兴、马平、林志文、纪秀英等村民的证实。

记者随后向村民索要交款凭据。

(村民向村委会交3.34万元的收据)

张良向记者提供的他的交款凭据显示,收费事由为:“收养殖小区建房自筹自(资)金款,收费金额为3.34万元,时间为2015年7月16日。”

查阅相关资料记者得知,保安村移民小区,原为养殖小区。后被立为农村牧区生态脆弱地区移民扶贫项目。该项目于2014年6月,由查布嘎图苏木向旗委农牧部申请上报。旗农牧部于2015年4月制定实施方案,经通辽市委农村牧区工作部、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局、农牧业局、扶贫开发办公室等部门批准建设。建设内容按照《扎鲁特旗2015年度生态脆弱地区移民扶贫工程实施方案》实施完成。该项目共分上级投入和群众自筹两部分。一是正房部分由旗农村牧区工作部负责,扎鲁特旗宏远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中标承建,资金来源为项目投入。二是棚圈部分由保安村委会负责组织实施,资金来源为群众自筹。

那么,为什么在2015年7月16日,保安村委会还以建民房等理由向每户村民收取了3.34万元的巨额自筹款?是村委会不知情吗?据尚广义、张良、周继兴等多名村民证实,早在2015年5月,乔某主任在向村民下收款通知时,查布噶图苏木政府财政所长、驻村干部李国忠就在场。难道,他也不知情吗?这究竟是为什么?

全部验收合格的55栋民房,入住者寥寥,村民称“怕被砸死” 

“这个移民小区的55栋房子,在2015年11月30日,就全部完工了。旗农村牧区工作部组织的多部门验收,这些房子全部合格!”尚广义称:“其实,房屋及牛棚的质量因为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等原因,存在严重问题。”

“不仅多家房屋漏雨,而且,承诺给我们的民房用琉璃瓦,被换成了树脂瓦,仅仅这一项每户就少用1万多元!而且这瓦非常不结实。”尚广义说着就弯腰捡起一片,像掰锅巴一样,毫不费劲地掰成了两片。

“给我们吊的天棚,那真叫糊弄,给他们自己家搭的黄瓜架子,都比这结实。那吊天棚的PVC板,更是对付人,像煎饼一样薄脆。”尚广义说。

可能是看记者流露出怀疑的神情,李海云把记者领到了林志文家,手指顶棚告诉记者:“你看那是怎么吊的棚?”记者看到,整个棚掉了一小半,露出了由粗细不等的木条搭建的棚架子。

“他们太能糊弄人了,把PVC板用钉鞋的小钉子一钉,就完活了,怎么能结实?能不掉吗?林志文、冯国柱、李海云等很多人家的棚都掉了。林志文家的棚掉下来都把孩子砸在了下面!你再看看这棚板多脆!”李海云说着,很轻松地就把从地上捡起的一块PVC板掰成了小片儿。

(村民李海云告诉记者,很多人家的新房的顶棚都掉了。吊棚用的PVC板像煎饼一样薄脆)

“家家户户都是这样,我们反映情况,没人搭理我们!”尚广义称。

“你再看看我们的防水坡,那叫什么质量?”说着,李海云把记者领到了门口。他蹲在地上,用手轻易地就把浇筑在墙根的水泥掰了下来,又像掰玉米饼子一样掰成了一块块儿。

“水泥标号不够、使用量不够,抢工期冬天施工,都是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尚广义称:“这种情况普遍存在。防水坡是保护房基的重要部分,现在很多防水坡都破碎了,房子能安全吗?!”

“我家的问题更严重!”村民李占玉把记者领到了他家,并手指他家的房门上方说:“这里原来有承重横梁,因为他们订的门大了,就把横梁撤走了。他们也不再安装承重的东西,用泡沫堵了一下,就完事儿了。这样的质量,农牧部组织的验收,就能通过?!”

(村民李占玉告诉记者,他家的房门上方的承重横梁被撤走,施工方用泡沫堵了一下,就通过了旗政府农牧部组织的验收)

“在2015年年底就通过验收的这55栋房子,现在住进去多少户?”记者问。

“七八户吧。”尚广义称:“都是无房可住别无选择的人家才冒险来住。”

尚广义的说法,得到了张良、张凯鹏、周继兴、李海云等人的证实。

“其他人家为什么不住?”记者问。

“怕被砸死!”张良称:“这种质量的房子,只要有地方可住,谁也不愿意来这儿住!”

苏木政府和旗政府给访民的答复

“我们上访,要求苏木政府、旗政府对所建的房屋、棚舍质量不合格,每户自筹的3.34万元去向不明等问题,做出答复。终于,他们给了答复。”尚广义说着将2016年6月4日,查布噶图苏木做出的《关于林志文等信访事项的处理意见书》和6月29日,扎鲁特旗人民政府做出的《关于林志文等人信访事项的复查意见书》交给了记者。

查布噶图苏木的“意见书”称,该项目小区房屋已由旗农村牧区工作部组织相关部门验收合格。棚圈完成30栋,正在建设20栋,未建5栋。年初以来,房屋、棚圈出现了不同程度损坏。其中,房屋部分室内PVC板掉落的2户,树脂瓦松动的2户,房盖透风涉及每户。棚圈部分棚盖直接掀掉的有4户,严重松动的有6户。该项目房屋部分已由农村牧区工作部组织相关单位联合验收合格,因此是否是质量问题我苏木不能确认。保安村委会向小区村民发放了建房、棚舍、砖墙规格告知单,并不是真正的合同,也未注明自筹资金的具体用途。规划应以旗农村牧区工作部具体招投标为准。关于安装过程中质量不合格,造成瓦体与墙体松动和脱落,房顶有漏洞和裂痕,出现部分房屋漏雨的问题,这些问题部分是存在的。因施工方在定制室内门时,规格与门口有误差,导致室内门口钢筋砖有部分剪断。部分防水坡出现坏损问题。

对于牛棚的质量问题,“意见书”称,年初以来,小区部分牛舍受到损坏。其中,棚盖直接掀掉的有4户,严重松动的有6户。因小区还未完工,所以未组织有关单位进行验收。

对于村民自筹资金问题,“意见书”称,每个棚圈工程造价2.8万元,村里通过与承建商协商确定为2.7万元。同时,通过与乔某核实,最后确定每户建围墙自筹0.64万元。两项合计3.34万元,并分别于2015年2月10日和2015年5月9日两次通过户代表会议研究通过。后来因围墙列入“十个全覆盖”工程,每户自筹的0.64万元为自筹户安装了锅炉、暖气、建设大门垛和大门等。保安村实收44户共计142.1万元。支出135.96万元,其中,付棚圈建筑商王雷明116万元。按照“村财乡管”要求,苏木经管部门只负责自筹资金的管理,具体使用由保安村支配。因为棚圈项目还没完工,所以还没有到验收环节,对棚圈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还不能确认。

“意见书”给出了这样的处理意见:由农村牧区工作部责令承建商,限期一周内进行维修,如小区群众阻碍维修,后果自负;苏木政府责成保安村委会组织承建方和业主代表组成三方联合调查组,对小区已建完和正在施工中的棚舍进行彻底排查,建立调查档案。对确实有问题的与业主达成协议,制定相应解决方案,该维修的维修,该重建的重建。对未建设的要认真吸取教训,严把质量关,高标准建设,防止发生类似问题。如果小区群众与承建商在价格认定上仍不能达成一致,由村委会、承建商、业主三方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对工程造价进行审计,以第三方出具的审计报告为准,多退少补。如果小区群众与承建商达不成一致,由保安村委会组织群众与承建商双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后续工作由保安村委会妥善解决。

“我们不服这个‘处理意见’,向旗人民政府提出复查申请,于是,旗政府做出《关于林志文等人信访事项的复查意见书》。”尚广义对记者说。

“复查意见书”称,经旗政府研究决定,生态脆弱地区移民扶贫工程项目的正房部分由农村牧区工作部协调有关单位加强该项目的质量监督,确保工程质量;群众自筹资金所建的棚舍、大门等建设项目由查布嘎图苏木政府配合质监部门加强监管;责成查布嘎图苏木政府指导保安村委会对群众自筹资金使用情况进行公示,并负责协调工程款结算相关事宜,如协调不成,引导群众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对群众要求举报其村主任违法违纪情况的,可向纪检监察部门进行举报。

“民房的顶棚到现在绝大部分都掉了,防水坡绝大部分都坏了,都需要彻底重整;牛棚绝大部分是用稀泥砌的墙、粘的顶棚,都需要重整;应该退给我们的钱,他们不退。苏木政府和旗政府给我们的答复,对于民房和牛棚的质量问题,轻描淡写;对我们的承诺,也没人落实!”尚广义称:“有谁真正为百姓解决问题呢?! 此外,我们连续上访后,乔某还让每户在3.34万元基础上再交600多元!”

(村民尚广义告诉记者,因为他们连续上访,现任村主任乔某让每户在3.34万元基础上再交600多元)

“他们以为,移民工程就可以随便糊弄,我们不答应!”张良对记者说:“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

查布嘎图苏木:我们帮助村里落实项目

在扎鲁特旗旗委宣传部,记者采访了原查布噶图苏木政府财政所长驻村干部、现查布噶图苏木政府副乡长李国忠。

记者:“二四”墙能养牛吗?乡里是否有统一的规范、统一的要求?还是乔某和承建商想盖啥样盖啥样?

李:有一套立项。当地牛棚都是“二四”墙。

记者:苏木政府为几个村搞了生态移民?

李:3个村,保安村55户、阿古拉村90户、被乌嘎拉吉40户。

记者:是否公示?

李:开村民大会了。

记者:开会说没说国家拨多少钱,每户摊多少?

李:没有。当时我们也不知道。

记者:说建民房、牛棚、院墙?

李:是。

记者:收取3.34万元,是乔某他们决定的,还是经乡里批准的?

李:我是包村的,让我帮助他们运作。

记者:这样重要的项目,乡里是否委派领导抓这个项目?

李:没有。我包村时,让我帮助乔某落实项目。

记者:建房和牛棚时,没有明确你负什么责任?

李:以村委会为主。

记者:好多人家漏雨、天棚掉了,苏木知道吗?

李:知道。我调查了。

记者:施工中有监督吗?

李:有。

记者:你也经常监督?

李:偶尔。我还有“十个全覆盖”工作要做。村里有两个人负责。

记者:验收了吗?

李:民房验收了。

记者:验收合格了吗?

李:当时合格。

记者:这55户究竟给拨了多少钱?

李:不清楚。

记者:到目前只住进去七八户。村民说,不敢住,因为质量问题。你是否知道?

李:大部分老百姓认可正房。

旗政府农牧部:验收我们也不能每户都撬开啊

在旗委宣传部陈副部长的协调下,农牧部的娄副部长接受了采访。他告诉记者,2015年共对5个村进行了生态移民。农牧部负责2个,其余的归发改委管。

记者:上边拨款多少?

娄:每人拨1.5万元建房补贴。由自治区拨款、由旗财政匹配。

记者:保安村村民修建院墙旗里拨款多少?

娄:具体是乡里(负责),咱没参与。

记者:村里收的3.34万元,农牧部没有参与?

娄:是村里和乡里(的事儿)。

记者:建民宅,农牧部负责监管吗?

娄:负责监管。监理公司也介入了。

记者:哪个监理公司?

娄:大羽公司(音)。

记者:农牧部经常检查?

娄:对。

记者:新房漏雨、天棚垮掉的情况农牧部了解吗?

娄:设计时,为了保证安全,在彩钢上安装了树脂瓦,今春发生了一场大风。特别大。

记者:你说的特别大有多大?

娄:没法描述。这里紧挨着风口,出了问题。赶紧让施工队维修。这是民生工程啊!从6月份开始,老百姓不让维修。咱也知道,买个杯子,能说一辈子不坏?

记者:哪个部门组织验收的?

娄:我们组织验收的。

记者:包括哪些部门?

娄:财政、监理等4部门。

记者:民宅验收全部合格。

娄:对。

记者:我走了几家,有安门时,门上边的承重梁给撤了用泡沫堵上的。

娄:只要承重梁不出问题,完全可以拿泡沫堵。咱们也是严格控制质量的。验收是去年11月,住进的人有的把基础改了,结构改了,咱能管吗?整个是框架结构,上面上彩钢瓦,用钢筋框架,四面墙承重。

记者:你说门上面用泡沫堵完全合格?

娄:不是说用泡沫堵,他是施工中现实条件允许的。咱给他上一层砖,上一层钢筋打上混凝土也行。

记者:村民说门上原有一承重钢,撤了装门,然后用泡沫堵上,是否合格?

娄:老百姓说不合格,他说做成什么样的,咱可以马上给他们做。

记者:那是后话,老百姓说,这种情况下,都给验收合格了!

娄:施工中,55户不可能户户都蹲着。

记者:老百姓就说,验收为啥合格了?

娄:验收,他也没有让我们看着验收啊。

记者:验收,不得一户一户地验收吗?!

娄:那我们也不能一户一户地都撬开、打开啊!

记者:验收就应该一户一户地验收吧?!百姓不满,这种房子,也验收合格了!

记者:顶棚跟煎饼一样,又薄又脆。

娄:风一吹,老百姓故意扯下来的。

记者:你说是老百姓给扯下来的?!

娄:咱可以维修。

记者:据村民说,现在入住的只有七八户,他们说惠民工程被搞成了豆腐渣工程。我想听听你们的说法。

娄:这不可能!

告别娄部长,记者就娄部长所说的“在彩钢上安装了树脂瓦”这种说法,向尚广义、张良、李海云进行了核实,他们给出了一致的说法:娄部长在撒谎!因为树脂瓦下只有泡沫板。“娄部长他们可以过来实地查看啊!”尚广义称。

采访虽然结束,疑问依然很多:保安村收取每户村民3.34万元,是否是私自行为?是真的不知道民房、院墙有上边拨款?如果是,为什么在移民获得实情之前不告知?如此大的移民工程,苏木政府为什么没有派领导抓?关乎移民性命的民房,存在如此质量问题的民房,为什么全部通过验收?牛棚为什么用稀泥砌墙、粘棚盖儿?整个查布噶图苏木在2015年究竟为几个村搞了移民?苏木政府和旗农牧部的说法为什么不同?上边拨款究竟是多少?这些钱究竟有多少用到了移民身上?

在精准扶贫过程中,应该强化扶贫资金监管。扶贫部门要严格执行扶贫资金管理制度,加强监督检查,规范资金使用,确保扶贫资金专款专用。同时,要加强政务公开,对每一笔扶贫资金的使用,都要做到政策、资金、项目三公开。充分发挥各村老党员、老干部的监督作用,对扶贫项目实施进行经常性监管和全过程跟踪,确保项目建一个,成一个,保质保量,杜绝个别人欺上瞒下,虚假作假。

对于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查布嘎图苏木保安村村民所反映的问题,以及此项异样生态移民工程的最后处理结果,本社将保持关注。

《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来源:法律与生活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