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6日
搜索:
资金短缺下,警惕廉租房变味
新京报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890次】

  保障房是最近不断被提及的话题。在甘肃省临夏市,一千多套廉租房即将建成交付使用。但4月15日中国之声报道,这些廉租房的申请者却陷入烦恼,因为入住廉租房者需先交7万元购买70%的产权,过5年再交30%,产权就全归住户。但是因为廉租户买不起,临夏廉租房共有产权买卖试点陷入困境。

  以“共有产权”的新名词取代廉租房,说到底还是换一个名称的经适房,只不过相当于给了买房户30%五年期无息贷款,而建房成本说不定在70%的房价里早已收回,甚至小有利润。这样一种换了名称的廉租房,实际上是对廉租户的伤害。而即便是经适房、限价房,也由于存在很多问题,长期以来备受质疑。

  临夏廉租房共有产权制度的困境,不是一时一地的保障房困境。在今天保障房普遍存在很大资金缺口情况下,以售代租或类似以售代租的保障房形式可能回潮,需要警惕。否则,这将是保障房制度的倒退。

  也许正是因看到了保障房制度可能出现的倒退,任志强曾撰文发出“盛世危言”,他表示,目前进行中的3600万套保障房建设,如果最终这些保障房不是给了专有的保障对象,而是演变成了特定权力阶层的内部分配,这对中国未来的影响会很大。而要避免历史上曾经一再发生的、保障房成为特定权力阶层内部分配的后遗症,保障房只有彻底回到公租房和廉租房的正途上来。

  由于保障房的只租不售性质,就需要充分认识到其资金筹集的难度,让社会各界对保障房有理性的、切合实际的预期。2011年全国要开工1000万套保障房,但保障房资金缺口高达1.3万亿元,还不包括征地费用。除了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保障房至少需要8000亿元社会资金。但是,由于保障房资金退出机制还没有很好地建立,社会资金很难进入保障房。

  在投向保障房的诸多资金中,保险资金被寄予厚望。但据证券机构测算,公租房目前看来年收益率只有3%左右,这个收益率距离保险资金5%至10%的年收益率追求仍太远。3月9日,“太平洋—上海公共租赁房项目债权投资计划”已通过保监会的备案。这是国内首单保险资金投资保障房的债权投资计划,计划募集资金40亿元。投资方式是债权,投资金额仅占保险资金可投资不动产的5000亿资金的0.8%。

  这样,无论从数额还是利率、投资方式看,当下的社会资金支持保障房建设,更多只具备“友情支持”的象征意义。现有保障房相当多是以商品房配建的方式进行,商品房与保障房之间彼此依存、唇齿相依,某种程度上商品房是保障房的“奶娘”和母体。因此,正确处理好二者的关系,互相依赖互相促进,才能保障房地产建设的可持续性发展。

  回到临夏廉租房分配的问题上来,尽管建设资金的确存在困难,但是,建设廉租房的初衷不能变,那就是让无房可住的底层百姓在能承受租金的基础上,尽快住进去,住一个算一个。在这个前提下,想方设法创新思路、完善政策,拓展融资渠道,多渠道筹集建设资金。只要政府支持到位、政策设计得好,就能吸引金融资金和社会资金,进而走出“友情支持”的尴尬和困境。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11年04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