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搜索:
官不大的“拼爹保送”更可怕
燕农(教师)
【该文章阅读量:1694次】

  近日,长春外国语学校的一场保送考试引发了广泛质疑。据举报和调查,不少平时成绩平平甚至经常排在全年级倒数的同学,成绩突飞猛进,凭借这次考试一举获得保送资格,其背后则要么是教育医疗系统亲属,要么家境殷实。校方先是认为“疑似作弊”,后又表示“确实没有太大官的孩子”,不可能重考。(12 月12日《华西都市报》)

  从差生成绩“飞跃”的结果,到或掌控些资源或家境殷实的考生家庭背景,再到考前“漏题”、全套题要价20万元的传闻……,种种迹象表明:这场关乎考生命运的保送考试,其背后并不平静。

  遗憾的是,面对家长所怀疑的“拼爹游戏”、权钱交易、漏题买题等说法,校方却采取了“谁投诉谁举证”的“鸵鸟政策”。更令人诧异的是,不再做更进一步的调查,不可能组织重考,却是因为“确实没有太大官的”。

  现如今,财富与权力的联姻甚至转换,集中了甚或说垄断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乃至掌控着某些社会资源(譬如教育、医疗)的群体,也出现了社会资源的互换互济现象。正所谓,无论在哪个领域,都会是虾有虾道、蟹有蟹路,通过不正当手段攫取更多的社会机会和社会资源,只是虾与蟹体量不同、能量有异,攫取的机会与资源多寡罢了。以此来看,即使学生家长中没有太大的官员,也不能用来证明保送考试就一定公平公正。

  从这一事件中,真正需要警惕的,或许恰恰是考生家庭“没有太大的官”。权贵在占有社会机会和社会资源上与民争利,已经无须多论。虽然某些权贵在抢夺社会机会上可以如鱼得水,在占有社会资源上可以贪婪无度,但于整个社会基本面来说,毕竟尚属少数。设若官不是太大,财富不是太多的群体,也能够通过虾蟹之道,来参与对机会与资源的非公正抢夺,那么之于社会底层群体无异于一场灾难,因为这个群体实在太庞大了。

  是以,官不大的“拼爹保送”更可怕。其留给公众的想象空间,是社会机会、财富、资源,经过某些权贵、小官小富、乃至掌控着某些社会资源(譬如教育、医疗)的群体层层攫取,几轮下来,留给底层群体的机会空间就会越来越逼仄与困顿。由此,底层社会的阶层固化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官不大也可“拼爹保送”,除了考试的极大不公之外,真正的普通家庭子女又出路何在?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10年12月1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