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
搜索:
高考腐败产业化 主管部门难辞其责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729次】

  适逢高考录取阶段,就在高考状元照例成为各地关注热点时,有关考录的丑闻也陆续见诸报端。日前,湖南省武术加分的产业链被曝光,只要交钱就可由中学安排受训,稳得20分的加分资格。以娄底一中为例,高考成绩前20名中,14人是省级 “武林高手”。《南方都市报》深度调查记者上周则披露,遭冒名顶替上大学的罗彩霞并非孤例——— 因被上面查出,河南一高校一次性清退300多名冒名顶替者,事发高校被证明全程参与了这样的造假行为。仅南都记者掌握的云南省2009年普通高校学历电子注册遗留数据中,就有1547名学生“查无录取信息”。假学生在二、三类本科高校特别是民办高校和二级学院尤为泛滥。

  感谢对真相孜孜以求的记者,他们揭开了高考和高校丑陋的一面。不需要更多的例子,即可得出这样的结论:高考腐败早已超出一时一地的偶然事件,成为有组织的普遍现象。高考腐败呈现出产业化的现实,几乎到了与高校产业化相呼应的严重程度。认为高考腐败仅属个案孤证无异于掩耳盗铃。高考招录最清廉的时代一去不返,招录的最坏时期降临了。

  高考加分本属于对特定族群和生源有条件的资格特许,但在利益的操纵下,加分政策愈发被权贵阶层利用,演化成一种以加分为目的的产业经营。诸如湖南的武术加分,以及去年被诟病的浙江航模加分,都在此列。从这些恶劣的加分手法可知,加分政策已经脱离了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基本原则,沦为少数特权家庭及其子女的囊中之物。加分变异成了权贵的权力。

  除了再次证明加分政策被挟持,成为辅助不平等竞争的手段,湖南的事例还证实了中学成为操控加分政策的中介和实际执行者。能够入选特长加分名单的,权钱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但中学也用它来促进校际竞争的优势地位,所以有权势且文化成绩好,可为更多人带来更多收益。中学已经把加分政策运用到极致,它出现从未有过的变态情形。

  至于高校录取中的冒名顶替事件,在此前罗彩霞的报道中,大众已知权钱交易贯穿了中学、教育局和高校,直接达成了顶替的目的。彼时对罗彩霞事件的评论,起点还是将其当作孤立的偶发个案,可南都记者调查揭示出更不堪的实情。民办高校或二级学院等末流高校迫于财政压力,提供冒名顶替的全流程“业务”,大开方便之门,造假成为高校产业化的一项内容。

  高考腐败发展成一条龙的产业化,其后果不用赘言。此类堕落对中国的长远伤害,有太强的讽喻效果和悲凉意味。如果还简单地将高考腐败归结为个别现象,而推诿教育主管部门的纠察之责,除了加重腐败产业的恶化,别无益处。将腐败归咎为权贵作乱,当然是成立的。不过,对权贵的抨击,并不该卸掉教育主管部门的应负义务。

  浙江航模加分腐败曝光,以及罗彩霞事件后,教育部都曾有过表态,但对是否取消加分政策回避不谈,没有明确意见。而高校一手策划的大规模冒名顶替事件显示,教育部对此类高校的招录监督近乎空白,等于纵容高考腐败的产业化滋长。高考腐败见证了权力腐败的严重程度和广泛影响,但教育腐败并非权力腐败的唯一后果,教育本身成为牺牲品,才是最不堪的现实。

  对连年的高考腐败,谴责权力交易还应该继续,但在谴责之余,尚需有司弥补失控的系统监管,铲除权贵干预教育的土壤,缩小权钱在高考招录过程中的活动空间,这是主管部门承担部门责任的应有之义。这一涉及国民教育的监管之责荒废已久,在高考腐败产业化愈演愈烈的时候,它必须知耻后勇。即便不能在短期内洗净腐败带给中国教育的羞辱,起码要向正确的方向努力。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0年07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