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4日
搜索:
贪官拿文凭容易,恐怕是因为某些高校运作文凭太容易
【该文章阅读量:53次】

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形成,一批官员陆续落马。据半月谈报道,记者梳理了142名党政系统省部级以上落马高官的履历,发现这些落马官员的高学历获取经历具有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点多等“四多”特点。

众多学子寒窗苦读十数载才能获得的学历,这些高官一边工作,一边就轻松拿下了。此外,这些落马的高官,还存在“跨界多”、“傍名校”的现象。48名博士高官中,有26人跨界,占54%;66名硕士高官中,有33人跨界,占50%。

官员学历造假,并不是新闻。缺少有效监督的领域,都难免有权力交易的影子。在这种学历造假的“权学交易”问题上,更值得关注的,是高校运作文凭的权力。

公众印象中,正规高校的正规学历文凭,其颁发程序相当规范;可是到了官员这里,颁发学历文凭的程序,是否规范了?在一众落马贪官中,其“学习拿证”经历,或可窥斑见豹。

比如,今年1月初,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的山东省原副省长季缃绮,其在2005年1月从某校现代远程教育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本科毕业后,仅过了5个月,就获得了该校国际商学院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这一速度,令不少起早贪黑的考研学子汗颜。

再比如,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不仅是管理学、法学双博士,而且仅用一年就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也令不少学霸羡慕嫉妒。那么,究竟是一些官员的权力太大,还是高校变通发文凭的权力更大?这值得研究。

有教育专家说,很多官员手中掌握了资源分配权,有些高校甘愿拿教育资源与之交换,乐意招官员读硕士、博士,并在考试、毕业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就是说,不少官员的速成学历,并不是高校直接“印”出来的,也是要通过入学和毕业考试,应该有的程序,或许并不少。只不过是考试时监考宽松,甚至可以走过场;毕业论文的问题上,学校可以照顾,甚至教授给代笔捉刀,也说不定。

然而,这样“严格按程序”弄出来的“真的假文凭”,实际上比“印的文凭”,操作上更腐败,内幕更深。因为,这种造假需要高校内部系统化运作。

如果各种考试,建立学籍,论文答辩等一系列学业记录、档案资料都不可或缺,该签字的教师、负责人都得签字,高校内部就得组织起“一条龙”作业的“文凭造假流水线”。相关环节、教师都要良好合作,才能保证官员速成学历的“圆满成功”。

一张看似不起眼的文凭,其背后,很可能代表着某些高校中的管理者和教师的“集体沦陷”。不管怎么说,“运作文凭”的造假也好,向权力献媚也好,都不是大学应该有的品质;大学也不该自甘沦为腐败的工具。

面对这些乱象,更值得讨论的,应该是如何完善高校入学、考试及学历颁发管理与监督机制,通过制度手段堵住高校“真的假文凭”的路径,达到官员与高校管理者即便有交易意愿,却难以交易成功的境界。

文 | 马涤明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