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高考成绩公布与隐私保护界线该怎么划?
吴元中
【该文章阅读量:527次】

今年一些省份不再向高考生所在学校及其他单位和个人提供考生成绩,考生可到省考试院网站自行打印成绩单。

该举无疑令人关注。其对于淡化高考成绩、唯分数论、禁止高考状元与高分炒作等方面的意义在所不论,从隐私权角度来说,反映了对隐私权的尊重和隐私保护意识的增强,是值得肯定的。然而,对此并不是一边倒的赞成,其中也不乏反对声音,甚至有媒体发文《不公布高考成绩是否矫枉过正?》,这种观点也确实让人警省。毕竟,同任何事物和权利都是有条件的一样,对隐私权的保护也不是绝对的。那些与个性特征和自由内核较远的隐私本就保护程度较差不说,即使保护程度较高的隐私,也非神圣不可侵犯,而是必须在侦查犯罪需要和其他重大公共利益面前让步。

那么,高考成绩公布与隐私保护的界线在哪里呢?这需要在具体的情境中进行权利平衡,而非有什么一定之规。亦即,当隐私权与其他权利发生冲突时,应当根据相冲突权利的重要性进行取舍,重要性较差的权利和利益为相对重要的让步。

而所谓隐私,就是个人私密,即不但不为他人所知,也无关他人和社会的纯粹个人事情。个人隐私之所以需要保护,在于它对个人的人格、个性与自主权至关重要,而与别人没有关系。相反,与别人有关特别是危害社会的事情,不仅可能已为人所知无所谓隐私,也缺乏保护的理由,甚至因为监督、防范、应对等方面原因他人有正当知情权。

反观张三李四等具体考生的高考成绩,完全是关系个人前途而与别人无关的事,只会成为他人评长论短的谈资而缺乏知悉的正当性,自然应当进行保护,防止以班级、年级排名、张榜等任何形式予以公布、泄露———现在也很少有这种做法。不过,不仅考生成绩对他人保密、不予公布,而且连考生所在学校都不让知道的做法,则有隐私保护过度和极端化之嫌。

这是因为,与通常意义上的他人不同,考生成绩并非与所在学校无关,而是作为对其教学成果的检验,关系其教学质量、责任心、声誉等一系列问题,并不仅仅是考生个人的事情。老师与学校作为学生的教育者,也是没理由不让其知道自己的教学成果与学生情况的。且不说哪个学生学习好、哪个学生成绩差,老师与学校本就是一清二楚、没有私密可言的。平衡高考成绩让学校所知对考生带来的微乎其微的不利影响,与学校不知道所造成的对教学成果无法评估、检测所造成的迷茫,以及由此给公众带来的不知哪个学校教学质量好、让孩子选择哪个学校的知情权剥夺,天平显然应当倾向后者一边。不让老师和学校知道自己学生成绩的做法是站不住脚的。

不仅如此,同招生办或考试院可以发布“逐分段统计表”一样,学校也有权发布一本或本科段上线人数、所占比例以及顶尖院校考取人数等方面的成果与数字。这种不体现任何考生姓名的总体数字,所反映的其实是学校的教学成果与学校的事情,与具体考生姓名和成绩等信息构成的个人隐私完全不同,根本不属于隐私。此外,由于尖子生及去向是令人鼓舞、向往并愿意让人所知的,而非像差生及其成绩那样,是不愿启齿、不想人知的事情,如果相关学生与家长不反对,尖子生的姓名、考取学校等信息也是可以公布的。

总之,树立隐私意识、注意隐私保护是对的,但也要避免矫枉过正。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6月3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