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搜索:
“高校自主招生”不能让人云里雾里
柏文学
【该文章阅读量:2399次】

  今天上午,清华大学牵头的自主招生“华约”联盟,发布了2014年招生的联合公告。不过,从2011年起即加入“华约”的中国人民大学,未出现在公告名单中,“华约”7校联盟随之缩减为6校。(12月22日《法制晚报》)

  一方面圈内人士表示,人大退出自主招生联盟,不是清华或其他几所高校所能决定的,“肯定是教育主管部门做出的”;另一方面知情人表示,教育部此前已传递出一个信息,即未来高校自主招生中将引入“进退制”,如果某些高校在自主招生中有问题,将给予类似“红黄牌”的警告,甚至暂停其自主招生的权力;而人大招办称,人大决定2014年自主选拔录取招生暂缓一年。

  此时此刻,读者就迷茫无限了。人大退出自主招生“华约”联盟,究竟是教育部的决定,还人大的自主决定?究竟是不是仅仅2014年暂缓一年?为什么暂缓一年?为什么只暂缓一年?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一切都得依照法律法规办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该有法律法规作为依据。而且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都应当向社会公开透明这并非国家机密的信息。“高校自主招生”,怎么能让大众云里雾里,不明就里?

  人大退出自主招生,自然让人联想到该校原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出逃被截一事,以及网上曝出的人大自主招生种种黑幕。如果不是蔡荣生出逃被截,人大更可能依然在“华约”联盟中,参加2014年的自主招生。有人出逃,肯定是有问题;没有人出逃,是否就肯定没有问题?这就很难说了。当然,不能“疑罪从有”。没有东窗事发,也不便去寻找“问题”。可是,作为高校自主招生的政府监管部门,不能永远处于被动状态:自主招生有问题暴露,就让其“暂缓一年”;没问题暴露,便万事大吉。

  早在“取消高考”、“自主招生”甚嚣尘上之时,有识之士便为此有所担忧。在法治不健全、公权制约不到位、个人信用系统没建立、高校没去行政化的大背景下,看似为了教育公平的“取消高考”、“自主招生”,将会带来更大的不公平。实话实说,人大有关自主招生黑幕的曝光,听来丝毫不觉奇怪,几乎是必然发生的。作为教育管理部门,对此是否有足够准备?是否有处理预案?既然黑幕已揭开,监管部门是否做专项调查,研究黑幕发生的机制是什么?漏洞在哪里?如何堵塞?其他学校是否有问题?是否有举报渠道?

  纵观这六七所高校拥有的自主招生权力,完全像是教育管理部门的行政许可和特殊安排。让这几所高校在全国统一高考之前,抢先筛选优等考生,显然是对其他广大高校的不公平。许多高校为了能够加入或早加入自主招生“华约”联盟,会不会像教育监管部门“跑步钱进”、设法寻租?教育监管部门对“华约”联盟,有没有公开的“门槛”?有没有具体的许可规定?人大黑幕是否暴露了教育部门的监管漏洞?或是表明了监管规定形同虚设?

来源:红网      来源日期:2013年12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12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