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不小心”的信息公开,为何就发生在贫困生身上?
熊丙奇
【该文章阅读量:2573次】

公布受资助的贫困学生的名单,接受社会监督,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可是宿州市萧县扶贫办最近在网上公布一些贫困生信息,却引起了误解,并让被公布的贫困生直呼“接受不了”。原来,他们不仅公布了学生的身份信息,还将学生父母的姓名、银行卡号甚至是手机号码一同晒出来了。(中安在线9月14日)

对于如此详细的贫困生信息公示,萧县扶贫办相关负责人已承认不妥,“信息太全了”。安徽省扶贫办也表示,“像此类的捐助,为防止弄虚作假,他们确实要求公示,但是考虑到贫困生的心理,一般要求此类公示尽量简单一些,以免伤害贫困生。”

看来,当地政府是知道公示贫困生的信息,是有损贫困生的隐私和尊严的,可是为何却让这一时间发生呢?其给出的理由是“网上公布的是我们内部人员可以看到的学生花名册,工作人员没有更改就把整个花名册全部上传到网上了。”看来又是工作人员不小心。此前,在遇到类似问题时,当地都会把责任推给工作人员,诸如把未经审核的稿子发到网上等。

但这样的“不小心”,似乎却没有发生在其他应该公示却没有公示的事件上,比如,教育部要求各地区教育主管部门公示获得高考加分者的信息,可几乎所有地方教育部门公示的加分获得者信息,都很简单——没有身份证号、手机号码,更没有父母姓名,没有家庭住址,有的地方公示的信息只有4项——考号、考生姓名、毕业学校、加分分值,连加分项目是什么都不知道。再比如,教育部还要求各自主招生高校公示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信息,可公示结果是,公示项目最多的只有7项,包括考号、姓名、性别、省市、毕业学校、科类(文理科)、语种,这些信息很难让社会监督。按理,教育部门那里是会有十分详细的信息的,包括学生的父母姓名、父母的职务等,可为什么工作人员却没有发生疏漏,把这些信息全部公示出来呢?

其间的道理耐人寻味。大多数贫困家庭、学生,是无权无势的,处于弱势地位,因此,他们的隐私权利也经常被漠视。甚至有一些机构,在对贫困家庭、人员进行救助时,为了展现自己的政绩、爱心,不惜伤害他们的隐私和尊严。而高考加分、自主招生被社会质疑为存在权势交易,能实施权势交易者当然是有权有势者,教育部门和高校不公布获得加分和自主招生资格者的详细信息,理由是保护学生的隐私,可过于简单的公示信息,进一步加重社会的质疑。对比对贫困生的信息公示和对权势交易影响更为严重的加分、自主招生信息公示,更让人疑惑:同样是隐私,为何贫困生的隐私就不被重视呢?既然贫困生都可从公平出发这么公示,其他公示为何不可这样来一次呢?

当然,笔者并不是认为对高考加分、自主招生信息的公示,就不要保护学生的隐私,而是希望在不影响隐私的情况下,尽可能公布一切可以供社会监督的信息,包括考生的中学学业成绩、大学面试考察成绩等。另外,对于公职人员的子女的升学、就业情况,从约束公权力,监督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出发,应全面公示,这可防止权力之手破坏教育公平和就业公平。

来源:作者博客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