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搜索:
“禁炒状元”等于“捂严分数”?
邓海建
【该文章阅读量:1662次】

  在“罗彩霞事件”屡见不鲜的语境下,对分数和排名的讳言,很容易令低分者顺利玩上“拼爹”游戏,民众监督也会因为信息匮乏而无从做起。

  目前,山东、辽宁、广东等省份不再公布高考状元信息,停止向高校提供高分考生详细排名。而北大清华等名校招生组都急于掌握高分生情况,北大已赴各地联系情况,而清华呼吁高分生与其联系。此前,教育部曾要求各地不要对高考考生成绩进行排名,不要炒作高考状元。(6月26日《齐鲁晚报》)

  很多时候,矫枉就容易过正。“禁炒状元”也是这个道理。从2002年以来,社会对高考状元的热炒确实衍生出诸多乱象。现在的情况是,山东等省份在“不再公布高考状元信息”的同时,也停止了向高校提供高分考生详细排名,弄得北大清华措手不及。

  换言之,这些省份的孩子,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分数排名如何、是高是低———而在按分数填报志愿的制度下,必然意味着“状元”很可能因为信息不对称而不敢填报国内一流的高校———这就不仅仅是对高校录取程序设置的门槛,也是对考生公平选择权的事实戕害。

  更重要的是,在北京、浙江、甘肃等诸多省份状元信息一览无余的时候,少数省份的“捂严分数”明显涉及制度公平的问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即便个别状元因“禁炒”政策而牺牲可以忽略不计,更多高分群考生的权益也连带着被无辜伤害。

  “禁炒状元”如果被实践操作成“捂严分数”,这就和因噎废食没什么差别。我们应该警惕的是对高考状元过度的商业化炒作,但是,据此而“有限公开”高考信息,支付的成本远远大于炒作状元的危害:

  一者,它令整个考录流程不甚透明,尤其是在“罗彩霞事件”屡见不鲜的语境下,对分数和排名的讳言,很容易令低分者顺利玩上“拼爹”游戏,民众监督也会因为信息匮乏而无从做起;二者,在教育资源尚且不能均等化的当下,在高考录取工作几乎完全依赖分数信息的程序中,刻意对分数位次的模糊化,必然拷问制度设计的合理性与科学性———这绝不仅仅是一个知情权的问题;三者,素质教育的本意,并不是与应试教育水火不容,而作为应试教育合理组成部分的“分数排名”,更不是教育的洪水猛兽,“有人的地方必有高下伯仲”,这是最简单的生活逻辑,平时把基础教育、素质教育搞得扎实一点,何惧最后一次概率性的排名呢?

  是比赛,就应有结果;是结果,就自有输赢。舆论对高考状元的误读,绝不会因为蒙蔽双眼就视而不见。“高考状元”不可怕,可怕的是隐喻在符号背后的乱象与纠结———“禁炒状元”,别弄成“捂严分数”。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11年06月2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