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0日
搜索:
广州公积金风波说明了什么?
亦菲
【该文章阅读量:1852次】

        一则关于广州“公积金提取可能出现大变革”的消息既引发广州不少市民纷纷到银行突击提取公积金,同样引发媒体的热议。而今,终于得到来自官方的结论。6月19日下午,广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召开第二届四次会议,郑重其事作出决定,公众所担忧的关于“留存半年缴存额”、“职工异地购房提取个人公积金受限定”等内容将不再考虑施行(见《广州日报》2009年6月20日)。不言而喻,这是舆论监督的结果。面对网上民意,广州市领导层从善如流迅速督促公积金管理部门尊重公众意愿,废除不合理举措,令人欣慰。

  此前,对广州市公积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那番遮遮掩掩的表态,公众普遍感觉是不以为然。公积金是什么“金”?说到底是公众利益的资金。

  广州一些市民为何会挤兑公积金?与其说是听信社会传言后的冲动,不如说在公积金管理问题上,相关部门缺乏了足够透明度。比如,拟定《公积金管理办法》要求,公积金账户需留最近6个月缴存额做“沉底”资金。对此就有网友质疑,这样是否有法律依据?还有公众问,公积金是我自己账户的钱,为何取款要设这么多门槛?比如,去年12月11日,《广州市住房公积金提取办法》曾规定,每次提取现款,需要提供房屋产权证等证明就成为公众的诟病等等。这些就证明,广州公积金的使用只是由管理部门说了算,管理部门怎么弄捏只是他们的“份内事”,似乎与广大公众无关。或许由于在公积金管理问题公众感觉已有多个“不明真相”的环节,令公众不解。比如,媒体披露,市民张先生公积金贷款买了一套房,每月房贷2000元,但他的公积金月缴存数是2500元。原先,他就可以取2500 元,但现在最多只能取2000元(见2009年6月13日《信息时报》)。因此,当传出公积金管理将要大变革的“街边信息”后,公众不管信息是否属实,本能地采取先下手为强,把钱取回来才是保险,才是上策的态度。这就说明,面对公众对公积金的挤兑冲动,与其说是什么“公众听信了传言”,相关部门不如加以扪心反省,找出原因,拿出有效的办法与措施进行整改才是上策。

  在公积金问题上,相关管理部门需反省什么?当然要反省管理的具体办法是否细致,是否符合法律要求,是否符合公众的利益。依笔者之见,更重要的是要明晰一个道理,公积金应是“公众利益金”。满堂红首席研究员龙斌日前也指出,今年 1-5月广州市公积金入不敷出最核心的问题是公积金使用不透明,公众无法监督。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主任苏泽群苏泽群表示,要高度重视、充分吸纳市民和媒体的意见,充分发挥新系统的长处,加强对公积金安全的监管,提高办事效率,更好地服务市民。要进一步完善公积金管理程序和管理制度,涉及到公积金调整的决定、政策,必须经过法制审查程序和民主公开听取意见。“

  谓之“公众利益金”,就是需要家知户晓人人了解的资金管理制度。公积金是公众自己的钱,不过是稍有变动取转的方式。因此,不但要使公众知道公积金的意义,还要知道公积金的来龙去脉以及管理的所有具体措施。而今,按媒体反映,公众对广州公积金的某些管理环节不解不满。时下,有消息称,广州公积金月缺口6亿元。这样,更给公众添上一缕疑团。市民呼吁,公积金中心应该将账目进一步公开透明化。

  公积金制度不仅是一笔资金使用,更是一项政策制度。多家银行的业界人士表示,由于公积金中心公布的数据是大口径数据,比较难以对“缺口”进行判断。比如,放贷数可能是纯放贷数,也可能是已经减去还贷数的了,要准确算出公积金账目的“缺口”,还需要账目数据的进一步披露才可做到。那么,就必须向公众全面公开。不但公积金管理制度出台时需要听取公众的意见,就是在公积金进行改革时也需要广泛听证。比如,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邀请相关专家、公众代表进行讨论,不能只由相关部门关起门来决定,更不能由一两个部门说了算。诚然,集思广益后出台的公积金管理制度可能也会有不同声音,但毕竟是已经过公众讨论这一道关,多数公众已知情已认可,在贯彻落实时的阻力会减少一些,也让公众放心一些。

  公积金还原于“公众利益金”是体现人民知情权。落实人民知情权是民主政治使然。事关公众利益的改革,要让公众知情,听取公众意见建议,才能推进工作,才能坚持改革的方向。广州公积金问题上的一场风波,焦点是封闭管理还是透明管理问题,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反思一下公积金的公众知情权、参与权问题了。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来源日期:2009年06月2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