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7日
搜索:
公积金成了某些人的“私积金”?
练洪洋
【该文章阅读量:1425次】

         据报道,涉及住房公积金的案件从2003年的3起,上升到2007年的17起、2008年的18起;涉案金额从2003年的1.16亿元上升到2006年最高峰10.8亿元。《中国住房和公积金制度发展大纲》作者丛城说:“住房公积金领域要么不发案,一发就是大案,涉及上千万元资金是家常便饭。”(见2月5日《法制日报》)

         上月中旬被判死刑的湖南省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树彪,因涉案金额6600多万而酿下“住房公积金第一案”,让国人目瞪口呆。孰不知,数千万金额对于公积金案而言,不过是小儿科,记录一再被刷新,2004年的8起涉案金额高达7.9亿元,平均每起案子接近1亿元!

         频发的公积金大案意味着公众按时缴纳、用来解决公众住房问题的公积金,正成为某些权力大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私积金”——用来维持奢华的生活,甚至支付巨额赌债(如李树彪)!倘若这股“暗流”未能引起上层的足够重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可以预见,若干年后,公积金将成会社会稳定最大的“定时炸弹”。

         一起案件动辄过亿,攫取之易折射漏洞之大,政府不能视而不见,置之不理。现行的制度设计,虽然有四驾“马车”——管理委员会决策、管理中心运作、银行专户存储、财政部门监督。貌似滴水不漏,实则不然,管委会决策流于形式,银行出于利益关系,制约作用几近为零,故只要管理中心打通财政部门这个关节,让其放弃监督,管理中心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所以,管理中心领导与财政部门某些人相互勾结,是这类案件的共性。

         公积金隶属于公众,但在资金运作上,产权人应有的权利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别说话语权(管委会并非民意机构),甚至知情权也常常成为镜花水月,谁告诉我们可以从何种途径得到公积金的资讯?可以说,公积金缴纳人和公积金管理机构之间的法律关系未厘清、公众的虚位是公积金案件频发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可以参照的例子是,股票市场的各类基金,管理者与委托者之间法律关系明晰,管理相对规范,问题相对就少一些。

         对于日益庞大的公积金,法律、体制滞后凸现修正的紧迫性、艰巨性,再不作为就是对公众的犯罪。窃以为,无论是法律的构建、体制的匡正,一定要从两方面考量,一是减少行政色彩。政府不该干市场可以干好的事,这是大趋势;二是增加产权人——公众的权重。公积金是老百姓的钱,究竟怎么用当然要问老百姓了,这是最简单、最朴素的道理。

来源:光明网-光明观察      来源日期:2009年02月0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2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