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5日
搜索:
社保缺口,慎拿住房公积金“救急”
新京报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550次】

公积金与社保基金的所有权归属终究不同,其用途不能随意“打通”,故用公积金填社保缺口,要慎之又慎。

近日,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显示,我国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已下降至“不到三个人养一个人”。媒体报道,人社部等相关部门正借力第三方对社会保险基金使用情况进行调研测算,目前方案已成形,而问题主要解决思路是将住房公积金与职业年金、长期护理险等补充养老保险。

虽然还停留在研究方案阶段,但该消息一传出就引发各界关注。社保收支剪刀差是不争事实,把“多余”的公积金拿来给社保填缺,“损有余补不足”,似乎就能解决问题。可实质上,这类攸关民生的大动作,绝非做算术题那么简单。

要看到,造成我国社保缺口的原因很复杂,包括老龄化,适龄劳动力数量下降以及以往公务员、事业编制人员、部分流动人口缴纳社保不足等因素。为此政府也拿出了多项应对举措:如加大财政投入,国企分红划拨社保,推进养老金并轨,还有延迟退休等,以缓解社保支付压力。

在养老金缺口省份已由2014年的3个升为2015年的6个的情况下,有关部门想法子继续开源,合情合理。可拿“不差钱”的公积金来填充社保缺口,还得慎之又慎。

看上去,在专款专用的公积金缴存结余规模较大的情况下,将其用来为社保“救急”,是物尽其用。

问题是,“五险一金”的用途不能随意“打通”,公积金与社保基金的所有权归属终究不同,住房公积金归职工个人所有,社保基金则有“社会统筹”也有“个人账户”,倘若公积金进社保“个人账户”,社保基金基于大数法则的共济性就无法体现;若进“社会统筹”,会不会损害很多个体权益?

再者,住房公积金节余较多,反映出来的是目前公积金提取不便、贷款受限等问题。专家所提出住房公积金被挪用,也凸显出现有公积金管理模式弊端,在有些地方房价高企的当下,有关方面该帮民众更好地行使以公积金分担房贷成本的权利。实质上,之前住建部方面还提出我国设立“国家住房银行”条件已基本成熟,被挪作他用会否影响其设立,也是个问题。

在填补社保缺口上,既有的扩源渠道也仍有进一步开发的潜力。如政府财政在“三公”基础建设投入两方面的可调配空间不小,或许可通过公共财政预算体系的法治化、科学化进程加速,腾出更多资金填补社保缺口;而“铁公基”等基础设施的高投入低产出模式也该转型,让更多领域放手社会资本进入,将财政投入用于民众更急需的养老医疗等保障领域。眼下新一轮国企改革进行,在其提效后,也不妨提升国企分红进入社保资金池的比例。

说到底,社保缺口的开源在“精”,而不在一味求“多”。对有关方面而言,也该思考,如何让社保缺口填补不变成民众的新增负担。如果总在民众仅剩不多的权利渠道上做文章,恐怕会加剧试点举措的舆论阻力。到头来,政府还可能在其他该节流的地方失去“节流”动力,中国公共资金体制改革进程也会受影响,社保缺口能否长远填补,也是个问题。

所以,就算社保缺口有扩大之势,也该对拿公积金“救急”多些科学性、可行性评估论证,审慎而行。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8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