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0日
搜索:
新人填旧坑难以为继,养老保险亟须改革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476次】

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发布《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当期“入不敷出”的省份在快速增加,由2014年的3个扩大到了2015年的6个。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现收现付的养老保险制度遇到了抚养比的挑战,两年内必须解决养老金制度的转型。

所谓抚养比,也叫赡养率,指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平均每个劳动力承担多少个老人的赡养负担。近年来,抚养比一直在下降,报告显示,2015年,下降的态势仍在持续,从2014年的2.97:1降至2.87:1,这意味着不到3个在职职工要养1个老人。眼下的养老保险制度是现收现付的,就是说这边在职职工缴费,这笔钱就付给现在要领养老金的老人,那么,抚养比越低,在职职工要承担的压力就会越大。这样的压力会显示在当期养老金给付上,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的可支付月数已经从2012年的19.7个月降低至2015年的17.7个月,其中8个省份的可支付月数都到了10个月以下;更值得关注的是,入不敷出的省份已经从2014年底的3个翻倍扩大到了2015年的6个,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都位列其中,最严重的黑龙江可支付月数仅为一个月。

从入不敷出的省份可以看出,养老金问题最严峻的地区都是高度体制化的工业区以及就业结构单一的资源型地区或经济欠发达地区。高度体制化的工业区,留存着大量的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在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之前,员工退休直接由国家财政负担,而改革后国企员工养老直接划入了养老保险,他们没有缴过费本来就形成了历史欠账,养老制度并轨改革后,国企员工依然享受补充养老,待遇双轨的存在为转型艰难、已经背负过剩产能与僵尸企业的老工业区又加上了沉重负担。资源型企业本就是产能过剩重灾区,就业结构单一,资源一不值钱,整个地区都受拖累,养老金给付自然会出问题。欠发达地区则是经济活力不足,老龄化问题也更严重,当期的在职职工缴费难以覆盖养老金给付也就不足为奇了。三种地区各有原因,本质上却都是旧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已到面前的状况,这样拖着沉重的身躯前行,如果不作改变,矛盾会不断积聚,养老保险制度会面临进一步的问题。

虽然2012年至2015年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的累计结余不断扩大,但资本运作的收益显然跟不上当期养老金给付差额拉大的速度。于是,官方推出的解决方式就是开源。在现收现付制度下,开源无非是让当期缴费的数额增大,一种选择是让缴费的人变多,另一种选择是让每个人缴费的数额变多。前者的具体措施是延迟退休,即使一刀切不按职业特性划分的延迟退休细节仍有待商榷,也算是落了地。而后者是接下来很可能会出现的,增加每个人的缴费数额。由于目前经济非常不景气,前段时间为了给企业减负,刚出台了降低企业养老保险缴费金额的措施,在这种情况下不大可能再往回升,所以更有可能增加的是个人缴费。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表示,养老保险实际抚养比到了3:1的时候,养老保险的费率就不能低于17%,如果降到2:1,每个人就得承担25%。而目前的养老保险替代率(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是相对低的,有报告指出北京的平均工资水准的企业职工的整个职业生涯要缴的社保费用总共已经上百万元了,然而退休金只有月薪的45%,比每个月五险一金占月薪比例还低了1个百分点。在这样不太理想的预期之下,企业在职员工缴纳养老保险的意愿必然会受到影响,这也是近年来商业保险走俏而社保断保越发严重的原因之一。如果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再加大个人缴费,不利于社会福利的实现,也不利于社会稳定。

养老保险改革已极为迫切,专家表示两年内必须改革。而目前的养老保险制度积重难返,旧账欠了未来一个交待,如果一直让新人填旧坑,未必能填上还可能挖出新的坑。不如考虑社科院曾经提出的提议,似当年为国有银行剥离坏账记在财政部名下一般,以中央财政填上旧坑,再在此基础上改出一个健康的养老保险新制度。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8月1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