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养老保障制度改革发力
马红漫
【该文章阅读量:538次】

中国政府网近日发布消息称,《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已获国务院第122次常务会议通过,自2016年5月1日起施行。该《条例》对基金的筹集、使用、管理运营、监督等环节作出进一步规范。

事实上,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并不是我们通常所提及的由单位和个人缴费构成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而是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基金投资收益等构成的专项基金。就此看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的战略地位更高,堪为社保体系的“兜底保障者”,其成立目的就是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运作拾遗补缺,全方位提升社会宏观保障能力。随着时间推移,我国居民老龄化特征将日趋凸显,而养老制度转轨所带来的资金缺口矛盾、养老服务市场发展滞后及供求结构失衡等问题亟待得到正视,夯实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对我国社保体系的平稳过渡与自我修复颇具现实意义。数据显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自2000年设立以来,年均投资收益率为8.82%,超过同期年均通胀率6.47个百分点,尤其去年的收益率更是达到15.14%。总体而言,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既往投资是有效率的。然而,此前的审计也曾披露该基金在运营中存在管理软肋,并导致了不必要的损失。显然,作为社保体系的“压舱石”,该基金的安全性必然要得到持续强化。客观而言,2001年开始实施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曾经起到了指引作用,但是立法层次不高,对于基金性质、用途、来源等要素界定也较为模糊,而即将实施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则对此做出了针对性修正,力求从法规层面为该基金的保值增值做好护航。

其实,《条例》实施的落脚点,就是在确保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运作安全的基础上提高其收益性,包括明确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受托管理者身份、强调全国社会保障基金采取市场化的投资方式、明示运作禁区等,皆是为了规制基金运作轨迹的同时探寻合理利润空间。未来,境内外投资市场都将成为该基金一试身手的广袤舞台。当然,这种市场化运作不能简单地被解读为可以入市“炒股”,毕竟我国股市的发行体制、扩容机制、诚信体系构建等还未得到彻底厘清,价值投资理念尚未成为市场主流,难言能为社会保障基金的长期保值增值营造适宜环境。制度不完备的资本市场不仅会放大社保基金的投资风险,而且还可能导致其市场化投资成为经济问题社会化的导火索,这同样是社保体系所无法承受之重。从发达国家的实践观察,以美国401K计划为代表的社保资金运作基本实现了多样化投资与风险可控功能,而丰富的投资工具及完善的资本运营环境则为其奠定了良好基础。可见,社会保障基金投资并没有一个固定模式,只要在风险范围可以承受、投资收益水平能得到老百姓认可的前提下,管理者都可以进行创新性探索。而除了股票市场之外,铁路等大型项目投资、新兴企业股权投资等也可能成为社会保障基金考虑的栖身之所。去年,全国社保基金曾战略入股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并取得了丰硕的增值回报。其中的原因就在于当前国内与小微企业相匹配的融资体系缺位,而大量中小企业又是催生新型产业和科技创新的基础力量,全国社保基金这一股权投资切中了市场脉搏,成功概率大增。

需要指出的是,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可视为社会基础性养老的“储备蓄水池”,在短期无支出预期的前提下更倾向于长期投资。其市场化运作在考验管理者运营能力的同时,也给投资环境提出了新的要求。值得一提的是,《条例》实施后社保理事会还可受托运营包括由个人、单位缴费的养老等社会保险基金。这意味着,当前社会保障基金的投资试水可为后续基本养老金运作投石问路。目前,我国多数地方养老金统筹层次偏低,投资范围往往局限于银行存款与国债购买,收益率偏低,甚至没能跑赢通胀,由此陷入隐性缩水之痛。如若社保理事会经过历练和经验积累可以坦然面对经济周期与金融风险的挑战,那么未来基本养老金运作也可以摆脱窠臼束缚,积极拓展增值空间。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4月0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