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0日
搜索:
社保要降费,更要提升有效性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572次】

3月21日,上海市政府发布消息,决定下调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三个险种共计2.5%的单位缴费率,降幅分别是1%、1%、0.5%,预计今年可减轻企业负担约135亿元。自今年2月以来,至少有7个省(市)按照本轮中央的统一部署已经出台了社保降费措施,其中多以下调失业险、工伤险、生育险为主,以降低企业成本为主要目标。

社保费率降低,不仅是降低企业成本的要求、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提高社保制度合理性的大势所趋。在列出统计数据的173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社保费率排名13.当前我国社会保险五险费率合计为39.25%,其中职工基本养老保险28%(单位20%+个人8%),基本医疗保险8%(单位6%+个人2%),失业保险2%,工伤保险0.75%,生育保险0.5%,其中,养老保险费率偏高较为突出。曾有以北京平均工资计算一人一生需缴社保费用,结果显示五险一金占月薪比例约为46%,企业与个人缴费逾百万元。

社保费率高一直是社会之痛,本次社保费率降低,当然值得肯定。不过,由于目标是降低企业成本,所以从上海的措施来看只是下调了企业缴纳费率而个人缴纳费率没有变动。另外,上海是已发布降费措施的7个省市中唯一一个降低了养老保险这一“五险”之中的大头险种费率的地区,而其他已出台社保降费措施的省市中,除了广东有降低医疗保险的费率外,其余地区降费都只涉及失业、工伤与生育三类险种,而这三类均属于小险种,三类费率加总只占工资的4%,与五险一金占月薪的比例相比,力度还是比较小的。因此,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日前答记者问时所表示,“五险一金”从总体上看还是有适当调整的空间,可以阶段性地、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这一轮费率下调不应该是结束,而应该只是个开始。

此外,虽然政策的目标是让企业减负、职工多拿一点现金,亦保证企业缴费减少会以财政资金进行填补,不会影响个人收益,但仍有必要廓清一些问题。首先,由于降低费率并不涉及个人,企业因费率降低而省下来的钱未必会用于给员工涨工资,因而不能确保员工有额外收益。其次,社保费率高之所以是社会之痛,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其付出与收获不对等,员工付出了相对高水平的社保费率却没有获得相对高水平的社会保障。社保的碎片化及历史遗留问题令其有效性大为削弱。社保未实现“全国联保”,无论是异地跳槽或是主动辞职,都有因不能连续缴费而无法满足领取养老保险条件甚至无法续买医保的风险,人员流动是全国性的,社保却是地域性的,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社保功能的发挥;而由于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制的人群,并未缴纳社保却从养老保险金中领取养老金,因而目前缴纳的费用还在填补这一历史欠账,间接令养老金替代率从60%下降至45%,而部分地区的养老保险与医保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收不抵支,影响了对于社保未来收益的稳定预期。这样的情况下,降费尚不足以满足员工对社保的期待。

降费大势所趋,社保亦依然有降费空间。但把社保费用降下来的同时,更要把社保有效性提上去,让社保的付出与收益得以匹配,成为一个性价比高的产品,方能为民众和社会的未来保障提供良好预期。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