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搜索:
让退休人员缴费得先算清医保账
【该文章阅读量:738次】

【背景】政府正在研究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从2015年11月初中央公布的“十三五”规划建议到2016年1月初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求是》杂志上的文章都明确表示了这一点。退休人员缴纳职工医保被视为当前医保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以便解决医保基金亏空困局。

这也是一项涉及法律更改的改革事项。根据《社会保险法》第27条的规定,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达到国家规定年限的,退休后不再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按照国家规定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待遇;未达到国家规定年限的,可以缴费至国家规定年限。

当前,依靠退休人员缴纳职工医保是否为改革最优选择?能否缓解医保亏空?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教授朱俊生认为,改革的真正逻辑首先是反思,近年来各统筹地区的医保基金日益捉襟见肘,是因为缴费过少吗?“如果做一个世界范围的比较,中国的医保或者说社保缴费率,并不算低。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说基金亏空是因为缴费少,进而提高缴费覆盖率。”

中国的社保分为单位缴纳部分和个人缴纳部分,缴费比例在各统筹的确有所区别,整体情况大致为养老保险单位和个人分别缴纳个人工资的20%和8%,医疗保险单位和个人分别缴纳约10%和2%,此两项为主要部分,加之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约为35%,个人约为11%,整体缴费约为个人工资的46%。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就曾明确表示,“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至50%。”而2015年年初,天津、重庆、福建、江西等地仍在纷纷上浮社保缴费基数标准,与2014年相比,用人单位和职工需要缴纳的社保费用均有所上涨。

朱俊生强调,所谓保险,无论社保还是商业保险,都讲究精算平衡原则,收缴数额与支付数额应该保持大致平衡,要么控制支出,要么在投资环节提高效率,精算平衡绝不能靠行政命令,不能强行划定指标或报销率,更不能由于经费不足,就要求退休人员也缴纳。“任何政策调整,都应该拿出充分的精算平衡依据,这才是真正具有说服力的。”

楼继伟先前也曾多次提出,目前社会保障制度设计和运行还存在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风险隐患不容忽视。首要的突出表现是,社会保险制度没有体现精算平衡原则,基金财务可持续性较差。

一些地方把医保作为重要的政绩考核指标,大干快上,朱俊生称其为“福利的竞赛”,其中甚至含有“民粹倾向”,“依赖权力的命令方式分配医保资源,是一种很危险的倾向。有一些地方还出台免费医疗,但免费的背后,其实是财政买单。”而所谓福利,朱俊生界定为针对特定群体,比如一定收入之下的人,现在比较麻烦的是,“保险也呈现福利化,”导致医保账越来越说不清楚。

通常所说“三改联动”,即卫生体制、药品流通体制以及医保改革,朱俊生指出,前两者属于前端系统,如果不能改变原有体制的积习,只是依靠调整后端的医保覆盖范围或者缴费比例,就有舍本逐末之感,正是行政垄断和管制衍生出一系列不合理现象,以及本不需要的巨大医保成本。

所以,朱俊生建议,现在的讨论更应该集中于妨碍医保运行的体制障碍,为何会产生亏空困境,只有“分析了原因,才知道向哪里走。” ■

(财新记者 周东旭 采写)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