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1日
搜索:
官民共建养老基金平台怎么做
【该文章阅读量:748次】

财新网】(记者 石睿 实习记者 刘怀彦)中国老龄事业仍处于发展初期,存在着“养老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社会力量参与养老事业严重不足”等问题,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胜俊如此坦言。

早在1999年,中国就进入了人口老龄社会,目前,中国是全球唯一60岁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亿人的国家。官方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的占比将达到30%,其中,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就将接近9500万,超过老龄人口的21%。

如此严峻的老龄化挑战、以及日益增长的老年人口需求,使得“银发产业”概念大热,决策层对此也十分关切。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十三五”规划建议等重要文件,都明确提出加速发展老年服务产业的要求。但就现状来看,养老服务供给数量不足、品类单一等问题仍旧突出。

业内普遍认为,民间力量参与不充分、社会投资规模有限是养老服务产业发展滞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全国政协委员、合众人寿董事长戴皓在今年“两会”的提案中就直言,“目前民间资本投资养老服务产业非常艰难”。

上述情况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2014年,财政部、商务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以市场化方式发展养老服务产业试点的通知》(下称《通知》),试点中央财政资金引导、地方政府、银行、企业共同出资设立基金平台,委托专业管理团队按市场化方式运作基金,建立社会化、市场化、商业化方式促进养老服务业发展的长效机制。据了解,中央财政已经下拨了24亿专项资金。

目前,吉林、山东、湖南、甘肃、安徽、湖北、江西、内蒙古等8个省份正在逐步开展试点工作。那么,在落实过程中,基金平台如何搭建?政府与市场化团队怎样定位与分工?社会资本如何看待养老服务产业?通过引导基金撬动养老服务市场的目标能否达到?

针对上述问题,财新记者专访了嘉浩盈华股权投资基金养老投资部总监、吉林省养老服务产业基金总经理叶桐。2015年,嘉浩盈华与吉林省投资集团共同发起设立了吉林省养老服务产业基金,首期规模15亿元。该基金设立是根据《通知》要求,由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引导资金、社会资本、银行资金共同出资构成。2015年第4季度,基金正式开始运营投资。

财新记者:中国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银发产业”也越发引起关注,据你观察,中国的养老服务产业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大概有多大的规模?

叶桐:目前业内对于养老服务产业的概念还没有达成共识,边界还不清楚。大家的认识刚刚要度过第一个阶段—养老产业就是盖养老院。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养老产业不仅仅是建设养老院,但还没有达成第二阶段的共识——如果不盖养老院,要做什么呢?我认为,养老产业是指针对老年人群体,解决其生活各方面需求的产业和服务的行业,定义为老龄产业更为准确。

因为概念界定不清,很难判断规模,如果包括养老地产项目,可能有10万亿规模。

财新记者:为了促进养老产业的发展,相关政策也相继发布,财政部、商务部出台的《通知》提出,用财政资金做引导,建立养老产业基金的方案,你认为这种模式对于推动产业发展能有多大的作用?

叶桐:产业基金的作用,是通过投资的方式,促进产业中最优秀的人才和管理要素继续升值。为了发展这个产业,相关部门有必要做一些引导性的、方向性的支持,这种财政资金引导,带着一些社会资本一起尝试探索的模式非常不错。现在社会资本参与养老产业投资,并非看中短期收益,而是他们认为有资金参与养老产业是非常重要。

财新记者:在组建基金的过程中,地方政府投入到产业基金的财政资金,是否可能挤占了政府应当承担的福利性养老事业?

叶桐:据我了解,本次8个省份试点的资金,主要利用了相对闲置的商务部内贸专项资金,而不是民政部的财政资金,预算上不是一条线,你说的这个情况应该并不存在。

财新记者:嘉浩盈华和吉林省政府设立基金,采取了何种模式?作为市场化的管理团队,要如何与政府沟通并最终达成共识?

叶桐:吉林省的模式是我们(嘉浩盈华)和吉林省投资集团合资设立基金。因为信任我们在养老产业投资的专业性,因此以我们为代表组建管理团队,地方国企参与董事会,而地方政府仅进行监管,不参与治理结构(股东会、董事会、投决委),基金完全交给市场机制决策。

此外,基金的大致结构是“政府资金劣后,社会资本优先”,在金融领域,“优先”一般意味着承担较小的风险,但是此处的“优先”并非让财政兜底,而是在收益的时候社会资本优先分配,可以先退出本金;亏损的时候则是平摊成本,总体上社会资本比财政资本稍微优先。

我们和吉林省合作的基金平台,市场化程度比较高。实际上,政府部门对于基金的理解,在我们沟通谈判的半年到一年多的时间里,思路也在不断改变。之前一直是预算模式,即政府投资之后,要指导钱怎么用。但在考察、研究之后,政府部门开始理解基金的市场模式。这次我们和吉林省的合作有一个特点,政府部门在基金的投委会中不设席位、不干涉投资过程,只是依据管理办法,对基金进行审查、评估。事前参与和事后评估完全不一样,现在采用的模式是很市场化、很积极的一种做法。

财新记者:其他试点省份的养老服务产业发展基金,还采用了什么样的组建和运营方式?

叶桐:就组建的模式来看,大致有三种,一是省级平台全资发起设立;二是开放给民营企业组建,比如一个省就将中央、地方的试点资金集中投向一个城市,选择当地的一家民营企业设立基金来运作上述资金;三是省级平台控股,有限地开放基金管理公司股权,引进一些企业。

试点中,有些省份采用了类似政策性贷款的形式,即政府资金只收取很低的利息,但是社会资本需要给政府资金保底、回购、或增信,相当于给某些企业做了政策性贷款,期限是基金的存续期。这种模式监管起来的复杂程度会低一点,因为只要企业做得够大、不出事,基金如何运作,政府并不需要管太多。

财新记者:投资的目标有什么选择标准?

叶桐:目前概念没有理清,所以养老产业项目的投资标准仍需要探索。就我们投资而言,出发点并不限于养老、老龄这个概念之下,首先关注的是一个正常项目的一般性标准,比如良好的合作对手;有自圆其说的逻辑、营利模式;还有要考察经营者是否能令人放心、有责任感。这是常有的投资框架。只有在产业逐渐成熟之后,有了较为充足的案例,标准才能更加简练、精确起来。

财新记者:在官民合资建立的基金的投资决策中,如何平衡盈利与政策的公益性导向?

叶桐:对于基金立意上面,政府有一定的控制。根据《通知》要求,基金要投向养老服务产业,其中投入居家养老、社区综合服务、大众化集中养老等面向大众的养老服务产业的比例不低于60%。

在实际操作中,最初筛选项目时必然就会考虑方向的问题。作为养老服务产业基金,如果不投向相关的项目,基金本身的号召力也会下降,找项目和再融资都会受影响。

但是对于将60%的基金资金投向面向大众的养老服务产业,比例是否过高在业内的讨论中也存在一定争议。因为市场上并没有那么多合适的项目,而且根据这个标准,很可能导致基金收益过低、或者安全性保证不了,有悖市场投资逻辑。

财新记者:在实际操作中,除了上面提到60%的资金投入比例,还有哪些内容有待商榷?

叶桐:杠杆比例也有争议。《通知》规定,中央及地方政府出资额不超过基金募集总额的20%,也就是要用4倍杠杆去加大社会资本。大部分试点省份觉得这个比例太低了,因为养老服务业属于微利行业,如果再要强调60%的大众养老服务的投资比例,实际运作中很难做到。

财新记者:你认为,在发展养老产业的过程中,市场和政府应该如何定位?

叶桐:政府偏重公共事业、长期性、基础性、保障性,不追求回报率,同时建设标准要符合社会经济背景。而企业因为有收入可持续性的基本要求,因此主要是为有支付能力的目标服务,这里面包括了中高收入人群,以及中低收入人群,但是通过社会保险、政府补贴券等提高了支付能力的人群。

财新记者:市场上属于养老服务产业的项目大致有哪几种类型?

叶桐:现状大致分为两类,即资产类和服务类。

资产类项目分成“持有型”和“运营型”。举例来说,“持有型”就是投资建设一个房子,做成集中式的养老机构,产权由企业所有;“运营型”则没有产权,一般是采用租赁模式。两种类型的主要差别是前期投资量,持有型的前期投资量比较大,可能需要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投资;运行类型的企业加上租赁、运营等费用,一般1000万、2000万就够了。

服务类项目则分成三种,一种是产品型,例如生产一些手杖、拐棍、药品等;还有就是纯粹服务型,一般是家政、送餐、快递等人对人的活动;第三类就是互联网平台。

财新记者:你接触到的哪种类型的项目比较多?

叶桐:目前我们看到的项目并不集中,涉及每个类别的项目很平均。

我接触到的主要是以下这几类:一类是房地产转型。因为房子卖不出去,需要用养老这个概念来吸引购买者。

第二类,是物业家政类公司转型。目前很多养老服务企业,都是从家政行业成长起来的,他们本身做家政、物业、保姆、保洁,有充足的给人提供服务、以及组织一大堆劳动力的经验,这两个特点对于企业适应养老服务业很有帮助,他们能发现客户细致的需求、以及个体的感受。

但是,从投资收益的角度来看,这类进入养老服务业的家政企业也有一定的风险,一是人员流动性较高,比如企业稍微有些规模的时候,一帮人又另起炉灶、创立一家类似的企业,很难形成一个封闭的核心竞争力。当然,如果利用资本的力量帮助企业一下冲起来了,那可能开始有些优势。但这个行业何时能进入集中整合的时代还很难说。

第三类,是医药类企业,包括医院、医药企业等,这些企业在老龄产业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此外,养老服务业可以做得很细、很多,比如提供律师咨询,提供老年人理财等,主要根据老年人的需求来提供。

财新记者:你刚刚提到了养老产业也有互联网平台项目,现在“互联网+”的概念屡被提及,你怎么看互联网和养老的结合?

叶桐:目前没有看到很好的项目,有几个问题需要考量,一是老年人群使用互联网频率有没有那么高?二是支付壁垒,老年人愿不愿意付费?三是服务行业的线下忠诚度有多高?

财新记者:从投资的角度,你怎么看现在的养老服务项目?

叶桐:因为市场还不成熟,所以好的项目并不多,大部分只能成为“消息”,比如企业想要改建一个养老院,只能告诉我们建筑的地址,多大面积不知道、房产证上写的谁不知道、是否改制了不知道,商业模式、回报预测、融资合作等方案都提不出来,这就只能算一个消息,而不能算一个项目。

如果要做成一个项目,你得告诉我这个房子多少平米,每年需要多少租金,你认为改成养老院需要再投资多少钱,你想要多少投资,就像议价一样,但是没有人用这种语言和你谈。所以我们现在还得去找项目,也需要评选。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