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6日
搜索:
医院骗保,不能只怪“贼惦记”
罗志华
【该文章阅读量:625次】

据报道,贵州省毕节市、黔东南州、六盘水市等数个市州,近期公布了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资金专项监察结果,发现从县级医院到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及私立医院,均不同程度存在套取、骗取新农合资金行为,塌方式集体沦陷的现象突出。

假住院、假开药、假病历、医患同盟各取所需,可谓花样百出、明目张胆。可见,新农合资金的蚕食力量很强大,相应的监管力量不对等,难以形成制衡,角力双方难以匹敌,监管存在短板。

身份和责任缺失,让监管主体不明确。新农合资金谁监管?一是卫生行政部门,二是新农合管理办公室。前者是医院的上级部门,爹管儿子,喜欢“下不为例”,或“家丑不外扬”;后者虽有监管责任,但从性质上讲,资金不属于合管办,他们只是代管而已,出了问题是当事人的责任,盈亏也与己无关,不影响前途和收入,不像商业保险公司,保费监管失灵,则公司收入和职工待遇都受影响。

方法和手段缺失,让监管难以下手。住院病人在医院直报,多仰仗医院的自觉或自查;门诊、外地就医、慢性病等,凭单据到合管办报账,又都是结果监管,但骗保都存在于诊疗过程当中,不深入到诊疗过程,就无法防患于未然,就会有人拿着“既定事实”去碰运气,假如结果审查也查不出,就容易让人找到漏洞,从而形成“经验”,在圈子内争相效仿。

技术和人员缺失,让监管穷于应付。合管办有审核员,但审核员人手很少,应付不了海量的诊疗项目,且技术能力有限。明目张胆的骗保行为虽然常见,但带有技术含量的隐性骗保,或许更为多见且更难查处。

家里总遭贼,不能只怪“贼惦记”,贼要抓,门窗也得钉牢。因此,针对新农合资金屡遭蚕食,除了要打击套保、骗保行为外,治本之策,是优化制度设计,让监管主体和责任更明确、监管手段和方法更多样。

□罗志华(医生)

来源:新京报新媒体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