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0日
搜索:
公积金信息公开,到底公开了什么
傅蔚冈
【该文章阅读量:678次】

6月12日,住建部联合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全国住房公积金2014年年度报告》,这是近6年来,首次向全社会公开披露全国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行情况。而在此之前,自今年4月以来,我国各省市陆续公开了公积金信息。

此前,公积金制度饱受公众质疑,而这一次终于可以通过具体数据来知悉其运作效率,并为进一步的改进提供镜鉴。

此前公众对公积金制度的批评,主要是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公积金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劫贫济富的制度。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快速上涨的房价对于很多中低收入阶层而言已经遥不可及,每月强制缴纳的住房公积金也严重影响居民的支出结构。其次,银行而不是绝大多数的公积金缴纳者才是公积金制度的最大受益者。由于银行只需要为职工强制缴纳的公积金支付极低的成本,每年巨额的住房供公积金就成为银行最为优质的负债。也正是如此,包括笔者在内的不少人都在质疑,我们是不是需要取消公积金制度?

此次住房公积金信息公开,恰恰验证了此前公众对其的批评。首先,只有极少数居民从该制度获益。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职工达1.1877亿人,但是发放个人住房贷款笔数2185.85万笔,也就是说,只有不到18.40%的职工获得过公积金贷款。如果考虑到很多人是第二次使用公积金贷款,那么实际受益人群就更低了。

从分省数据看,情况更不乐观。以公积金使用率较高的上海为例,个人住房贷款率(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与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的比率)82.05%。截至2014年底,全市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195.55万笔,而同期该市公积金实缴职工662.84万人。即,大约只有29.50%的缴费职工才获得了公积金贷款,这还未考虑到很多人是多次使用公积金贷款。

公积金使用率较高的上海都是如此,那么使用率较低的省份就更有问题。据目前公布的数据,除广东外其余30省份的公积金资金运用率平均为66.7%。最高的是重庆,达95.38%,最低的是山西,仅24.66%,这意味着山西超七成五的公积金沉睡于账上。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山西省住房公积金实缴职工400.4万人,缴存总额1492.58亿元,缴存余额1025.36亿元,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只有30.22万笔、391.26亿元,只有大约7.55%的缴费职工获得了公积金贷款。如果说一个为了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的制度最后只有不到30%甚至7.55%的人才能从中受益,如果不是执行中出了偏差,那么就是制度设计出了问题。

其次,各级银行是公积金制度的最大受益者。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看,各省的公积金几乎都是以存款的形式存放在银行,鲜有其它投资。以上海为例,截至2014年底,结余资金存款为27.48亿元。其中,活期0亿元,1年以内定期0.13亿元,一年以上定期19.93亿元,其他(协议、通知存款等)7.42亿元。如果说上海选择将公积金余额以存款形式呈现是因为流动性限制——— 超过80%的贷款率——— 而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像山西这样仅有24.66%资金使用率的省份还是全部以存款形式呈现就很难理解了。当然,公积金管理中心之所以不做其他投资,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以目前公积金管理机构的人员构成,很难有效率地使用资金,甚至会导致寻租空间。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巨额存量资金以一年期存款的形式存放在银行收获微薄的利息,这本身就有损公积金缴存者的利益。

同时,此次公开的数据还显示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东部发达省份的公积金资金运用率基本都高于平均水平,在80%以上;中西部地区的公积金资金运用率都不到或略超50%。为什么会有这个差别?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东部地区由于房地产价格上涨较快,很多居民都以购买房产的形式分享了房价上涨的红利。但对中西部地区的居民来说,在本地投资房地产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一个可供佐证的数据是,在房地产市场刚刚启动的1998年,全国各个城市的房地产价格都差不多,大都等同于建安成本。但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后,城市之间房地产价格的马太效应逐渐呈现。数据显示,房价最贵的上海样本平均房价已达33269元/平方米,而房价最低的宝鸡的样本平均房价只有3929元/平方米,两者已经相差接近十倍,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差距还会继续拉大。于是就带来了公积金异地贷款的问题,在宝鸡缴存的公积金能否在上海买房?在现有的制度下是无法实现的。在家庭财富主要以房产形式存在的现代中国,这种限制住房公积金异地使用的制度必然导致家庭财富分化:一线城市富裕家庭的资产价值越来越高,而其它地区城市的家庭财富会越来越少。

如果说以前公众对公积金制度的批评只是一个猜测,但现在却被各种数据所证实。如果公积金制度还是在目前框架下运营,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越来越严重,绝大多数缴费的中低收入阶层无法通过该制度得到收益,而那些已获得公积金贷款的人却可以再一次获得低息贷款,从而导致该制度更加扭曲。今年来不少地区为了稳定楼市而推出的公积金新政让不少二套房购买者获得贷款资格,而更多的人却没有获得首次贷款的机会。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也意味着公积金制度的改革刻不容缓。傅蔚冈(学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

来源:南方报网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