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0日
搜索:
信息公开是公积金制度调适的基础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647次】

媒体报道,今年4月以来,中国内地31个省区市中,30个已向社会公开其公积金信息的年度报告。目前还未公开的广东省也已完成年度报告的准备,正进行部门间会签,最早本周就可能披露。

30省份晒公积金家底,这一举措的意义可以通过两个事实反映出来:一是此系中国省级层面首次集体通过年报方式,将所掌握有关公积金的运行情况、财务数据、资产风险状况等信息向社会公开;二是全国层面公积金信息六年未通报。这两个事实意味着公积金信息几乎一直处于暗箱之中。

未公开的原因,据说一是由于各省牵涉多头管理无人牵头,二是顾虑公积金信息的敏感。这两个理由都略显牵强,多头管理本来是中国的特色,但很多事务并未因多头管理而无人牵头;顾虑公积金信息敏感的理由则更让人困惑,因为公积金的制度初衷十分单纯,就是在房地产市场化的大背景下,通过单位和个人的强制缴存为职工购房提供帮助。按照法律,绝大多数职工都会有一个住房公积金的户头,都会得到这份福利,敏感点何在?

如果公积金的缴存都是按照相关法规规定的正常比例,当然不会冒出所谓“顾虑公积金信息敏感”的理由,否则,相关信息就真的很难避免“敏感”了。2011年,兰州石化2011年为兰州石化党委办公室的52人缴存的公积金,超过9万元的有10人,其中,企业为其缴存额最高的达到12万元,平均每个月一万多元;2013年,吉林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五名高管共超额缴纳公积金233.83万元,该公司高管住房公积金月入账额最高可达1.8万元;2014年,来自内蒙古贫困县杭锦旗的一则消息让不少人惊异,该县职工公积金缴存的平均水平不足1000元,但当地供电公司职工最高缴存达到15530元。这些信息都不是来自管理部门的披露,而是缘于媒体的报道,如果在媒体报道之前就有权威的信息发布,因为不同单位不同员工的公积金缴存比例差距过大,的确可能会引发一点舆情的骚动。

一方面,对一些机关、国企员工来说,其购房并不需要提取公积金,在他们这里,公积金实为隐形福利,另一方面,另外一些在购房过程需要公积金的人们却又拿不出多少公积金。这种马太效应并不因为缺乏权威信息的发布人们就一无所知,相反,正因为信息的不透明,各种各样的猜测更加剧了人们的焦虑,对社会公平是一个损害,对公积金制度也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暗箱格局还给心怀叵测者提供了可乘之机,公积金连爆违法挪用大案就是一个证明。信息不透明,严格的监管自然无从谈起。

现在,30省份齐晒公积金家底开了个好头。尽管在公开的信息中,发放的个人住房贷款目前只有笼统的数字,到底多少贷给了买首套房的刚性需求人士,多少贷给了购买二套房的人士并不清楚,由缴存本金产生的巨大增值收益也过于模糊,都说明公积金数据的透明度还有待提高,但毕竟是一个正确的起步。

毋庸讳言,公积金制度实施以来,一些问题颇遭物议。公开信息的一大利好就是发现问题并可以尽早调适,比如年报显示公积金资金运用率偏低,最低的山西仅仅24.66%,这意味着山西超过七成五的公积金沉睡于账上。公积金资金的运用率为什么不高,是为职工提取设置了过高的门槛,还是提取手续过于繁琐?年报数字的公开应该能够提供一些思考的线索。

曾有专家认为,“住房公积金制度本质上是一个股东没有知情权,股东还要强制出资,而且未必能够使用的、不受监管的怪胎”,语虽尖刻,但却道出了住房公积金制度定位上的缺陷。在信息公开之后,如何对公积金制度进行矫正,使其恢复制度本义当是顺理成章之举。

来源:南方报网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