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7日
搜索:
地方政府用公积金建保障房违背政治正义
原标题:不要什么都等中央来解决
石勇
【该文章阅读量:3149次】

  近来有的城市公积金“难贷”,使用公积金买房越来越难,这一现象到现在并没有引发“舆论哗然”,“怨声载道”。人们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一被强加的现实。

  因为,你能怎样?能享有知道你的钱去了哪儿,为什么没有额度给你贷的权利吗?你感到不公平,能退出由政府强制代理,并由某个官僚化机构来操控,导致你除了交钱,没有任何话语权的这种所谓“社会合作”吗?

  这是民众心理的一个重大变化:憋屈,但只能忍,无力。

  同样是和公积金有关。媒体近日披露,现在很多地方政府都在用公积金进行贷款或直接投资建设保障房,以破解地方政府保障房资金难题。

  建保障房保障困难民众的住房问题,是政府的政治义务,那正是民众认同政府权威的“契约”之一,居然“没钱”,实在让人惊诧。履行政治义务在政府的各项事务中是有优先性的,换言之,只要政府还能运转,就不能推卸。可是,政府运转得好好的,公务员是这个社会的绝对强势群体,而且,2013年全国财政收入就有12.9万亿,民众税负很重,怎么就没钱了?看来没钱只是个伪问题,而是钱都用到哪儿去了?对此,民众能有什么知情权吗?

  没尽到政治义务本已缺失政治伦理,但有些地方政府还更进一步,用公积金来建保障房。天,公积金是缴存了钱的人的财产哦,不是财政的钱,怎么能挪用,而且还不需要跟财产所有人商量一下、通告一声。一个人不明不白地就拿你的钱干别的了(哪怕这个人是政府),我们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性质,但肯定是违背政治正义的。

  问题是,民众对于某些缺失政治伦理,违背政治正义的行为,根本就无法阻止、制约。甚至,民众合法权益遭到侵害时,也根本就抗衡不了。制度设置并不太构成支持的力量。

  在很多人的感受中,只能期待权力上层,甚至中央的开明和无所不知。

  截至现在为止,中央“八项规定”、“反四风”成效颇大,强力反腐也已对官员群体构成“震慑”。但某些权力群体也存在着抗衡这些威胁到他们既得利益的强力措施的力量。而且,这一力量的行使是软性的,没有人会跳出来反对,权力群体存在规避风险的空间。另外,那些算不上腐败,但却具有耍赖性质的行为,比如公务员对办事群众刁难,一脸鄙视,要整治存在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期待反腐短期内打造出一个高效廉洁、具有政治伦理的权力群体,至少是很不现实的。

  有一个原因不得不重视:民众参与不够。我们听到的声音是“我们会管好自己人的”。“我们大家一起管他们”的声音还没有出现。或许这种声音,逻辑上就不可能发出。

  民众参与不够,意味着在中央,反腐力量要无所不知,而且都能采取行动维护民众权益,惩治贪官,纠正缺失政治伦理和滥权的行为。可是,样样都要等中央来解决,怎么可能呢?

  我们都知道,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关进制度的笼子。只靠中央,只靠各级纪检监察机构来反腐,那也太累了,且不是治本之策,所以还是要靠法律,靠制度。但更要靠民众。

  问题在于,把权力关进笼子,并没有预设民众也是主体之一,或在制度设置上使他们成为主体之一。一种权利,哪怕在宪法和法律上得到明确表述,只要它没有转化为可以在制度上操作的权力,很多时候就避免不了只是一种虚名,并没有任何力量。就如前面所说的公积金那样,我们对公积金到底去了哪儿,以及对我们的公积金本身是有“知情权”和“财产权”的,可是我们真能维护这样的权利吗?

  按照政治哲学家们的论述,民主制度可以在实践上很坏,一种非民主的制度(比如威权制度)可以在实践上很好,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非民主制度从来无法破解这个问题:如果当权者缺失政治伦理,如果他们沦为了一个侵害民众权益的利益集团,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或制约吗?

  大概只有一个回答:民主加法治。

  就这个意义上讲,无论是反腐,还是国家的治理,已经到考虑让民众有可转化为权力的权利,在制度上能够监督、制约权力群体的时候了。它和“中国梦”的目标高度一致,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支撑。

  中国的民众有一个特点,对基层权力不太信任(因为他们感受最深),而对中央则一直抱着期待、希望和信任。这并不是很自然的,而恰是无奈、无力的结果。对这种期待、希望和信任给予回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制度上保证:你们就是自己权利和尊严的主人。

来源:《南风窗》杂志      来源日期:2014年10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10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