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搜索:
余额限制和医疗机构限制悖逆社保大势
李晓亮
【该文章阅读量:2441次】

  社会发展,虽是多线演进,但若将其简单化,也并非抽不出一条主线,那就是大体依循“一切以人为本,更人性化、更便利迅捷”的大趋势。科技以人为本,不光是一句广告词,也是大实话。从原始蒸汽机车到新能源概念车,从以物易物到网上支付、在线交易,如此趋势才合乎发展潮流。明乎此,再看“深圳社保卡余额低于4595元不能买药”的新闻,你会有什么感觉?

  将时间前溯一年,大概去年年中开始,从中央到地方,相继都有条关于社保卡的新闻,引起民众热议。比如“××市社保卡将具有支付功能,也可以像银行卡那样存钱、取现,办理金融业务了。”此类技术升级、金融加载,正体现出“以人为本的科技”。但大势面前,深圳逆势推出“余额低于4595元不能买药”的社保政策,才令人费解。如果某些地方政策,对此进行人为设限,故意阻挡便民利民的服务,可以简化的程序不简化,反而重重设卡,反其道而行,就不能不让人怀疑,这样的政策初衷是真为民着想,还是方便自己从中取利?

  这个问题解答不了,民众疑惑就消除不掉。退一步讲,就算设限,那这个有整有零的“4595元”是如何核算的?为何不能是其他数字,偏是“4595”,依据何在?而且,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这个底限已经涨了1000多块了;同在广东,广州都不设限,深圳为何偏要逆势而为?除此,还有市民的质疑不容回避:同一张卡,同是买非处方药,在社康中心就可以用,在药店就不能用。这种里外有别的限制,更有帮医疗机构垄断客源之嫌。

  有这样的嫌疑在身,再听深圳社保局的辩解:设限是为了保障门诊治疗需求。大意是,如不设限,你平时刷卡刷多了,真治病时就没钱了。这是个多么“用心良苦”又多么荒诞可笑的借口——按这个逻辑,银行卡或说民众所有财产支出方式都应设限,至少留个万儿八千的救命钱,否则,有钱就花的“月光族”不幸得了急病时,就没钱看病了。

  这个道理没错,但为何银行卡或别的金融理财机构没有设支出底限呢?因为他们知道,对一个成年人来讲,财产如何自理,是他们的权利。而且一般情况下,每个人都有处置自己财产的能力。用不着某个单位秉持着“家长心态”来一一设限。既然社保卡金融化是个趋势,而且从中央到地方都有相关规划,深圳社保局这个于情于理都显得不合理的余额限制,是否该早点取消呢?把持卡人的财产处置权归还他们,否则需要看病的就应是该社保局了。

来源:华西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1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