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0日
搜索:
无公民能见度,则无“命”钱根本安全性
祝俊初
【该文章阅读量:1702次】

据上海财大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省级财政透明度调查,从社保基金侧面解析,滚存结余的逾万亿关系到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的“命”钱投向成谜(《法制日报》6月14日》)。

因“命”钱事涉每个公民生活,是切身利益所在,这个谜当然广受关注,困惑不能悬而不解。

果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关人士的解谜次日呈现(《人民日报》6月15日》)。细看,我认为要义有三:一、“命”钱是五项社会保险基金,与同样简称为“社保基金”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不能混淆;二、2010年,“命”钱累计结余约2万亿元,重在安全而投向单纯,只能存银行、买国债;三、《社会保险法》7月1日实施,将推动其公开性和透明度。

这个解谜,能令人释怀吗?我觉得,基本不能,因为基本无涉要害:“命”钱的公民能见度。

首先,《法制日报》所指投向成谜的,就是上海财大调查范围涉及的养老、医疗、失业、工伤保险四类基金,正属解公民稳定生活之急的“命”钱,并未把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混同进来。

其次,只能存银行、买国债的规定投向,不能自动保证不被挤占挪用。五年前触目惊心的上海社保案便昭示,在公民目光难以企及的暗箱中,“命”钱被实际控制者滥用易如反掌,但此后“命”钱的阳光化仍改观不大,上海财大的省级财政透明度调查正好充分说明,即使2008年5月1日起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对“命”钱信息向公众交底也没起作用。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对再过半月将实施的《社会保险法》,在推动“命”钱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上,恐怕难寄厚望。何以这样认为?不妨,循着法“眼”,试析“命”钱的公民能见度。

本来,即使没有《社会保险法》,主动并及时、全面地公开“命”钱信息,也是政府的法定义务。“命”钱的命是包括每个公民的,一目了然,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对这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但省级财政透明度显示,政府基本没履行这项法定义务。

如果说,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之笼统规定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即法“眼”朦胧给政府强辩不公开“命”钱信息留下了空间,那么,《社会保险法》就理应消除这个空间,无论是作为比法规更高的法律,还是作为专门法、后法,都不该继续法“眼”朦胧,但该法却有没做到。

看《社会保险法》,对“命”钱的公民能见度,由第七十条这样规定:“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应当定期向社会公布参加社会保险情况以及社会保险基金的收入、支出、结余和收益情况。”

显然,问题首先在于:“定期”是何时?“情况”细化到什么程度?无疑,这又是个极其笼统、可灵活解释、自由裁量空间巨大的原则性规定。当然,相较不改法“眼”朦胧,更大问题在于,“收入、支出、结余和收益”都是静态信息,而重要得多、反映“命”钱运行轨迹的“投资运营的情况”这一动态信息却不在向社会公布之中——对照该法第七十一条,对不同于“命”钱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运营的情况”反倒在应定期向社会公布的信息里。

有了《社会保险法》,“命”钱的公民能见度并未提高。所以,该法虽十分重视“命”钱安全,单列有第十章“社会保险监督”,其中第八十二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有权对违反社会保险法律、法规的行为进行举报、投诉”,但连投资运营情况也不公开,只按第七十六条、七十八条、七十九条、八十条,分别向各级人大报告和由财政部门与审计机关、社保行政部门、统筹地区政府成立的监督委员会进行监督,则知情权残缺的公民如何行使监督权?

综上,虽然《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实施三年,《社会保险法》也即将实施,但政府信息公开缺乏具体的硬约束的状况不改变,公民知情的法“眼”仍然朦胧,公民监督的法“权”就势必虚脱,从而“命”钱难盯便还是解不开的结。所以,要让公民不担心“命”钱,必须进一步细化法律、法规的原则性规定,在实际操作层面提高“命”钱的公民能见度是当务之急。

论法治,就应充分认识到,没有“命”钱信息毫无保留地公开,就没有公民直接监督的现实渠道,就没有“命”钱的根本安全,就难免《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九条规定落空——这条说:“社会保险基金不得违规投资运营,不得用于平衡其他政府预算,不得用于兴建、改建办公场所和支付人员经费、运行费用、管理费用,或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挪作其他用途。

来源:红网      来源日期:2011年06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