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5日
搜索:
豆腐渣工程跟私人承包制无关
中修
【该文章阅读量:1195次】

  自从豆腐渣工程这一词眼进入公共视野后,我们在这些年里见惯了系列悲喜剧。怎样在立法、执法上杜绝偷工减料现象的出现?不如将问题转换视角,施工方为什么要偷工减料?以我曾经的工程从业经历,觉得施工方受了很大的冤屈。

  在一个手续繁缛、行政效率低下的环境中,许多无形的成本加在了施工方身上。以我曾经工作过的A市为例,每年随着工程进展花在有关部门囊中的钱,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建筑工程不同阶段的三大验收,桩基、主体、竣工,都需要当地质监安监部门大动干戈来到工地上实地检查。除此之外,还有各类不定期的专项治理检查,比如说八月份重点检查全市工地施工安全,九月份检查所有工地的外保温施工状况,十月份也许就是重点检查某些重要建材如钢筋、混凝土,等等。这些,都是权力进行谋利的绝佳机会。老板也都是精明人,检查方随手开张罚款单、停工整顿单,损失的金额就够他塞很多次红包了。

  除了检查之外,还有各类评奖活动,如文明工地、节约型工地、优质结构工程、优质安装工程等等五花八门。把安装一项拆分,还能设立暖通、消防、智能化项目上各自独立的评奖项目。甚至连石材运用都搞了个奖项。在横向上,可以如此详细划分;在纵向上,还可以设立区级、市级、省级之差别。举例说,区优质工程其实是市优质工程的买一送一,但评选市优质前必须要通过区优质。都已经竣工投入使用若干年了,再冒出一个用户满意工程之类的评选。为了一个奖项而设置一个事业单位编制的评委会,是习以为常的事,很多评委会的领导是质检安检站的退休者,继续发挥“余热”。

  林林总总的奖目,是你的投名状,自从挖土机在平地上挖下第一铲泥土后,你就必须玩起闯关游戏一路披坚执锐。游戏里用的是虚拟的生命值,现实里用的是厚厚的人民币。市里有关部门会把每个施工企业的年度得分加起来进行排名,这份聚义厅座次表影响到来年的招投标资格,而分数量化来自于各项获奖。这些开销不同程度上增加了工程成本,施工方只能在关键环节外不同程度地偷工减料。

  所以,豆腐渣工程跟私人承包制没有一丝关系。在建筑领域上出现私人承包制如同小岗村的手印,是必然回归。但无论是什么企业制度,他们面临的权力制度却一直没变。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0年10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