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10年大修24次”是一场权力狂欢的阳谋
杨海东
【该文章阅读量:1216次】

  近日,武汉长江三桥将迎来又一次封闭维修。自该桥建成通车10年来,平均不到一年修2次。据悉,此桥去年大修耗资逾亿元,有关方面自信地说“至少管6年”。可实际上通行不到3个月就又修了一回。而数公里外的武汉长江大桥,自1958年建成后才大修过一次。

  一个是“50年大修1次”,一个是“10年大修24次”。同样是横跨武汉长江的两座大桥,不但未能演绎出时代进步的华彩乐章,却反倒为我们描摹出一幅令人忍俊不禁的现实讽刺画卷。其实明眼人一望便知,这都是“豆腐渣工程”搞的阴谋,背后无非是“短命建筑”层出不穷语境下,风行于世的一门市政工程“经济学”。

  众所周知,当下一些市政工程不但是往主政者脸上贴金的政绩工程,更是直接拉动地方G D P的灵药。动辄逾亿元的维修费用,无疑牵引着上下游的利益链条,我们一些城市道路时不时“开肠破肚“,原因正是在此。可以说,在经济唱主角的当下,建筑物的存亡已然不是一道关乎工程质量的选题,而成了一项关乎经济的课题。

  令人颇为不安的是,武汉长江三桥在当地民众眼皮底下如此频繁地大练“修补术”,而相关监管部门10年来权充未见,分明令“豆腐渣工程”背后的阴谋光天化日起来。这一极端的表现,不仅折射出一些市政工程疏离了改善民生的本旨,而且也还原了一些市政工程“屡修屡坏”以致“无疾而终”的真相。从一定意义上讲,“10年大修24次”本身就是权力狂欢的一场阳谋。

  当然,我们不能以此料定,“10年大修24次”背后必定存在官商勾结等腐败行为,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当市政工程沦为政绩、G D P的抓手,与经济有着千丝万缕瓜葛的时候,尤其是在缺乏民意监督的时候,也就在所难免为权与利的纠结提供了舞台。

  纵观当下,市政“豆腐渣工程”的出现并非鲜闻,社会影响不可谓不恶劣,但惩戒的板子似乎只打苍蝇不打老虎。我们既没有看到对相关监管部门官员的责罚,更不见分管政府官员的落马。试问,如此宽松的咎责氛围下,市政工程能不“屡修屡坏” 以致“短命”起来吗?但愿此次武汉市政府的介入调查,能扭转咎责不力的局面,给公众一个交代。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0年09月2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