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3日
搜索:
猛建大厦住宅楼开裂,也是"心因性"或"群体癔症"?
奥天马
【该文章阅读量:1088次】

5月4日,本土论坛“金碧坊”出了一帖,说的是云南玉溪市妇幼保健院附近的事——某房地产开发商建盖某大厦,导致3米之外的其他住宅楼开裂。相距3米,这边是居民住宅,那边是深挖、再造的地基,不懂建筑科学的人也会为之“提心”,而家园开裂,足够住户“吊胆”。据说,玉溪市妇幼保健院院内,居民们已经支起大量帐篷。而网帖呈上的若干图片显示,民众意愿都是在维权无望后通过白底黑字的标语表达的。

读帖发现,帖子援引的文本是云南媒体的报道。报道中有施工方说,“大厦是经过科学性设计,还多次请省里的专家就大厦施工是否会影响到周边房屋进行过鉴定,专家鉴定后认为施工是不会影响周边房屋”。看得出来,在建的这座高度超百米的大厦是不是对周边有影响,开发商底气十足,专家也配合了说法。但周边楼房开裂,相信开发商心里明镜一样,却不知道专家晓得不晓得了。一个可虚构的场景是,如果周边任何一栋楼“莫名其妙”损毁,并造成人员伤亡,专家肯不肯负责——是场相当不好追究的“官司”。如果真发生这种事端,开发商把专家的意见作为呈堂证据,开脱罪责似乎也名正言顺。

有几段老词儿是比较靠谱的。比方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比方说“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有时候,草菅人命的作为就是被某些堂而皇之的名号给淡化了甚至转化掉了。我看到了标语上显现的愤怒,我看到了居民们的不安和抗争,但却在报道中找不到有关部门的解释和补救意愿,哪怕就事论事的一种“安全提示”都没看到。同类事其实不少见,我们经常能在媒体上看到,某些造成恶劣后果的事件发生之后,有关部门反思、后悔、追责,但后果已在,追责和反思都没法抚平伤害。危言耸听吗?不是,毕竟玉溪市妇幼保健院附近的房子开裂了,毕竟住户们开始在院子里搭帐篷了。这种状况有可能被称为近期流行的“群体癔症”,或用更专业的名词——“心因性”反应,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依据的事实是,我家的楼开裂了,而不是我觉得它开裂了!

实际上,近年来某些地域的城市化进程中,多少带些激进。高楼大厦成为城市化的“标志”,不是开发商的错,而是开发商聪明利用了某些地方政府爱慕“城市化”的冲动。进一步说,对突飞猛进的城市化革命频放微词者,并不是一二人,甚至有政府和媒体都捧为至宝的专家,但怎么也无法影响“大发展”的进程和决心。我不妨文学化描述一下类同的城市规划远景,高楼大厦建造建设的线条这样呈现——直线;上扬;重彩;重描;用奋发的势态压制一切,而所谓民生,也是在城市化基本形成之后重新打造,放弃或忽略传统……但这些算不算“心因性”或“群体癔症”呢,换句话说,哪位专家敢为城市化的激进下这些定义呢?

说具体的。目前要紧的是那些开裂的楼房怎样办,有没有相关部门过问、解决。至少我认为,某些专家是不靠谱的,开发商可以用专家为自己的利益鼓噪,居民不可能靠专家来修复开裂的家园。

来源:云南信息报      来源日期:2010年05月0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5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