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搜索:
大桥维修应向市民说明情况
肖擎
【该文章阅读量:1337次】

据昨日《武汉晨报》报道,离上次大修完毕不到3个月,白沙洲大桥桥面又有破损,负责维修的市城投集团下属城诚公司白沙洲大桥维修项目部张经理表示,27日晚要进行临时修补,到5月中旬才能“一劳永逸”。此事经传播,再次引起人们关注。

因武汉特殊的地理条件,桥梁对我们这座城市的重要性不言自明。由于三环线还没有形成完整环线,起作用的主要是汉阳连接武昌这一段,白沙洲大桥作为三环线过江控制性工程之一所具有的重要地位更加凸显。市长要求管6年,为何不到3个月大桥又要维修,哪怕我们把市长的话理解为6年不大修,但这么短的时间间隔又有问题,人们还是会有一些疑问和想法。

这位经理的话中,有一些值得关注的信息。据他所说,我们可以判断,这一次的维修要持续半个多月,也就是说,桥梁维修方已经注意到了桥梁路面破损的问题,并且有了一定的应对办法。“临时修补”,只是局部维修,由于不是封闭式,似乎不至于给整个通行渠道带来很大影响。但就信息公开而言,我们可以说此次维修可能被认为不是一件重大事情,如果不是报道,如果不是这位经理向记者表示,一种可能的情况就是,破损的路面被修补了,但对于城市、市民来讲,并不算一次公开的维修。

我们认为,尽管这是一次小修,但理应及时向市民说明基本情况。机器、建筑等事物是有损耗的,一般而言,维修是很正常的事情。人们关注白沙洲大桥维修,显然不是指责维修本身,而是对维修频繁有疑问。就我们所知,长江大桥和江汉一桥几乎不会因维修而引起市民的太多议论,主要原因在于它们使用了几十年,维修不算频繁,白沙洲大桥10年9修,主要问题基本都是路面破损,的确难以让人坦然视之。路面破损当然只是桥梁一个方面的问题,但如此反反复复,会让人疑惑不解:修桥技术越来越先进,怎么维修得这么频繁,问题究竟能不能解决好,能不能走出“维修怪圈”?

针对这一问题,此前有过专业性的解释。总的意思是白沙洲大桥有一些特殊性,比如沥青铺装层与钢桥面膨胀系数不一样,容易出现裂缝,产生滑移;这座大桥又是多点弹性支撑结构,车辆通行时会产生振动,也容易导致桥面沥青铺装层断裂;另外,白沙洲大桥作为货车过江的主要通道,实际通行量超过设计通行能力,更加剧了对桥面铺装层的破坏。如果我们赞同这样的说法,那么桥梁本身可能有一些先天缺陷,当初桥梁设计与建造时,相关方面是否考虑到这样的问题?如果这样的问题不可避免,定期乃至频繁维修本属正常,应当告知社会。

在古代,修桥铺路是缙绅士大夫造福乡间的义举,怎么修、怎么铺民众都赞成,现代社会,一座桥频繁修,一条路经常补,已经不是“义举”问题,作为城市基础工程,人们会评说,表达意见和态度。从一些资料中我们看到,2007年的一次大修耗资5000万,2009年封闭大修耗资亿元,这是我们投入到这座桥梁维修中的成本,而这样的公共成本支出其实与市民有很大的关系。

桥梁无非是在阻隔交通的地方实现便利,市民关注桥梁维修,是希望它的功能可以正常发挥。关注白沙洲大桥维修,哪怕只是小修,也是关心城市,关心城市生活与出行。市民有困惑,有疑问,把信息告诉他们,哪怕他们没有专业知识,也是理所应当。

来源:长江日报       来源日期:2010年04月2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4月2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