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6日
搜索:
昆明垮桥事故何必拿天气为“自作孽”推脱?
周东飞
【该文章阅读量:1485次】

        1月3日,昆明新机场配套引桥工程突然发生支架垮塌事故。至当晚8时,事故已导致 41人死伤,其中7人死亡,8人重伤。有网友发帖称事故是否由于天气原因造成,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总工程师甘永辉回应,目前正组织相关人员、部门,进行事故原因分析,也不排除有天气原因。云南建工集团市政公司质量安全监督部部长黄志斌则说,当时工地风大、灰大,但这是否是引桥垮塌的原因,只有现场人员才清楚。

  提问者问得有才,回答者答得巧妙。说到天气,北京的积雪超过30厘米,刷新了半个世纪以来的记录,新疆阿勒泰最深的雪超过1米,内蒙古的大雪导致多次列车被困途中。可是严寒和大雪,都局限在中国北方。据查询,春城昆明这两日一如既往地风和日丽,3日前后数天当地的风力级别都是“微风”。发帖的网友谈天气,更像是一个用心叵测的反讽。网络与现实倒真的互不搭界,一句网络戏谑,到了施工企业那里居然真的成为一个严肃话题。无论是“也不排除”还是“风大、灰大”,都为天气原因预留了足够空间。

  截至目前,关于这起安全事故的原因,最严谨的表述是“因支撑体系失稳而垮塌”。很学术,一如上海垮楼事故的原因被很学术地描述为“压力差”。公众并非不能理解“失稳”,只是这样的文字游戏毫无意义,他们真正想知道的是何种原因导致了 “失稳”。这个原因据说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既然还在调查,那么说“不排除天气原因”似乎没有语言逻辑上的毛病。不过,要说昆明的微风致使大桥“失稳”,那么人们恐怕就不能不怀疑,这座桥是不是由南京的胶水和上海的编织袋一起糊成。至于微风到了施工现场如何变成“风大、灰大”,恐怕只有谁说谁清楚。

  谈天气,在世俗话语体系中是个隐语,“今天天气不错哈哈”。无话可说,不想说话,就不妨顾左右而“谈天气”。但在现代话语体系中,谈天气显然有了最新的功用。2008年9月8日,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发生一起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造成277人死亡,33人受伤。在最初解释事故原因时,当地官方大谈天气,对外统一口径称“因暴雨发生泥石流,导致尾矿库被冲毁。”《中国新闻周刊》的现场调查却表明,当地发生溃坝事故的前10天里,只有一天下了毛毛雨,其余9天滴雨未落。最终,国务院调查组认定这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包括原山西省省长孟学农在内的一批官员被问责。

  另一起“天气”轶闻发生在去年7月23日,河北晋州市的标志性建筑——一座尚未交付使用的电视塔在狂风暴雨中断成两节。既然老天赐予9级大风,施工方当然一口咬定这是自然灾害。司法机关介入的结果却表明,这是一起融行贿受贿、玩忽职守、粗制滥造于一体的腐败案件,包括当地电视局局长和承包者在内的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一点也不高深,谈天气的目的在于强调天意,在于逃避责任。要把人祸解释成天灾,又焉能不大谈天气?可惜,从山西、河北上述两例“天气”事故的处理结果来看,所谓天气原因都被毫不客气地排除了。上天并未作孽,何必拿天气为 “自作孽”推脱?

  昆明垮桥事故发生后,云南多名官员表态要求迅速查明原因,严肃追究责任。天气原因的排除或不排除,想必不应成为一个问题。只要有扎实的事实作为证据,是天气的归于天气,是人为的归于人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不能让天气成为一个可以觊觎的借口。若天气可以成为推脱责任的盾牌,则事故和灾难将因为惩戒的缺位而变得绵绵无绝期。

来源:潇湘晨报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0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1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