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7日
搜索:
追问南京汉中门“桥糊糊”
记者 雷宇 来扬
【该文章阅读量:1487次】

        连日来,南京汉中门大桥因为竣工仅一年半,花岗岩栏杆就出现55处裂缝,被糊上胶结材料被批为继上海“楼歪歪”之后的“桥糊糊”,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南京市建委:设计、施工、监理都有问题

    “两年前施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个豆腐渣(工程)。”16日下午,67岁的张力(化名)指着南京汉中门大桥的花岗岩栏杆,一脸怒气。

    张力曾在一家建筑单位工作了数十年,两年前这座改造的大桥修建栏杆时,他就发现了问题,“栏杆和挡板之间没有燕尾槽,也没有嵌入,就是一个花架子,两人打个架都可能推倒它。”

    让张力吃惊的是,一周前,当时刚下过一场小雨,他路过大桥时发现一些桥栏杆上多出新的印迹,走近细看,裂缝间填满了白色透明状胶体,与雨后呈现褐色的花岗岩刚好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不是在糊弄老百姓吗?!”

    16日下午,记者在汉中门桥现场看到,桥两侧人行道与栏杆之间已竖起了围挡,其中一段栏杆已被拆除。而几处栏杆的立柱上裂缝还很明显,有的裂缝甚至能放进一个手掌。在立柱底端,白色建筑胶粘贴的痕迹分外扎眼。

    南京市建委调查发现,大桥共有55根栏杆立柱根部出现裂缝,占到总栏杆数的一半。其中情况较严重的南侧,主桥人行道就有39根栏杆的立柱根部出现斜裂缝,北侧主桥人行道有5根立柱根部出现斜裂缝,北侧引桥还有11根已开裂。

    刚刚竣工的大桥为何出现多处裂缝?

    南京市建委向本报提供的“汉中门桥栏杆裂缝问题相关情况调查与处理初步意见”载明:经专家调查分析,主桥栏杆开裂的主要原因有三点:

    首先,汉中门桥南桥梁体浇筑完成于夏天,施工时南京温度较高。后因梁体混凝土收缩徐变及冬季梁体的温度收缩,而栏杆是花岗岩石材,梁体是混凝土,两者的温度线膨胀系数不等,变形协调不一致,造成立柱底部断裂;引桥接坡部分主要是由于地基沉降引起桥头栏板拉脱,使栏杆与立柱在连接部位产生位移和开口。

    其次,施工单位在栏杆施工过程中未按相关规定要求施工;监理单位未认真履行监理职责,把关不严;设计单位对桥梁栏杆设计考虑不细、深度不足。

    第三,相关管理单位在建设、验收过程中管理不严。

    南京市建委基本建设管理处徐处长告诉记者,汉中门桥选用花岗岩作栏杆,是出于城市景观的考虑,因为底下就是秦淮河。

    他表示,出现裂缝的栏杆只是汉中门桥的附属部分。经检查,桥梁主体结构完好,无安全隐患。

    栏杆半数裂缝的大桥曾获市级优秀工程二等奖

    记者在南京市建委网站上看到一则题为“公示2009年南京市市级优秀工程勘察设计奖评选结果”的信息。汉中门大桥改造工程名列其中,获得了工程设计类别二等奖。评选时间为2009年6月2日至3日。

    17日下午,奖项评选承办单位南京市勘察设计行业协会黄秘书长介绍,申报优秀工程勘察设计优秀奖的项目,应为竣工验收交付使用一年以上的项目,奖项的产生,由协会邀请勘察设计行业的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审,项目的评审是保证设计质量的前提下突出技术创新。

    评审专家认为,“汉中门大桥改造工程”项目具有多个设计特点,设计单位做了大量研究,很好地处理了工程设计中的一些难点。

    申报参评项目103项,获奖78项,比例为何如此高?黄秘书长解释,南京市每年完成工程勘察设计单体项目在4000个以上,各勘察设计单位有可能获奖的作品才会申报,所以出现这一现象。近几年,南京市申报参评项目的获奖率在65%~75%左右。

    “评奖主要看创新和特点。”负责该次评奖的东南大学张恒平教授介绍,评奖的时候专家主要是看设计施工单位的资质、看建委提供的材料和照片。一般来说,如果图纸和照片很清晰,专家就没必要去现场看。

    黄秘书长坦承,全桥竣工时间是2008年6月30日,评选时间2009年6月3日,不足一年。“在评审时而未严格执行竣工验收交付使用一年以上的规定,给本来很严肃、很认真的南京市优秀工程勘察设计奖评选工作带来不良影响,今后,一定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在该协会17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该协会副秘书长向记者出示了该工程评奖的申报材料,在“单位工程竣工验收证明书”一页,验收意见栏中写道:“各工序均请监理工程师及相关人员验收合格……工程合格率为100%,无遗留问题。同意本工程验收合格。”

    接下来一栏中,分别有施工、监理、建设、设计、勘察、城建档案管理等6家单位的相关负责人签字,6家单位都盖上了鲜红的公章。

    胶糊裂缝,让很多人感觉是对民众智商的极度藐视

    南京市市政工程质检站负责人对媒体介绍:12月4日,市政公用局工作人员已发现栏杆存在裂缝,已要求原建设、施工、设计部门查明原因,落实处理方案。但是,在当地媒体报道后,施工单位个别人员竟然擅自采用胶结材料封闭裂缝,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该负责人表示,这么做很荒唐,因为胶粘根本无法保证栏杆的强度和安全,纯属“糊鬼”。

    这一“糊鬼”行为无疑深深刺激着公众神经,并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桥糊糊”、“桥粘粘”一时成为网络流行语。有网友发表评论称,“周岁桥梁多处开裂竟用胶水糊,试问良心裂缝该用啥粘呢”?

    一位关注此事的业内人士说,栏杆在桥梁工程中只是一个附属工程,对于绝大部分施工企业来说,这只是一碟小菜,出现裂缝最多也就是一起小事故,但却逐渐演变为一场社会公共事件,“糊鬼”行为成了导火索。

    “搞科研可以失败,搞工程不能失败。”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责任教授刘西拉也认为,之所以在“楼歪歪、楼脆脆、楼薄薄”之后,又出了个“桥糊糊”,虽然只是栏杆这一桥梁的附属结构发生裂缝,但公众的剧烈反应表明,他们是在借此发泄对目前一些建筑工程质量下降的不满。

    “对于胶水糊桥,老百姓不答应,我们也很气愤。”南京市建委副主任邹建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此事最迟年前就要解决。

    南京市建委表示,除修复以外,还将对相关责任单位进行全市公开通报批评,并记入企业不良信用记录;由市政质量监督部门牵头成立质量问题调查组,按法定程序对此质量问题进行进一步调查,在此基础上,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责任单位及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09年12月1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12月1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