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
搜索:
还有多少“楼垮垮”缘于局长的一句话
戈止
【该文章阅读量:1402次】

       不久前,烟台市汽车东站的大楼上挂出了一个醒目的条幅,上面写着:“大楼随时垮塌!请勿靠近!”而据记者了解,这个建筑面积约两万平方米的汽车站是 2001年底开工建设,2004年6月才竣工的。但是人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5年左右的时间,汽车东站就成了一座危楼,当地老百姓套用时下的时髦用语叫它“楼垮垮”。(11月13日央视《焦点访谈》)

        又是一起“权大于法”的典型案例!作为大型基础设施,烟台汽车东站本来可以不是“楼垮垮”,但因为“交通局局长权良宝非得用清泉建筑公司”,且“亲自打电话”(烟台汽车东站总经理傅志良语),让公开招标变成了暗箱操作,让关系公共安全和社会利益的汽车东站建设变成了权力之下的“玩偶”。而这个畸形的“玩偶”又一次次轻松过关——建设关、监理关、验收关,并如同脱缰的野马,最终成为社会和公众心中的一颗定时炸弹。

  我们没有忘记,同样经过公开招标的“床脆脆”——重庆合川区政府为学校统一招标采购的新床,一睡就垮。如果将时间再往前追溯,湖南湘西凤凰桥的坍塌、上海莲花河畔小区一栋13层住宅楼的倒掉、重庆忠县的“楼脆脆”、浙江嘉兴桐乡的“楼糊糊”……数不清的“豆腐渣”案例告诉我们,法律正在被一些人冷落,甚至置若罔闻。透过这些弱不禁风的公权力产物,我们不仅看到了公开招标的“走马观花”,也看到了工程监理的“浮光掠影”,更看到了质量验收的“蜻蜓点水”。

  每每质量事故曝光,我们都会剑指制度,不断指摘制度不力、监管的千疮百孔。可为什么还屡屡发生法制被权力“强奸”的事例呢?不妨看看“楼垮垮”的“走过场”招标。《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规定:“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必须进行招投标,而且招标、投标活动应当遵循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的原则”。按照傅志良的话说,在具体实施中,由于交通局长的“旨意”,让公开招标成了“走走过场”。如果傅志良所言为真,那么事情一开头就遭遇 “挑衅”,更别说后来的监理、验收了。

  公权力是一种存在并作用于公共领域的权力。相对存在并作用于私人领域的私权力,公权力它代表和反映的是在一定公共领域范围内、以人类一定的共同体组织的名义行使的一种决定、控制、规范、制约某种行为的能力或力量。也许正是因为仗着集约的公权力,烟台交通局长一句话,就把汽车东站的建设工程交给了清泉建筑公司。

  从诸多案例可以看到,公权力正在异化为“私权力”,而且在脱缰、在放纵,甚至无拘无束、大摇大摆。这正是诸多工程腐败案件爆发的根源。因此,必须让公权力阳光下运行,制定切实可行的惩戒制度,让法制牢牢站于上风,给公权力以约束。譬如在公开招投标中,设立统一的竞争门槛,一个舞台比高低、一把尺子量到底,全程信息公开,从源头封堵“公开招投标”沦为“定向招投标”的“奴隶”。同时,建议除了招标方、建设方、监理方、验收方之外,引来“第五方”力量,进行隐蔽监督,不给“蛀虫”蚕食的机会。
来源:时代商报      来源日期:2009年11月1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11月1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