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7日
搜索:
郑州频塌方被称"塌塌不休" 教师失踪时又3次路陷
原标题:女教师张帆之死:暴雨路陷被吸防空洞,失踪时郑州又3次路陷
记者 明鹊 实习生 吴梦晓 黄芷欣 葛鹏辉
【该文章阅读量:578次】

8月7日11时许,失踪了136个小时的张帆,在距离地面13米的地下防空洞被找到。

她的遗体被蓝色纱布盖住,装入一个红色的木盒里。这个爱美的姑娘,最终满身泥土驶向了殡仪馆。

今年31岁的张帆,是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的教师。8月1日19点半左右,她和同事宋庆彬骑着一辆电动车,行走到中原路文化宫路的郑州市工业贸易学校附近时,地面突然塌方,包括他们俩在内,一共三人坠入深坑。

郑州市政府组织的专家组称,当天强降雨诱发管道断裂,引起中原路与桐柏路交叉口路面塌陷约40平方米,致大量水土涌入管道下方的防空洞,而中原路与桐柏路处防空洞与郑州市工业贸易学校地下防空洞相通;因水土浸泡,后者防空洞局部塌陷,致使该处路面、花坛及供水管道塌陷。

坠入地坑的另外两人随后被救出,但张帆被吸入防空洞内。

中原路是郑州市的主干道之一,事发点往东五百米,是郑州市政府;往西不足五百米,是中原区政府。

郑州市近年频繁发生道路塌方事故,被市民调侃为“塌塌不休”。澎湃新闻据媒体公开报道整理,仅2014年至今,该市道路塌方超过40次。

地陷

8月1日16时50分至18时10分,郑州市发生强降雨,据郑州市气象台通报,中原区政府观测点1小时20分降雨量达到66.4毫米。

这场雨下的又大又急。郑州工业贸易学校附近店员李欢(化名)回忆,傍晚她下班时还下着雨,20分钟后雨就停了。“还出了彩虹,很多人在看彩虹。”

当天16时许,张帆花1999元在郑州大学北门的手机店买了一台新手机。傍晚,她举着新手机拍了几张东边的彩虹照片。

19时许,天色还没黑。家住郑州工业贸易学校家属楼的郭翠原路过中原路与文化宫路交叉口,看见往东50米处的花坛塌方,花坛里的松树也倒了。

一块蓝色的指路标识牌,横跨在塌陷处上,周边有不少人在围观拍照。“我站在路边,拍了一点,然后就跑了。”郭翠原对澎湃新闻说。

郑州频塌方被称
8月2日,坍塌现场正在施工。

有人发出“哎呦”的叫声,有人的手机掉入了深坑。此时塌陷处旁边的人行道和机动车道没有坍塌,也没有人用东西围住人行道。

塌方持续有半个小时,从花坛开始,接着树倒了,然后机动车道塌了。

事后,据抢险工作人员勘查,现场塌陷区约400平方米,局部深度7至8米。

附近一王姓商户回忆:“当时非机动车路面是好的。随后,商户们拉起了条幅,挡了一半非机动车道。”有人拿着手机在拍照,也有人在喊“不能过了”。

“很多人喊了,但是都不听啊”。他说:“我去拦公交车的时候,机动车道来一个交警。”交警在机动车道维持交通,但是并没有拉起警戒线。

“如果他不在那里,那天死的人可能更多了!”王姓商户说,因为觉得危险,随后他回到店里。

郑州频塌方被称
8月1日,张帆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离事发地一里外拍摄的两张彩虹照片。

19时27分,张帆发了最后一条朋友圈,彩虹照片下面配了一行文字:“手机换新,第一张照片就是美丽的彩虹,好兆头。”

她和同事宋庆彬骑着一辆黑色电动车往郑州工业贸易学校方向驶来。

发出朋友圈几分钟后,大约19点30分,他们骑的电动车过了十字路口,往前行走了100米左右,宋庆彬突然减速。“前面有车挡住我了。”8月3日下午,躺在病床上的宋庆彬对澎湃新闻说。

前面有人拉了红色的条幅。“条幅成三角形,留了一半的路面,电动车缓慢从东往西行驶。”宋庆彬说:“地面是完好的,没有任何警示。”

郑州市公安局董红喜8月2日接受当地媒体猛犸新闻采访时说,当36岁的宋庆彬骑车带着张帆行使至中原路文化宫路口东侧时,前方道路及绿化带坍塌。“一些商户及路人和闻讯赶来的市政工程抢险人员,自发站在塌方处进行守护,并拉起隔离带,防止行人坠落坑中。宋庆彬没听从劝阻,继续行驶,连人带车掉入坑中。”

宋庆彬说,当他停顿期间,听到“轰”的一声,地面突然塌方,还没反应过来,他和张帆就一起掉入了深坑。

“开过去的时候没有塌,正好停的时候地就塌了。” 与他们同时掉入深坑的,还有另一位经过此处的市民宋亚敏,当时她距离宋庆彬和张帆大约几十厘米远。

沙石劈头盖脸落下来,接着水也一起冲过来,很快把他们头上的沙石冲走了。三人在深坑中挣扎。

“水很深,都到我胸口了,一块石头压在(左胸)上面。” 宋亚敏喝了几口脏水后,幸运地踩到了一块石头上,当时她离地面大概有四五米。

宋亚敏把边上的石头推开,爬到了一块更高的石头上,水漫到她的脚下。

就在宋亚敏攀爬的同时,宋庆彬拉着张帆,一起被冲到了深坑后面。“开始他俩拉在一起,后来水太大了,一直在往后冲,然后他拉不住了……”宋亚敏向澎湃新闻回忆。

“从开始掉下去,到露头大概一分钟,然后水冲了一分钟,爬上来大概花了两三分钟。”宋庆彬说,被水冲的时候,张帆就不见了。

无法想像这几分钟有多“漫长”,而对于张帆来说,这种“漫长”又瞬间消失。

发现上面的宋亚敏,宋庆彬开始大声呼救。“他已经抓在石头上,说那个女的冲跑了。我说你上来吧,然后就拉了他一下。”宋亚敏说:“他在前头,可以踩着我的电动车上来。”

宋亚敏拉了一把宋庆彬,两人站到了同一个位置,“然后上面落下来条幅,就把她拉了上去。”宋庆彬说。

救援

用来拉人的条幅是到附近商户宋凯店里拿的。

“7点40左右,民警过来借绳子,拿了七八米的条幅。”宋凯跟着民警一起到了现场,“麻绳是另外到门卫那里拿的。”

正在中原路附近执勤的杨姓警官赶到场时,看见宋庆彬和宋亚敏站在水边。“用手扒着坑边,并且保持着站立姿势。”他和几名民警,以及过路的群众,用条幅和绳子拧成一股绳,甩进了深坑中。

住郑州工业贸易学校家属楼的张屹(化名)拍摄了一段现场视频,他看见大家正在把人从深坑往上拉。“那时天还没有黑,但是因为是阴天,所以拍的视频是黑的。”

郑州频塌方被称
8月5日晚,中原路坍塌现场,救援人员正在施工。

“当时绳子系到腰上,手拉住绳子,就这样拉上来的。”宋亚敏说,她上来后,民警和路人再把宋庆彬拉上来。

两人被拉出深坑后,立即被送往附近的郑州市中医院。经检查,宋亚敏并无大碍,宋庆彬两根肋骨骨折。

他们被送去医院后,周围还有人在拍照。“下面的水翻滚得就跟海浪一样。”张屹说,后来公安来了,消防的人也来了,还拉起了警戒线。十几分钟内,塌方几次往外延伸,警戒线也不断往后挪。“开始挪到学校门口,半个小时后,挪到200米远宋凯的店附近。”

据郑州官方通报,经大雨和管道断裂后的自来水冲刷,塌陷面积扩大到600平方米,长30米,宽20米。

坠入深坑的张帆还未找到。

8月1日晚21点,现场施工机械对塌陷处进行开挖,到第二天凌晨,发现塌陷坑内线缆情况复杂。

8月2日凌晨3时30分,供电公司对坑内电缆进行切断后,消防官兵开始进入坑内寻找失踪人员。

郑州频塌方被称
8月5日下午,突然下了场暴雨,坍塌现场西边积满了水。

郑州工业贸易学校,原来叫郑州地质学校。校址所在地在上世纪曾修建了大量的人防工程,包括沿着中原路的一条防空洞。

据学校家属楼的居民介绍,8月1日晚上,靠近马路边的男生宿舍楼,所有住宿人员都被清空了。

8月2日凌晨5点,学校校内小花园出现塌方。住学校家属楼的张屹说:“学校的这个坑和外面(塌方处)的是连着的。”8月3日,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学校也拉起了警戒线,有工作人员正在塌方处挖掘作业。

2日中午,救援人员挖出第3辆电动车,其中陆续有背包、拖鞋等物品被找到。据附近商户介绍,此前有一位路过的女士下电动车拍照,在停放电动车的地方出现塌方,她的电动车也坠入深坑,吓得她一边尖叫一边往后退。

两天后的8月5日,救援人员在坍塌处以东发现4个防空洞口,其中郑州市工业贸易学校地下的防空洞,由北向南的主通道填满了淤泥。

8月7日中午,张帆在地下13米深的防空洞里被发现,两分钟后,她的遗体被送往殡仪馆。

郑州频塌方被称
8月7日中午,发现张帆遗体的现场。

地下

从2014年至今,据不完全统计,郑州道路塌陷事故发生超过40起。

据报道,2014年6月,郑州市黄河南路与安平路交叉口,4名工人在工地安装地下管道时发生塌方致1死1伤;2014年半年内,郑州西三环坍塌15次;2015年8月,郑州东风路1天2次塌方。

2014年,郑州市政府发布的《关于西三环部分地段地面道路路面坍塌情况的报告》称:西三环老路段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随着城市发展,各类地下管线逐年扩容,新旧管线密布,受到扰动时容易发生渗漏诱发塌陷。

“除了道路老化,西三环发生的路面塌陷多数与水害有关,主要集中在中原路口、郑上路口,两处都是郑州市易积水区域,雨水及地下管线管井渗水长期侵蚀道路地下结构,造成路面结构层以下脱空,导致老路基出现沉降、塌陷。”该报告称。

郑州频塌方被称
8月7日中午,学校小花园背后堆成小山丘的泥土。

2014年,郑州市政府曾表示根据道路路面塌陷情况以及专家意见,将立即启动对中原路口、郑上路口及附近区域地面道路综合整治,并启动其他易积水区域道路地下安全隐患排查工作,以防患于未然。

此次张帆出事的郑州市工业贸易学校附近,正处于前述报告中提到的中原路一带。

事发后,据抢修人员的现场勘查:此处供水管道为1976年铺设,管材为钢筋混凝土管。而经现场察看,并与防空洞分布图对照,修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防空洞穿过塌陷区域。“DN800钢筋混凝土管掉落到坑内,防空洞砖砌竖井的断裂面暴露在塌陷坑的侧壁。”DN800表示这根钢筋混凝土管道的直径大约有800毫米。

在张帆失踪的这6天里,据当地媒体公开报道,郑州市至少又发生了三起路面塌陷:

8月3日12时许,位于郑州市交通路与幸福路口的一电线杆突然垂直塌陷有近2米,周边地区供电一度中断,双向机动车禁行;

8月4日下午4点许,在郑州市南四环百荣市场A4区内,地面突然塌陷,一辆豫A牌照的面包车陷入坑中。塌方处形成直径6米多、深2米的大坑,塌方面积有40平方米左右,事故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8月5日上午11时许,郑州市南阳路跃进路交叉口塌陷,一辆公交车的右后轮陷入其中,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官方回应称,该次塌方的原因是污水管网腐蚀老化严重。

死者

宋庆彬被救上来后,救援人员通知了他所在的学校。当晚,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派车去驻马店接张帆家人。

8月2日上午10点,张帆的父母赶到事发地。

张帆的叔叔告诉澎湃新闻,开始他们一直等待,到了当天下午1点,他们实在坐不住了,冲进了事发现场,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1985年出生的张帆,是父母的独生女儿,2007年本科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旅游管理专业,2015年在职研究生毕业于河南大学教育学专业。

张帆本科毕业后,进入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从教。她参加过城乡交流项目,担任过班主任,出事前在教务处负责招生工作。

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教体育的一位张姓教师说,数学教师宋庆彬曾和张帆同在教务处工作,两人关系比较好,张帆和其他同事的关系也都很好,“我以为马上就能救出来,所以就一直在这里守着。

该校一位刘姓学生说,学校的很多文艺活动,张帆都积极参与。郑州市电子信息工程学校发布的几则消息留下关于教师张帆的一些回忆:2015年5月,张帆参加学校科技文化艺术节“中国梦,教师美”师德演讲比赛活动。“用充实的工作,学生的爱和同事的爱立志做一名幸福的教师……”几天后,她在表彰大会上登台领奖。

张帆还在学校办了古筝班。“进去学(她)都不收钱。”前述刘姓学生说。

今年暑假,张帆到江苏丹阳国学进修班培训。7月30日回郑州后,她打电话跟父亲说收益很大,开了眼界。“(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父亲张永生说。

张永生最后一次见女儿是在今年“五一”假期,张帆回家看父母,在家里呆了两三天。“她平时从不请假,工作非常认真,一直很喜欢学习。”张帆的母亲说,就在刚刚结束的上学期,她还被学校评为“优秀”。

张帆热心公益,每逢假期经常去做义工。“去过周庄,南湖等地做义工;她一身太极功夫,考取了茶艺师证……”父亲张秀生一遍又一遍,从手机里翻看女儿的朋友圈,“古琴已考到七级,本月20号还准备考古筝八级,她的太极拳还是我教的……”

郑州频塌方被称
8月3日,父亲张秀生在给记者看女儿的照片。

张家三代教师,64岁的张秀生结婚晚,要孩子也晚,妻子也是教师,两人只有张帆一个孩子。张帆的母亲说:“女儿很懂事,特别孝顺,从来不用父母操心。”

张帆的微信名称叫“帆儿”,照片里的她,乌黑秀发自然披落,身着古装,有的在弹古筝,有的在弹古琴。翻着女儿的照片,张秀生止不住痛哭失声。

张帆的大学同学付永娜对澎湃新闻说:“30号我们还微信上聊天。”在去南京出差期间,张帆的手机上交了,付永娜打她电话没接,“她回来后就跟我解释,还说什么时候回驻马店聚一聚。”

付永娜也是驻马店人,她俩是大学四年舍友。毕业后,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每到寒暑假经常聚会,“她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

这一次,付永娜特意请假过来:“她(张帆)在南京的时候,我在上海出差,当时应该见一面,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事了。”

来源:澎湃新闻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