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7日
搜索:
山西吕梁城建乱象:2000万造黑楼获利上亿
张好
【该文章阅读量:666次】

只要和村主任商量好,挖个坑插个广告牌说交一万抵两万,马上就有人来买,再拿钱去建楼,获利至少千万,比煤老板赚得多。

山西吕梁,这座抗日英雄辈出的城市,却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因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震惊全国。吕梁因煤而兴,在煤炭行情持续走高的年代里,不仅造就了官商勾结,也催生了当地畸形的房地产生态。

吕梁离石正在修建的高楼随处可见,但有不少项目并没有正规手续。2013年5月,当地住建部门做过的一次统计显示,离石区80余家在建楼盘仅有8家有正规手续,其余均为违建。“去年还有不少新建楼盘,但有正规手续的占不到一成。”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在吕梁市离石区,既有恒大等大开发商建造的每平方米6000~7000元的高价房,也有每平方米1700元的“零产权房”(无任何手续的房产)。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低投入、高回报,甚至可以说是零投入、高回报,只要和村主任商量好,挖个坑插个广告牌说交一万抵两万,马上就有人来买,然后再拿钱去建楼,建一幢20层左右的楼盘至少获利千万元以上,要比现在的煤老板赚得多。”上述人士说道。

当本报记者就违建问题采访当地城建部门时,得到的回应则是各种借口和推诿,称“这是前任的事”。然而,吕梁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前任局长王若东,早在2014年12月6日就坠楼身亡了。

前任村支书违建获利过亿

2004年初,随着煤炭行情一路走高,吕梁当地的房地产市场也开始活跃起来。“即便是当初,正规楼盘也寥寥无几,很多都是没有任何手续的黑楼盘。”吕梁市离石区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当年5月,离石区上水村前支书王根平,开始在离石区龙凤街北端抢建楼房。三个月后主体竣工,分为地下一层和地上四层。

竣工当晚,在当地村民的反映下,离石区政府四套班子召开联席会议决定,拆除王根平所建房在内的所有抢建的违章建筑。

浩浩荡荡的拆迁队,在先行拆除了当地凤山底村的几处违建后,却未对王根平的违建动一块砖头。当地官员告诉记者,当地曾多次组织包括公检法在内的职能部门,协调组织对其进行拆除,有几次还发生冲突,但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在奇迹般地躲过几次强拆后,王根平的大楼也越造越高。“上水村地处离石区黄金地段,寸土寸金,只要能修起来,就能卖个好价钱。”上述开发商告诉本报记者。

很快,原本四层楼的地面建筑被加盖到了十五层。2008年,王根平甚至为自己的违建申请办理下了编号为“房权证2008B第000854号”的房产证。2009年,王根平以1.33亿元的价格将黑楼倒手卖给了当地一煤老板。

2013年,在上水村民的举报下,这栋黑楼的房产证终于被注销了。但王根平已经靠这栋无任何手续的黑楼,轻松获利上亿元。

本报记者通过采访当地开发商了解到,按每平方米600~700元的造价,这栋楼的造价最多2000多万元。

眼看王根平的违建赚得盆满钵满,不少胆大者也跟着加入。在吕梁市离石区,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违建随处可见。有的未办理规划手续,有的没有土地证、有的没有施工许可、有的超标建设,大部分干脆什么手续都没有。

一些手续齐全的项目,也存在严重的超标建设问题。以当地泰和新天地项目为例,原设计建筑面积是4.1万平方米,在违规加盖后达到了10万平方米之多。

与王根平的楼盘一河之隔的虎山路上,由北至南二十余栋高楼一字排开,有的已经封顶入住;有的建到一半停工,破烂不堪。据当地人士称,这些房产中仅有几幢是村民回迁房,其余的均为“零产权房”。

违建引发强迁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拿到的一份离石区在建项目情况材料显示,截至今年5月份,在所有76家在建项目中,仅有8家手续齐全且不存在违规情况。有31家存在未办理规划及其他手续。

如此大面积的违建背后,终究绕不过一个“利”字。以王根平为例,一幢投资2000多万元的楼盘,只要找到合适的卖家即可轻松获利上亿。即便是没有王根平的“好运气”,一幢楼获利数千万也不在话下。

在当地,只要和村干部商量好,便可大肆开发,此类开发投资极少,由于多数地处城区周边,楼盘外观、质量也有所下降,但获利更多。

以上述虎山路众多楼盘为例,很多都是在和土地所属地村干部沟通好后,便开始施工建设。行情好时,只需雇用几辆挖机挖几个坑,用铁皮圈起来,竖上项目的名称,打上类似交一万抵两万的宣传口号,便可开始对外销售。相关土地、规划、销售等手续无一齐备。

在这种近乎零成本的投入下,很多人赚了大钱。一位开发上述楼盘的当地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他曾在2012年左右投资了500多万元在村里开发,一年后房子卖完赚了近3000万元。

“毕竟是在违规建设,经常会有执法部门过来检查,几万、几十万的开销也很多,而且还有闹事的村民,但还是个赚大钱的行业。”上述人士称。

为了拿地,这些开发商也极尽所能,从承诺多赔款或房子,到恐吓,再到动手打人强拆,无所不用。

吕梁某县一集体土地在拆迁时,由于未达成补偿协议,住户不愿搬迁。开发商不仅往住户家里扔蛇、老鼠,停水停电,还动用数百名身着迷彩服、手持棍棒的队伍,强行将住户赶了出去。

暴利驱使下,相关职能部门的人也开始动心。本报记者在吕梁采访时获悉,在成规模的楼盘背后,都有当地官员或多或少的参与。离石区就有多名城建、房管局的干部多年来一直从事房地产开发,有的是自己直接出面,有的则由亲友出面照料。

二十层高楼承重墙十余厘米厚

据当地多名开发商介绍,随着当地赖以生存的煤炭行情下滑,当地房地产业受到了极大冲击。多地出现了房屋滞销的情况,不少在建楼盘干脆停工,交房遥遥无期。加上有些开发商加盖情况严重,越来越多的业主开始组织起来去政府反映。

“一天最多时能有4家楼盘的业主过来反映问题,有的迟迟不交房,有的是因为开发商不按图纸施工,加盖造成采光和户型问题。”当地信访部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据其介绍,当地中阳县房产部门甚至为违建楼盘印制了假房产证,业主在拿上房产证去办理贷款时才得知是假的。至今上诉无门。

另有当地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由于缺乏监管,多数楼盘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个别二十余层楼盘的承重墙体只有十余厘米厚。

除墙体过薄外,一些依山而建甚至挖山而建的楼盘隐患极大。离石区地处吕梁山脉,平地稀缺。为了尽可能地盖楼,开发商只能通过挖山获得土地。

本报记者在当地也看到了很多挖山而建的项目,大多楼体都紧紧贴在削平的黄土山坡上。

据当地土地部门人士介绍,这种稀松的黄土极易发生崩塌,此前当地已经发生数起黄土崩塌事故,且造成了人员伤亡。

2013年7月,离石区某村民在抢修时发生塌方,造成了4人死亡。事后离石区政府将其定性为自然事故,并决定拆除山底抢修的违建,但在拆除几户后就不了了之了。最终当地政府拿出600万元安抚死者家属,这一举动被不少百姓认为是为了掩盖当地的违建乱象。

“隐患极大,但政府就是不作为,拖着不解决,是不是非要像太原城中村那样发生坍塌事故后,才能引起重视得到解决呢?”对于当地职能部门的不作为,多位受访者表现得极为愤慨。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