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0日
搜索:
山西投110亿高速被指豆腐渣工程:石缝用墨汁画出
原标题:岢临高速公路上的“豆腐渣”
记者刘立民
【该文章阅读量:3656次】

一条投资110亿元的高速公路,原定18个月的工期,却近4年才通车,工程被指偷工减料,多处现“豆腐渣”,而一位标段负责人自曝家丑:资质是借来的,不偷工减料就挣不到钱

2014年10月16日12时,在沿路人们的一次次期盼中,投资110亿元、历时近4年的山西岢临高速公路终于通车了。

岢临高速公路(以下简称岢临高速)起于山西省忻州市岢岚县高家会乡西会村,与忻保高速公路立体交叉,途经两市三县的12个乡镇,在吕梁市临县陈家庄村与临离高速公路相接,路线全长125公里,是山西省高速公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前,岢临高速的通车日期曾屡屡“爽约”。

该路于2011年1月全面开工建设,标段合同工期为18个月,按期应于第二年夏完工。据媒体报道,2012年7月,时任山西省交通厅厅长的段建国在检查指导工程质量进度时赞道:又快又好建设,通车指日可待。

孰料,这一“指日”指到2013年国庆节,不知何故未能实现。2014年9月,又传出今年10月1日通车的消息,当人们认为依然是“虚晃一枪”时,真的通车了,好在逾期半个月并不算长。

究其通车难的原因,岢临高速建设管理处官员表示,主要是通车手续繁琐,并非工程进度及质量问题。然而,记者曾接到举报“岢临高速是豆腐渣工程”的视频资料,画面呈现的桥梁隧道裂缝、挡墙护坡松塌和多处偷工减料,令人触目惊心。

2014年9月末,法治周末记者多次实地察看,发现即将通车的岢临高速一派繁忙景象,工人们还在对沉降塌陷的路面和裂缝的隧道修修补补,忙得热火朝天。

那么,岢临高速的工程质量到底怎样?对道路上的缺陷又是如何修复的?是否一“通”遮百丑,通了车就标志着质量过关、没有安全隐患呢?

未通车已千疮百孔

“你看看,这样的工程质量,时间长了不出事才怪呢。”

乔福财用一截手指粗细的螺纹钢敲敲路基护坡,并未用太大的劲,表面的水泥便已脱落,找个缝隙轻轻一撬,里边的石块“稀里哗啦”滚出来,形成一个大洞。他弯腰掏了一把,捧在手里的既非混凝土也非泥土,黑乎乎的粒状物比豆腐渣还松散。

乔福财是吕梁离石人,从高速临县段建设协调办制定的占地协议书上来看,他又是安徽省交通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交建)岢临高速LJ9合同段项目部的一位负责人。乔福财告诉记者,自开工那一天起就在工地上,对自己标段的工程质量了如指掌,“其他标段的也了解一些”。

而乔福财带记者察看工程质量这一天是9月28日,据当时所传的通车时间仅剩下两天。

未通车的岢临高速处于封闭状态,各收费站必须有通行证才能放行,但如果有施工人员或建设管理处人员的帮助(接迎),就变得容易多了。

岢临高速建设共分12个标段,从岢岚到临县依次排开,有着不同的承建商。

9月27日和28日,法治周末记者再上岢临高速,对兴县至临县长达80多公里的路段实地察看。此时,即将通车的消息已从建管处工作人员口中得到证实:“领导要求10月1日通车。”

“我们在给公路打钉子,目的是撑起路面,使它不再沉陷。”

在行驶过程中,记者发现道路上有多处施工点,路面被挖出一个个浅槽,工人们有的在打眼,有的在注浆,他们管这叫“打钉子”,当问到能否解决根本问题时,却回答“不好说”。

乔福财告诉记者,路面之所以出现塌陷,是路基的问题:一方面路基没有轧实,形成自然沉降;另一方面防水没有做好,雨水浸入路基,也会造成塌陷。

由于路线太长,记者随机抽选了一些地点察看工程质量。

据业内人士介绍,公路两旁,用于阻挡山体滑坡的叫挡墙,而低于路面,保护路基不被雨水冲毁的叫护坡,一般都由石头加水泥砌成。

在武家梁隧道附近、新庄隧道附近和康宁出口等地段,记者请乔福财检测了6处挡墙或护坡。他拿的螺纹钢只有手指粗细,但往往一钢筋棍敲下去,石头表皮的水泥便脱落,再一撬,石块就会滚落出来,填充石块缝隙的要么像渣土,要么空的,根本看不到混凝土的影子。有一处,乔福财动作稍大了点,上面几乎坍塌下来。

穿过岢临高速兴县出口往北几公里,记者发现3名工人在护坡下干活,路边放着半锅挂面和土豆,他们自称是兴县二十里堡人,“从今年三四月份就开始在这条路上修修补补,至今工资也没发,欠着10多万呢”。

为了一看究竟,记者沿着护坡走下去,没想到所踩之处水泥皮随即脱落,“哗啦啦”滚落到沟底。记者看到他们在加固排水沟,无非是把翘起来的水泥铲掉,再原样抹一些水泥,但水沟旁都是裂缝,能否“治本”不得而知。

在察看护坡时,记者发现一处较大的涵洞,这个涵洞可一半过水,一半行人,洞口挡墙有些沉降变形,洞内路面上的水泥已经风化,用脚一踢就会还原成粉状。

南山隧道距离岢临高速建设管理处较近,仍有半幅不能通行。记者看到隧道穹顶有多处裂缝,其中一段打了6道20多公分宽的钢箍,工人们正在涂抹石膏,抹上石膏便看不到钢箍的存在,而在长长的隧道两侧,人行道上的水泥盖板缺角断边、竟无一块是完整的。

在桥梁和道路的两侧,记者还发现多处冲断的排水沟,以及雨水冲出的深沟和深洞,有的距离桥墩非常近,乔福财说,再这么冲下去,路会塌,大桥也会断裂的。

其他的小问题比比皆是,如桥梁裸露钢筋、有细微裂缝;中间隔离带钢板螺丝未拧紧,甚至没有螺丝帽;桥护栏浇筑有的错位等等,但乔福财指着一段护栏错位底部突出的十几公分说,这可不是小问题,车在高速行驶的时候,根本注意不到,一旦剐上就会车胎爆裂,酿成重大交通事故。

石缝用墨汁画出来

岢临高速建于黄土丘陵地带,原本没有路,经过劈山、钻洞和填沟,硬生生开出一条道路。

岢临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处长米慧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公路的建设改变了原来的水流方向,尤其暗流不易被察觉,这些因素都会对新路基带来影响,一些路面发生沉降也是正常现象,我们在责令承建方对此进行积极的修复。”

而乔福财则认为,道路出现沉降和塌陷,人为的因素大一些,如果地基做得扎实,中间隔离带和边沟护坡防水做得牢靠,这种情况就会大大减少。

谈到挡墙和护坡的质量问题,米慧杰并不遮掩:“别提了,防不胜防,我最发愁这种靠人工完成的工程项目了。”

米慧杰说:“按照施工要求,在垒砌挡墙和护坡时,摆放石头要平面向下,摆一层石头填一层砂浆,然后再平面向下摆石头,以此类推,砂浆要饱满,自然从石头缝隙中挤出来,再把石缝压实勾平。但一些工队不这么干,他们图省事,用吊车吊起一兜石头直接倒上去——,这么长的路线,我们根本盯不过来。”

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填充石缝的不是砂浆,是石料加工厂废弃的石粉,一点粘性也没有,水泥300多元一吨,而石粉几乎和白捡的一样。

乔福财更是提供了一个令人咋舌的消息,因为这样施工轧不出自然美观的石缝,岢临高速上大部分挡墙和护坡的石缝是用墨汁画出来的,从远处看,工程做得十分漂亮,其实是蒙人的。

记者注意观察了多个路段,果真如此,有的已被雨水冲淡,有的还很黑,用手指蘸上水就能蹭下来。

“偷工减料是这条高速公路上的通病。”究其原因,乔福财说,竞标价偏低,投标单位为了中标不切实际的压低,例如他们中标的挡墙工价为每立方290元,再转包给工队是每立方270元,其实这个价格根本拿不下来,如果真工实料就要赔钱,包工头还要赚一些,赔钱的生意谁做?

造成工程质量诸多瑕疵还另有原因,乔福财介绍说,2011年施工初期业主(建设管理处)资金不到位,导致施工拖缓停滞,一年后资金问题解决,业主催得的特别紧,承建方也加紧施工,比如钢筋水泥浇筑的桥梁,考虑到自然凝固,正常工期需要8个月,但两个月完成了。尤其是2013年八九月份,通知当年国庆节通车,9月底前必须全部完工,一味赶工期,出现质量问题就在所难免了。

岢临高速建设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并不否认资金导致工期延缓,但表示上边催得紧(我们才催),省主要领导视察过的工程,迟迟不通车无法交代。

还有两天时间,今年“十一”究竟能不能通车?米慧杰向记者表示,国庆节通车是有关领导要求的,他正在办理通车必需的手续,手续办齐了可以通车,至于工程质量,岢临高速已经通过质检部门初步验收,正在修补的路面也会快速修复,不耽误通车。

据记者观察,通车前对岢临高速缺陷的修复,重点是路面,而举报视频中反映的挡墙问题,也只是在部分挡墙两米左右位置打了一些孔,然后注入砂浆,以期起到加固作用。

一位工程人员告诉记者,路基没轧实和防水未做好是路面沉降塌陷的主要因素,视具体原因,路基或护坡要挖开重做,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否则重车一轧,要么一场大雨,路面又会现出原形。

而打孔注浆的办法能否使挡墙无忧?乔福财表示,挡墙的高度在几米、十几米不等,有的分二三层,雨水是从上往下冲,只加固底部两米高作用不大,凡是不达标的应当扒了重砌。

标段负责人自曝工程猫儿腻

乔福财自称是岢临高速路基9标段项目的一位负责人,工程的直接参与者,那么他为何自曝“家丑”、将工程缺陷揭露的一览无余呢?

首先,对他的身份有双方说法不一。

乔福财告诉记者,工程一开工就参与进来,在项目占地及协调地方关系、解决纠纷中立下汗马功劳。为了证明其言可信,他打开汽车后备箱,拎出一捆“占地协议书”。

记者看到,这些协议书是高速临县段建设项目协调领导组办公室统一印制的,甲方为施工单位,乙方是土地所有方,每一户村民一份协议,最后由甲乙、乡镇、建管处和县协调办五方认同盖章签字。甲方一栏负责人签字处是乔福财的签名,并加盖安徽交建岢临高速LJ9合同段项目部印章。

然而,安徽交建否认乔福财的身份,其出面接受记者采访的财务部副经理沙先宝(原在岢临高速LJ段项目部工作)回应:安徽交建中标后,与吕梁的山西力通路桥工程有限公司合作(以下简称力通公司),力通公司主要负责协调与地方的关系,乔福财是力通公司的代表(力通公司还有一个代表叫冯平喜,二人以冯平喜为主),项目部公章是他们抢去的。他们还用公章打借条,侵占工程款。对此,安徽交建已向临县警方报案。

为了反驳安徽交建的说法,乔福财道出了内幕:“什么抢来的公章?项目部的公章还是我去公安备案刻制的呢,我和冯平喜就是借用安徽交建的资质,力通公司也是借用一下名义,我们才是工程的实际承建方。”

据乔福财介绍,他和冯平喜都是吕梁市人,曾经合伙承建过太佳(太原—陕西佳县)高速公路标段的工程,那次投标借用的是长沙某路桥公司(以下简称长沙公司)的资质,在太佳高速即将完工的时候,得到岢临高速招标的消息,便借用了安徽交建、长沙公司等三家有资质的企业名义去报名竞标,最后安徽交建中标LJ9段,当时标的总额为3.8亿元,后来略有调整。

乔福财说,借用其他企业的名义从报名到竞标,每一步都要支付几万元的费用,中标后,出借方再按标的总额的2%或3%收取借用费。

在岢临高速LJ9标段一侧料场内,还摆放着两个大型储料罐,罐体写有“长沙路桥”字样,乔福财说那是他们借用长沙公司名义在太佳高速施工时购置的,后来移到岢临高速继续使用。

“前期启动资金和1600万元质量保证金都是冯平喜和我筹借的,自始至终安徽交建没出一分钱。”乔福财出示了2011年1至3月份的4份银行汇款单,是以冯平喜或力通公司名义汇给安徽交建的,总金额2400多万元,说这里面包含给安徽交建的借用资质费和向建管处交的工程质量保证金。

乔福财又向记者提供了与冯平喜的合伙协议,来证实二人的合伙关系。协议内容为:合伙经营岢临高速LJ9标项目,冯占股份70%,乔占30%;开工总投资3700万元,冯出资2700万元,乔出资1000万元。

乔福财说,安徽交建派了三四个人常住项目部,其实什么事也不管,工资食宿、差旅费用全由项目部承担。

对于冯、乔借用安徽交建资质的事情,建管处米慧杰处长表示并未察觉:“每次去检查安徽交建的人都在。”

之所以和安徽交建闹翻,是在工程基本完工后,安徽交建收回了项目部公章和财权,否认冯、乔二人是工程的实际投资管理者。乔福财说:“一下卡住了我的脖子,每天有很多人堵着家门要债,连建管处拨付的80万元工程缺陷修复款都扣了,我怎么修复?出了事故谁负责?”

安徽交建财务部副经理沙先宝则称,他并不清楚出借资质的事情,也不知道与力通公司合作协议的内容,但听说不管盈利多少,安徽交建会获得总工程款的3%。

据了解,除以上质量问题外,此工程还发生过安全生产事故。

对于岢临高速公路上的这些“豆腐渣”如何处理,相关责任企业和责任人会否受到追究,《法治周末》将继续关注。

来源:法治周末      来源日期:2014年10月2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10月2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