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搜索:
谁更该被黄泥巴糊的铁路涵洞惊醒
王石川
【该文章阅读量:2561次】

  总投资87亿元、穿越晋西黄土高原和吕梁山山地的太原至兴县铁路(简称太兴铁路)工程,平均每公里需建设6个涵洞,涵洞关键部位台背本应采用优良材料填筑,却被大量就地取材的黄土所替代。据施工者实名举报和记者调查,发现这条正在建设的铁路潜藏的质量问题令人心惊,连施工者都直言“常被噩梦惊醒”。对此安全隐患,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担忧,吁请“查查省下来的钱进了谁的腰包”。(《经济参考报》6月30日)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正因为做了用黄泥巴糊涵洞的亏心事,才会常被噩梦惊醒。但能坦言常被噩梦惊醒,起码还存有一份良知;而能揭曝真相,也不无勇气。对这名施工者,也许不必过于苛责。

  除了这名施工者,项目经理会做噩梦吗?工地监理会做噩梦吗?总监会做噩梦吗?在畸形利益驱动下,总有一些利欲熏心之徒,无视公共利益,他们眼里只有金钱,没有法规,只想着如何敛财。这些人是不会做噩梦的。

  诚然,铁路是百年工程,太兴铁路是公共财政投资项目,施工中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是对纳税人、出资人的犯罪。因此,确有必要查查施工单位偷工减料省下来的钱进了谁的腰包;施工单位当时是如何中标的。业主单位负责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动手殴打记者,背后可能存在链条性腐败。诸如此类,也该查查。

  在等待真相还原的节口,更让人痛心的是监理不作为和乱作为。一项工程最终完成,一般起码需要招标、承建、监理、验收这四个环节,只要任一环节不虚置,它就不可能出笼。如果说承建方偷工减料是问题工程的元凶,那么监理麻痹大意没有发现问题,则是帮凶;如果监理见利忘义,收了施工方好处而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则是不折不扣的合谋。

  报道中有一个细节,举报者向记者表示,用黄土当填料有时被工程监理人员发现造成停工,项目经理李有生会让他去“协调”驻工地监理,他自己去“协调”总监,通过“做工作”,监理对使用黄土回填也视而不见了,而项目部则一一签字验收。这说明监理人员一开始并没有渎职,后来才背叛职责。所谓“协调”二字,耐人寻味——用什么协调的,如何协调的,为何一协调就故意放行,其中有无利益输送?很显然,监理不监理,主观上就扮演了沆瀣一气的角色。

  其实,铁路施工造假也有先例。如新华社曾报道,“靖宇至松江河线工程”这个总投资23亿元的重要铁路项目,居然由“骗子承包、厨子施工”,被层层转包、违规分包给一家冒牌公司和几个完全不懂建桥的包工头。铁路基座所用的混凝土,被掺杂大量石块,连废渣都呼呼往里堆。连施工人员都承认“将来这趟火车通了,我可不敢坐”。

  《刑法》明确规定:“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问题是,不能等到出事故了才处理,而应从一开始就严格把关,比如问题施工单位不能中标,在施工过程中监理必须忠于职守等。近年来,监理人员因渎职而获刑的案例时有发生,为何相关人员总是放弃应尽责任?

  除了施工者,谁更该被噩梦惊醒?如果他们不惊醒不害怕,又该如何是好?应该用依法严惩来遏制丧尽天良的相关人员。这起“连豆腐渣都不如,会出大问题”的问题工程,除了上级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司法机关也该出手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4年07月0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