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搜索:
是否抢工期 领导说了算?
吴言
【该文章阅读量:1072次】

    几天前,有地方媒体和中央媒体先后报道说,武汉市为了让二七长江大桥于2011年最后一天通车,不顾质量抢工期。记者在现场看得真真切切,但马上有地方媒体请专家现身说法,说他们采用了一系列先进技术,把大桥造得很优质,不存在抢工期问题。

    大桥到底抢了工期没有呢?当初武汉上报的工期是3年,国家发改委批复的工期是4年,大桥于2008年7月开工建设,按武汉的想法应于2011年7月通车,按国家发改委批复可于2012年7月通车。去年10月适逢辛亥革命100周年,武汉有意让二七长江大桥作为献礼工程,于去年9月底通车,但没有成功。现在急匆匆通车,比国家发改委批复提前7个月,也足证当初3年建成通车的打算是多么急躁冒进。

    到武汉二七长江大桥上看一看,现场不说假话。《中国青年报》记者到了现场,看到一派“大干快上”的忙乱景象,连大桥“业主代表”易江鸿也迷惑不解:“没有办法,为什么总提工期呢?”大桥宣布通车3天后,笔者也上桥体验了一下,发现不仅引桥、匝道和其他配套工程尚在施工,大桥主桥墩顶上悬垂到桥面的钢缆仍在风中摇摆,也有施工人员忙活,显示施工尚未完全告竣。

    抢工期非独武汉独有,它在当下中国是一种通病。2009年武广高铁武汉火车站要献礼,于是抢工期,领导对抢出来的站内地砖不满意,全部敲掉重铺。到了2011年7月,京沪高铁开通仅10天后,南京南站北广场数千平方米地砖就被施工人员全部敲碎,建设方解释,那是为赶在“七一”前通车而建的“临时设施”——我们不仅抢工期,而且不把抢工期视为一种病,而视之为需要,习以为常。

    抢工期形式上是施工方在抢,但他们显然是秉承长官意志,领导才是“抢”的命令发布者。有人将领导动机分成了三种情形:畸形政绩观、向重要纪念日或节假日献礼、民生需要。畸形政绩观自然见不得光,献礼又据说跟中国人的“十景病”文化有些联系,民生需要则冠冕堂皇些。但说穿了,三种情形都是权力作祟:工期事关工程质量及劳动者权益,官员干涉工期,无非是证明了权力凌驾于一切之上。

    要制止抢工期的乱象,关键在于约束权力,防止领导拍脑袋、瞎指挥。2009年国家七部委出台了《关于加强重大工程安全质量保障措施的通知》,严禁领导干部不顾客观规律而随意干预工期调整。但这份文件有一个漏洞,就是把“严禁”的措辞当成了令行禁止的实际效果。如果领导干部不听话,七部委怎么办?武汉有座白沙洲长江大桥,建成10年间翻修25次,其中就有抢工期的问题。后来揪出了贪官,贪官面临牢狱之灾,而曾经下令赶工期的领导却无事一身轻。    

    由此可见,约束权力决非易事。约束权力,本质上应当属于所谓“顶层设计”,这需要我们攻坚克难。如果我们因为难而不去做,约束权力就是一句空话,制止抢工期自然心想事不成。比如白沙洲长江大桥抢工期,按理是武汉市的前车之鉴,但现在二七长江大桥再抢工期,证明一切还是领导说了算。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2年01月0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