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
搜索:
“短命高速”让政府公信力再受伤
张鹏
【该文章阅读量:1094次】

    投资87亿多元建设的甘肃省天水至定西段高速公路,是连接我国东、中、西部的骨干道路——连霍(连云港至霍尔果斯)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通车不到半年竟出现坑槽、裂缝、沉降等重大病害,部分路段不得不铲除重铺,当地居民将其称为“豆腐渣工程”。

    稍微了解甘肃的人,都知道天定高速之于甘肃经济发展的重大意义。其东至庆阳、平凉、天水、陇南,西可辐射定西、兰州、白银等市,向南可接成县连接武都,进入大西南,向北可向陕西延伸。其对破解甘肃发展之交通瓶颈,增加东进西出的货运,发展现代物流,振兴甘肃东部区域经济,均有深远影响。

    一度,这条西部新高速被寄予厚望。孰料,通车不到3个月,竟已病入沉疴,被迫重修。从目前已披露的信息来看,天定高速之病因有三:一者,造价偏低,先天“营养不良”;二者,赶工期,欲速则不达。三者;监管失效,形同虚设。

    “缺钱”是客观原因。在欠发达的西部地区修路,是一件难事。修高速路一次性投资规模大、资金回收周期长,远非一省财力所能为。加之西部车流少,相较东南沿海,很难吸引到外部资金。天定高速路的资金来源中,国家安排中央专项基金16.02亿元,其余资金由甘肃省财政、省公路建设资金和国内银行贷款筹集。全长235公里的天定高速,预算总投资87.5亿元,这意味着地方财政要承担大头。随着原材料、土地使用相关税费、人工费用的不断上涨,高速路的造价也不断提升。有数据显示,京珠高速公路粤境南段,有的地段,每公里仅土地使用的税费就达3500万元以上;而天定高速路平均每公里造价约3700万元。

    相比于“造价低”,赶工期和监管不严,是更重要的原因。

    甘肃省交通厅工程处官员在回答记者“为何冬天还要铺沥青路面”的提问时说:“这不是我说的,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为了赶工期,从而忽略对质量的追求,这在诸如地铁坍陷等事故中并不鲜见。尽管我们已经为“高速度”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但是,赶工期依然是交通道路建设中无法摆脱的“紧箍咒”。上述官员坦言,浇筑沥青的最佳时间是7、8、9月,可为了赶工期,部分路段不得不在冬天铺沥青。专家的初步调查结论也显示,不良环境下的施工,为路面出现坑槽埋下隐患。

    倘若以上两条“事出有因”,监管单位形同虚设,导致无效监管,就决不能姑息。作为监理单位的甘肃省交通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难辞其咎——病因早已种下,为何监管者却毫无察觉,使其“顺利通车”?而这一切的背后,受伤害的是地方政府的公信力。

    天定高速路问题曝光后,舆论纷纷质疑,其中是否有人祸因素?是否存在贪腐?对此,地方政府不能回避,也不应回避。可遗憾的是,27日省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对此避而不谈。显然,这引起了舆论的再度不满,网络上的各种质疑和批评不绝于耳。

    其实,此类舆论监督事件,“拖”和“瞒”是不解决问题的,不要以为“拖”一时风平浪静,“拖”一步海阔天空。殊不知在一次次的傲慢和懈怠中,消耗的是公众的信任,是政府的公信力,抬升的是执政成本。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1年09月2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