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3日
搜索:
湖州病死猪事件背后有哪些“黑洞”
【该文章阅读量:66次】

财新网】意见领袖(记者 周东旭)背景:8月30日,经过举报人的努力,借助中央环保督察组契机,浙江湖州市三天门大银山掩埋多年的大量死猪得以挖出。这一问题已经困扰该地多年。9月11日,湖州市启动相关追责问责程序,表示将进一步加大调查和侦查的力度,一查到底,对查实的情况进行严肃处理。

至今,病死猪事件真相依旧未明。公安机关初步查明,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间,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中心有限公司在处置病死猪过程中,受利益驱动,在时任负责人施政(因另案已被判刑服刑)指使下,将全市运至该公司应该焚烧处置的部分病死猪拉至大银山予以掩埋。据公安机关初步侦查和犯罪嫌疑人交待,湖州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病死动物储藏冷库容量为50吨,作案过程中先后6次满库后拉出掩埋,累计掩埋数量约300吨。

目前,公安部门已对此案立案调查,并刑事拘留5名犯罪嫌疑人,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不过,初步调查结果与举报内容存在一定出入。举报人认为是设在湖州市星鸿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处置有限公司(下称星鸿公司)厂区内的浙江悟能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悟能公司)违法掩埋病死猪。当地政府8月下旬接到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举报后曾公布调查结论:未发现被举报企业有掩埋方式处置情况,也未发现掩埋场地。工医废物处置中心、星鸿公司,以及悟能公司,到底是什么关系,错综复杂的背后,是否还掩盖了其他违法行为,目前仍然不清楚(详见财新网报道:湖州埋死猪事件相关公司关系复杂 尚在继续排查 )。

所谓企业“受利益驱动”,事实究竟是怎样的?问责启动,又有哪些职能部门可能存在失察或渎职行为?

【意见领袖观点】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主任马军介绍,病死猪无害化处理需要特定的设施建设,有一定技术门槛,成本较高,如果将其掩埋,不做无害化处理,可以节省大量成本,加之病死猪数量庞大,很容易形成暴利,在利益的驱使下,有关企业或人员难免铤而走险。

“与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类似的是危险废弃物处置,也非常严重,少数具备处理资质的企业,很可能在暴利的诱惑下,做一些违法违规的事。”马军说。

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是各国的普遍做法。无害化处理区别于传统的扔弃、掩埋等手段,是指用物理、化学等方法处理病死及病害动物和相关动物产品,消灭其所携带的病原体,消除危害的过程。根据2017年7月农业部印发的《病死及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无害化处理主要有焚烧法、化制法、高温法、深埋法、硫酸分解法。

所以,湖州病死猪事件一方面是环境污染问题,另一方面也是病死禽畜如何处理的问题。目前,涉及病死动物处理的法律法规主要有《动物防疫法》《病害动物和病害动物产品生物安全处理规程》《病死及死因不明动物处置办法(试行)》等。

马军介绍,病死猪等处理方式原来比较粗放,2013年“黄浦江万头死猪浮尸”事件之后,这一问题突显,2013年5月国务院召开的常务会议决定抓紧建立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机制,病死猪无害化处理逐步加强。在此之前,对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的激励主要是通过财政补助,比如,对进入屠宰环节的病死猪损失财政补贴标准为每头800元,对养殖环节的病害猪损失补贴为每头80元。

2013年,农业部颁布《建立病死猪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试点方案》。一方面,要求成规模的养殖场、养殖小区等直接对病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另一方面,可以采取政府直接负责运转或企业化运作等多种模式,建设无害化处理厂。更重要的是,在原有无害化处理补贴基础上,试点省要对养殖场所建设无害化处理设施设备等给予适当补助,并加大对专业化无害化处理厂的投入力度。

自此,集中化的病死猪无害化处理中心建设浪潮开始出现,有的项目报告是以事业编制形式申请,有的则是企业化运作,各地的形式各异。从管理体制上看,目前,负责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的审批监管单位主要是农业部门下属的畜牧管理机构和动物卫生监督机构。

不过,之前的管理体系却较为分散,养殖环节与屠宰环节的区分管理,延续多年。比如,2011年修订的《生猪屠宰管理条例》依然延续了原有划分,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商务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生猪屠宰活动的监督管理,2016年的修订则与养殖一样,将屠宰领域的监管职责也统一为地方政府畜牧兽医主管部门。自然,屠宰环节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项目建设费用的财政支持以及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补贴等管理权限,也相应转变。在此之前,不少地方商务局的负责人因为套取病害猪无害化处理专项财政补贴被查处,甚至,有的地方检察院还开展了专门针对此的渎职查处行动。

另外,2014年6月,环保部在回复黑龙江省环境保护厅的《请示》时认定,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项目由农业部门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技术规范进行监管,可以实现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和环境污染防控的目的,不宜再认定为危险废物集中处置项目。这意味着,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项目的审核监管等逐步统一到农业部门。

随着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项目在管理体制上的逐步统一,也便可逐步明晰其监管职责。虽然病死猪管理体制有一定变动,但对于湖州病死猪事件,究竟哪些部门未能尽到相关责任,甚至是否有个别人员与相关企业沆瀣一气,恐怕亦不难理清。

据财新记者了解,2009年,湖州市畜牧兽医局上报《湖州市病死(害)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建设项目》的申请,获得浙江省农业厅批准,以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公司为项目建设单位,实施湖州市病死(害)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项目。该项目于2012 年 8 月投入试运行,同时成立“湖州市病死害动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独立运营该项目。一度,湖州的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还被视为极具代表性的典型范例。

“关键还是把关不严,监管过于宽松,如果能够做到严格管理,应该没有机会那么长时间去做大规模的违法掩埋行为。”马军说,和其他领域一样,尽管都知道监管有漏洞,可能还不只是涉及违法违规企业利益,甚至还可能牵涉到个别监管人员利益,甚至部门利益,但“漏洞本身又不可能完全避免,所以,这时就急需具有力度的社会监督。”

令人遗憾的是,社会不是没有监督,关于病死猪掩埋带来的环境污染,之前早就有过举报,要么是查处浮于表面,结论不能服众,要么就是不作为,直到中央环保督察组到来。马军认为,中央环保督察接收了大量环保投诉,有些投诉是常年的、反复的,一直得不到解决,这体现出中央环保督察的价值和力量。但是,“也应警醒,环保督察不可能覆盖全部问题,最后还是有赖于属地管理,如何利用环保督察推动地方环保机制的改变,使其有能力解决地方环保问题,是未来应该重点思考的方向之一。”

“打破地方环保不力局面,核心还是要靠环境法治,依据法规建立机制,该处置的要依法处置。”马军说。“黄浦江万头死猪浮尸”事件突显出无害化处理成本与处置能力问题,经过近年来国家层面以及地方的大力投入,被视为重点民生工程的公益性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等逐渐增多,类似事件不应一再上演。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