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医院院长贪腐过亿,也让人开了眼
刘雪松
【该文章阅读量:631次】

如果加上100套房、100个停车位的价值,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的受贿额度,总计便达到了将近1.2亿元。短短9年时间,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能够暴富到这等地步,难怪人们惊呼:看病贵是有道理的。

很多人认为,王天朝是贪在权上,不是贪在医上。这话对,也不对。根据最高检通报,王天朝这些钱财,是利用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之便,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而来的。

作为副厅级院长,王天朝的逾亿钱财,显然不可能是取自于病人身上的红包。但是,王天朝的权力,须臾都离不开一个医字。按照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基本规律,这1.2亿,无不都在求医的门槛上分摊开来。这1.2亿,是过去、现在、甚至未来一个时期内,这家医院病人救命钱中的一部分。它只不过通过基建的成本、设备的成本、下属的供奉,将患者的救命钱转换了权力的收益。

当然,一个医院院长的堕落,并不意味着这个行业的羽翼都变了颜色。但从王天朝这个院长的身上,却能够让人感受到现行的医疗体制、医权监管,有着明显没被堵住的黑洞。如果这两个漏洞门户洞开,那么,“不拿红包承诺书”之类的规则,执行得再好,都无法减轻病患身上沉重的负担。

如果不是主政云南的白恩培被中纪委宣布“接受组织调查”,这个在此之前十多天还挂在公示栏上第一位、拟任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的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便完全有可能如期走向更高的职位,并且完全有可能在日后贪得更多。

像王天朝这样的“老虎”,未必直接为病人开药方,未必会收家属的红包,但他们暴得的财富,却无不来自手中的医权。而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手中有医权,他们有更多的机会与更高的权力贴得更近,更容易成为监管部门灯下的死角。根据报道,白恩培主政云南期间,王天朝主动成立了领导保健组,两人的关系在圈内是公开的秘密。这种不健康的医权关系,实际上是王天朝用手中包括医疗资源在内的医权,与官权身体健康之间的一种兑换关系。

解决看病贵,如果在医疗改革的机制上暂时还拿不出高招,不妨从所有够得上医与药的权力监管着手。如果法治的监管还不给王天朝们刮骨疗毒,实在对不起那些在病痛中挣扎、呻吟的生命。

来源:新京报新媒体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