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19日
搜索:
给力的提速降费还是要靠开放市场
南都短评
【该文章阅读量:676次】

11月20日,工信部等16部门发布《关于发挥民间投资作用 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指出,“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电信业,深入推进提速降费”。

又来推进提速降费,这事儿从2012年推到现在,最大的成就是,今年9月1日开始三大电信巨头全面取消了国内手机长途和漫游通话费。这个新闻,要是给00后看,人家都不一定能看懂怎么回事,可能还会在听了一半解释过后,就不耐烦地反问:直接用FaceTim e和微信语音通话不就行了吗?是的,Wi-Fi视频通话早就大幅度取代语音通话了,把国内手机长途和漫游通话费这两项日薄西山的业务切掉,无论对消费者还是运营商影响都不大。

除了长途漫游费的取消,另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是月底流量不清零,当时为了争取到这一点,还搬出了“吃不完的鸡腿还不给打包走啊?”的比喻。结果现在的状况是,鸡腿吃不完是可以打包走了,可大家平均饭量是十个鸡腿,普通套餐里就两个,堂食还不够吃呢,拿什么打包?即使是高端套餐,配套流量一般只有700M左右。如果要大流量套餐,要么是凌晨的闲时流量多,要么是套餐里的语音通话时间极少。所以,大多数人的选择就是不断买流量包,可是流量包都不便宜,甚至因为使用量越来越多,有些运营商的流量价格不降反升,月底流量不清零变成了鸡肋。

很多人将提速降费的希望寄托在国企混改。这也不是没道理,毕竟,以往三大巨头的行政管理色彩太浓厚,这对于运行效率肯定有不小的影响。混改当然是有帮助的,譬如联通披露的混改方案,提出改革完成后联通占股大约36.67%,而新引进的战略投资者能占到35.19%。股东的多元化对于推动现代企业模式的建立以及作出公司决策,的确会有更市场化的影响,可这与提速降费不能划等号。三大巨头的低效是有国企体制本身的原因,但价格高、服务质量低的根子不在这儿,而在实际垄断那里。垄断可以让三巨头根本不用讨好消费者。何况企业天然趋利,股东的职责是对公司盈利负责,即使多元化了,如果仍然不需要讨好消费者就能获利,恐怕提速降费的意愿也不会太强。

混改是好,但要建立在打破垄断的基础上,才能有更好的效果,否则还是白搭。打破垄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开放竞争,2010年就提出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电信业,做过的诸如虚拟电信运营商之类的尝试,之所以偃旗息鼓,就是因为其没有获得建设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的资质,也就是没有自建物理网络的资格,要开展业务就必须租三大巨头的物理网络。基础设施都在别人手上,顶多做做差异化服务。要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就要把自建物理网络的资格先向市场放开。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