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搜索:
公务员薪酬改革呼唤薪酬公开机制
吕建新
【该文章阅读量:1362次】

  近两年来,为公务员加薪的呼声日渐高涨,多位政协委员为此递交专项提案,网络上曝光的公务员工资条也让人惊呼:这么一点工资,国家公仆们如何维持生活?高薪养廉似乎成为唯一的出路。但是,一提到为公务员涨工资,随之而来的是民众潮水般的怒骂声:薪酬低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这样的服务水平反而应该倒扣你们的钱!你觉得薪酬低,怎么还赖在公务员位置上!

  双方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各执一词,貌似有各自的道理。提出公务员加薪的看起来很客观,摆数据讲道理,核心意思是公务员属于中高级脑力劳动者,收入理应高于社会平均水平,但现在还有差距;坚持公务员不能加薪的则直接反击,公务员实际薪酬已经很高了,而且,一个不直接创造社会财富的职业,怎么能拿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工资呢?

  我们无法准确知道公务员的收入水平是高还是低,也无法给予客观的结论,因而只能依靠每个人的主观判断,即使这样的判断无法反映真实情况,但从大多数人的意见中仍然能够推断出矛盾的核心。对此话题,FESCO开展了相应的调研,需要说明的是,本次调研的对象并非公务员,而是普通的企业员工,调研的初衷想法是“你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决定了别人对你的态度”。调研共收集507份样本,其中有效样本481份,有效率94.9%。

  企业员工认为基本工资只是公务员收入中的零头

  说到薪酬,公务员自己认为是发到手的工资,但别人可不这样认为。如图一所示,在企业员工眼中,只有4%的人认为基本工资是公务员收入的主体部分,排在倒数第二。他们认为公务员薪酬中最有吸引力的分别是医保/养老/公积金、分配住房、灰色收入,选择比例要远远高于基本工资的比例,甚至排在后边的奖金、三公消费、黑色收入的比例也比基本工资高。

  这反映出企业员工首先认为公务员的待遇很稳定,享受着明显好于普通工作者的社会保障,而且还可能因获得住房而一下子拉开差距;其二,企业员工认为公务员拿到手的现金收入并不像基本工资那么低,存在着普遍的灰色收入现象,而且奖金也很丰厚;其三,企业员工认为公务员的收入是不正当的,被曝光的和坊间传言一部分公务员的黑色收入让整个公务员收入变黑。

  公务员低基本工资+其他收入=高整体工资

  对于多次曝光出的公务员基本工资水平很低的情况,企业员工并没有表现出强烈质疑,调研也反映出这一点。如图二所示,认为公务员基本工资水平比自己低的人数更多。只有5.6%的企业员工认为公务员基本工资比自己高很多,13.7%认为高一些,对比之下12.2%的企业员工认为公务员工资比自己低很多,21.9%的员工认为低一些。

  但是,企业员工对公务员整体工资水平却给予了完全不同的评价,认为公务员整体工资水平比自己高的人数大幅增加。30.6%的企业员工认为公务员整体工资比自己高很多,44.1%认为高一些,对比之下只有0.8%的企业员工认为公务员整体工资比自己低很多,4%的企业员工认为低一些。

  不考虑薪酬,稳定性可以为公务员职位的吸引力明显加分

  企业员工普遍认为基本工资之外的收入才是公务员整体收入中更重要的部分,近期反腐倡廉、厉行节约风暴之下公务员的抱怨也恰恰证实了这一点。在这样的打压力度下,即使公务员收入水平真的下降到了社会平均工资以下,仍然不能下结论说公务员职位是缺乏吸引力的,因为收入只是职位吸引力的一部分。如图三所示,在企业员工眼中,除了薪酬外,工作稳定是公务员职位最有吸引力的因素,有81.5%的企业员工选择,其后的三项,社会地位高、更容易积累社会资源、工作轻松也有超过1/3的企业员工选择。

  但是,一个职业的吸引力往往与其局限性是共生的。如工作稳定性必然造成在岗位晋升需要论资排辈,68.5%的企业员工认为这是公务员工作的最大局限,其次的主要原因还包括由于内部政治斗争而必须站队、自身能力受限得不到发挥。工作压力大、不规律饮食虽然也被选择,但不是重要的考虑因素。相比之下,公务员职位的局限在大企业中同样存在,因此这些因素并没有显著拉低公务员职位的吸引力,反而是稳定性高、社会地位高的优势表现更明显。

  国考过热表明现阶段没有必要提升公务员基本工资水平

  通过以上的分析,虽然不知道公务员确切的薪酬水平,但我们仍然可以得到如下结论:公务员基本工资较低,但整体薪酬较高,这即使不是发生在每一个公务员身上的,但也是普遍的现象。为公务员加薪集中在加基本工资,而抑制公务员薪酬的观点指的是控制整体薪酬,这两点并不矛盾,因而更明确的争议是操作的先后顺序。

  公务员工资改革是人所共识必须要做的事,那么该何时调整呢?这个问题应该交给人才供需市场。仅以国考为例,如图四所示,近十年来我国招收公务员人数虽然每年递增,但远远赶不上报考公务员的人数增长,导致同一个岗位的竞争日趋激烈,2005年平均每个岗位的竞争人数达到37.5人,随后几年快速上升,到2010年和2011年达到峰值,平均每个岗位的竞争人数超过90人。近三年来岗位竞争激烈程度虽然有所回落,但仍然位于高位,超过70人竞争一个职位,且报考总人数仍然在增长。数据说明公务员人才市场处于供远大于求的局面,这种局面下没有必要提升公务员工资水平。至于公务员工资应该定在什么样的水平,究竟高于还是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则更是以后的事情。

  公务员收入的尖锐争论反映出我国在转型阶段对社会公平的渴望,方向是好的,但一个前提条件不能忘记:我们应该站在信息更公开的立场上作决策。

  如果基础数据都是缺失的,那么很难得到公平的解决方案。连国家定期发布的社会平均工资都备受质疑,那么从来都没有公开过的公务员收入又怎么能得到认同呢?信息的缺失使得人们更倾向于向自己所希望、所想象的方向解读,因而造成更大的社会不公平。这对社会大众来说是不公平的,他们无法通过花多大成本雇佣了公务员来判断获得的公务服务是否值得;这对公务员来说也是不公平的,那些获得灰色、黑色收入的公务员制造了内部不公平,并且引诱着一心为民的公务员坠入一心为己的深渊。

  公务员薪酬改革呼唤更公开的信息发布机制,否则企业员工的抱怨是盲目的,公务员的抱怨是盲目的,大量一心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想法也是盲目的。

  (作者为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

来源:中国新时代       来源日期:2014年05月0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