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搜索:
核实“副司长”身份不该这么费劲
梁江涛
【该文章阅读量:1348次】

39岁男子邹斌勇自称是国家发改委的副司长,多年来以此身份结交一些官场及商场上的朋友。多名受骗人称,他们刚开始与邹接触都是通过熟悉信任的人。不少人把他捧为上宾,不时地送钱送礼。邹斌勇承认自己不是副司长,并称自己只是在发改委底下的一个部门做过临时工。(5月21日新华网)

一个“山寨副司长”,拜的人多了,假菩萨也成真菩萨了。报道说,自2004 年后,邹斌勇就冒充发改委官员行骗,那么,何以七年后才露出马脚? 固然,其中有人发现受骗后碍于面子不声张,甚至有人让他写了保证书别再为恶, 可要搞清楚“副司长”的真面目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受骗人从怀疑到最终证实邹斌勇确实是个打着发改委旗号招摇撞骗的骗子,不仅找朋友打听、通过律师、公安等方面调查,而且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核实一个“有名有姓”的国家机关公务员何以这么费劲?

要从官方正式渠道核实一名国家机关的副司长确实有难度,毕竟机关大,副司长或副司局级别的官员不在少数,没有公开的平台可以直接查询,而熟人朋友打听来的信息以讹传讹,准确性大打折扣, 何况受人事变动等等动态因素影响,口口相传很不靠谱。

去年9月清华大学法学院女研究生李燕向国土资源部、科技部和教育部申请公开“副部长分管部门、兼职状况及负责联系的单位”等信息被拒绝后,向法院递交行政诉状,要求法院裁判上述三部门履行信息公开义务。最终以三部委公开副部长分管工作信息、清华女研究生撤诉结束这场官司。今年4月中旬,上海交大研究生雷闯向中央53 个部门提申请要求公布各部长工资,尚未有结果。部级官员的相关信息公开如此之不易,可见要搞清楚一位副司长的情况何其难也。因此,将“山寨副司长”打回原形颇费周折,就不足为怪了。

前不久,温总理要求所有政府工作都要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事项,一律向社会公开。如果发改委的官员,从领导到中层再到处室的办事人员,将他们与任职的内设机构职责、办事程序等对号入座,一并在自家网站上公之于众,办事者就能按图索骥,既方便基层,又广而告之,那么,“山寨副司长”、“不用去发改委上班”、“每年有40天的假期”、“很多年度报告、政策规划由他在家或是宾馆里完成”等谎言早已不攻自破。

固然,受骗者有其自身不可推诿的责任,但“山寨副司长”混迹七年,政府部门应有所反思,不能总让公民像侦破疑难案件那样去证实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不能总要公民申请逼着公开。

来源:羊城晚报      来源日期:2012年05月2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