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搜索:
“醉酒致休庭”,被清除出法官队伍不冤
刘昌松
【该文章阅读量:61次】

近日,湖南永州中级法院官方微博通报,该市东安县法院法官魏凯扬“醉酒致休庭”事件,东安县法院决定对魏凯扬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提请县人大常委会免去其东安县法院审判员、芦洪市(镇派出法庭)副庭长职务,报请县委同意调离法院系统。(11月12日澎湃新闻网)

该事件在舆论场中引起较大反响。有人认为,仅仅只是午餐陪人饮酒,后果也只是下午开庭未成,而不是公款吃喝,也不属于司法腐败,批评教育一下即可,没必要给予处分;即使给予处分,记大过已足,清除出法官队伍就太重了;有人却认为,魏凯扬身为法官,职责意识太差,处罚还轻了,应开除公职。我的观点是,“醉酒致休庭”,被清除出法官队伍不冤!但仅以此事由开除公职,理由尚不充分。

先说说“记过调离”冤不冤。根据官微通报,魏凯扬是应同学杨某某邀请,陪同从广州回东安的同学邓某某、唐某中午饮酒,导致下午开庭不能正常进行而休庭。有网友之所以认为处罚太重,恐怕同对通报这段话的理解有关———偶尔出差归来自无必要聚餐相见,邓某某、唐某同学应是长期在广州工作,难得回县城一次,“有朋自远方回”,为其接风洗尘,应为人之常情;加之不是主动安排为同学接风,而是另有同学邀请,不去参加确实难为情,至少是被动的;聚餐饮酒的都是同学,总不能为了工作,连朋友也不要了。

这是从情理角度上讲,似有可原宥之处,却未讲法纪之理。别的先不说,为了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湖南省高院去年7月专门出台了《关于禁酒的八条规定》,其中明确:“严禁法院工作人员在工作时间和工作日早、中餐饮酒。”这可是绝对红线,理应严格遵守,但魏法官没有半点犯忌意识,工作日的中餐酒不仅饮了还醉了,也误了工作。上述规定指出,违反该规定的行为均应严厉责罚,视情节轻重分别给予不同处分。因此,从政纪角度对魏法官的处理不冤。

从法律角度讲,法庭开庭审案是最严肃的事情。法律规定,原告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可按撤诉处理;被告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可缺席审判。如果原告、被告都按时到庭,而法官无正当理由不到庭,或者到庭后因醉酒而在庭上睡去,会有什么后果?最直接的后果是,只能休庭另定日期审理,本事件即导致了这样的后果。醉酒导致休庭,当然不是正当理由所致,对当事法官也应有处罚。《法官法》即规定,法官“不得拖延办案,贻误工作”;违反该规定的,轻者给予处分,重者可追究刑事责任。因此,东安县法院决定给予魏法官记大过处分,于法有据,也不冤枉。

至于法院同时决定提请县人大常委会免去魏的审判职务,这本身并不是处分而是工作变动,因为《法官法》规定的处分种类只有“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免职不是。按法律规定,县法院审判员、副庭长职务,由县法院院长提请同级人大常委会任命,同样也由院长提请作相应免职。按通报的提法,魏法官“违反了工作纪律,损害了法官形象,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法院领导认为其不适合仍在法官位置上任职,提请免职,理由充分,程序正当,亦无不妥。至于调离法院后到何处任职,法院报请党的组织部门安排,也符合组织原则。

再说说若“开除公职”是否就妥。我认为,处分轻重也应讲究行政法上的比例原则,不能只要违反纪律,就顶格处分。《法官法》规定的违法违纪表现一共有13项,处分有6个等级,应据情选择适用。拿“拖延办案,贻误工作”为例,也有故意拖延或者过失拖延之分,前重后轻,因饮酒误事大致还是过失范畴,同故意拖着不办还是有区别的;拖着不办,也有拖的时间长短之别,拖一年甚至几年同拖上一月几月也有区别,因醉酒延期审理,导致拖延时间有限,因此,当事法院若给予魏法官开除处分,虽让部分网友解气,但对魏法官并不公正,也不符合法治原则。

当然,我也不认为当事法院对此事件的处理全然正确,没有值得商榷之处。从媒体披露的信息来看,11月5日、6日网友微博披露此事,11月6日下午当事法院官微即发声,称法院党委高度重视,已安排纪检调查;11月7日凌晨官微即通报上述处理决定,反应还算迅速,但“醉酒致休庭”之事发生于今年8月22日,距现在已快3个月了,难道相关当事人一直未将此事向法院反映过,而是在两个多月后直接微博爆料了?

相应的问题便是:若没有网友微博视频爆料,尤其是媒体跟进报道,当事法院会否作出如此处理;即使处理,是否会如此迅速。对此,当事法院也应该倒查一下,向公众作出回应。毕竟,“法律的威慑力不在于其有多么严厉,而在于其后果不可避免”。有投诉即有反应;有违法即有查处,才算真正建立起了正常问责机制。

(作者系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