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3日
搜索:
甘肃天定高速通车两年变豆腐渣 调查结果难服众
胥辉
【该文章阅读量:1448次】

  天定高速的“质量门”会以17人被处罚而画上句号吗?在公众对调查结果不信服情况下,应考虑引入第三方介入调查

  一条高速公路,耗资87亿元,通车两年不到,返修两次,路面沉降不说,还每隔10米就有个洞。

  这条被当地居民称为“豆腐路”、“地洞路”的高速,近日再次引发强烈关注,不仅因为其质量问题,还因为质量背后的责任人和调查结果,一直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交代。

  这条路就是甘肃天定高速公路,全长235公里,连通甘肃境内的天水和定西两地,是贯穿我国东西部的重要大动脉连霍(连云港至霍尔果斯)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车时被列为甘肃创新型项目,如今却频遭质疑。

  两年不到两次塌陷

  天定高速公路第一次广受关注,是自2011年1月通车运行后,仅半年路面就出现了坑槽、裂缝、沉降等重大病害。

  在质量问题被曝光后,甘肃省交通运输厅责成施工方西安萌兴公司对质量问题进行返工处置,并承担约1.2亿元的返修费用。此后,便再无过多细节披露。

  当时的质量事故,被专家调查组初步认定,出现路面病害主要有进场原材料把关不严、施工单位施工过程控制不严、在不良环境下施工等三大原因,并称深入调查结果将通过适当方式向社会公布。

  没想到,时隔一年,从今年8月开始,这条“问题路”又有15处地基发生沉降,部分路段被隔离维修。

  8月13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天定高速公路上采访时看到,在陇西县境内马河镇往东的路面,不时有维修警示牌立在路中间,有的还拉上了隔离带。大小车辆不得不放慢速度,绕到里侧道行驶。靠路面外侧的部分车道,出现了3厘米以上的裂缝,路面明显倾斜、塌陷,一些大型维修车辆已经进入施工现场。接近陇西县城时,一块块路面已经被施工人员揭开,露出沙石层,有些排水涵洞也已破裂,周边泥沙外露。

  记者在陇西县收费口,见到一名经常跑这条线的小车司机,他气愤地说:“我交的是高速费,可走的是低速路。新修的路连年开挖,这路是怎么建的?又是怎么验收的?这条路投资这么大,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难道就没人过问?”

  面对不断出现质量问题的天定高速公路,连日来,当地公众要求查明真相、追究责任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迫于公众的不满和质疑,甘肃省交通厅工程处处长谈应鹏回应了第二次塌陷的原因,他认为:“今年的强降雨挺厉害,甘肃陇南地区降雨量特别大,降水比往年都多,这造成了天定高速陇西段的路面沉降。”

  言外之意,此次天定高速出现的问题,并非缘于工程质量问题,而是因为受到强降雨的影响。

  迟到的调查结果

  再次发生质量问题时,舆论并不满意“大雨所致”的解释,更多的质疑指向为何去年的质量事故迟迟没有公布处理结果。

  8月14日,甘肃省交通运输厅不得不首次公开通报2011年天定高速公路质量问题调查处理结果。通告称,17名责任人因此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或经济处罚,施工单位、监理单位也受到降低资质、罚款等处罚,天定高速公路部分路段出现的质量问题被认定为一级重大质量事故。

  受到处分的17名责任人包括西安萌兴公司天定项目部5人、作为建设单位的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工程处7人、作为监理单位的甘肃省交通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5人,受到的处分有行政开除、行政降级、行政记过、行政记大过、停止执业、党内警告、党内严重警告等。

  此外,施工方西安萌兴公司受到由路面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降为二级的行政处罚,且3年内不得在甘肃省公路建设市场进行投标。甘肃省交通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公路工程监理资质由甲级降为乙级,这一处罚已上报交通运输部待批,对该公司的100万元罚款已经收缴。甘肃省交通基建工程质量监督站向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作了书面检查。

  调查细节为何不公布?责任人分别应承担什么责任?除上述内容之外,交通厅并没有公布有关调查报告及调查细节。昨日,本报记者致电甘肃省交通厅,在多个部门的相互推诿之后,最后一负责宣传的人士直接挂断了电话。

  为何不公布调查细节?按照甘肃省交通运输厅相关人士的说法,交通厅无权公开调查结果。甘肃省交通运输厅纪检组长艾玉德曾在公开场合披露,天定高速公路部分路面出现质量问题的调查于2011年11月底完成。

  2012年1月18日,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在系统内部通报了调查处理结果。有关方面按照行政处罚程序和党纪政纪处分规定,对责任单位、责任人的行政处罚和党纪政纪处分,分别在2012年4月底和8月6日前落实到位。

  在公布的结果中,天定高速公路的质量问题被认定为一级重大质量事故。依据交通运输部《公路工程质量事故等级划分和报告制度》规定,具备“死亡30人以上;直接经济损失1000万元以上;特大型桥梁主体结构垮塌” 条件之一者,才能被定性为一级重大质量事故。天定高速不满足第一和第三项,因此可判定其经济损失在1000万元以上。

  如此遮遮掩掩的处理意见,并没有真正消除公众的疑虑。调查结果为何没及时向社会公布?甘肃省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向记者坦承,一方面是因为个别处罚条款尚未走完程序,另一方面是甘肃省个别部门不懂得新闻规律,不尊重公众的知情权。

  而这次仓促公布的处理意见,并没有涉及今年出现问题的标段。

  “豆腐高速”是怎样炼成的

  公开资料显示,天定高速公路于2006年12月15日开工,已于2011年5月31日正式实现通车。

  该项目建设总工期为4年,工程投资87.513亿元人民币。其中,路基部分划分为19个施工标段,总投资3854533897元。计划工期2007年11月至2009年11月,缺陷责任期两年。而发生沉陷等质量问题的路段则是由西安萌兴高等级公路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负责路基部分的第9标段。

  路线全长235公里,平均每公里造价约3700万元。这个造价贵不贵?一位高速公路投资公司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高速公路素有金桥银路之称,因标准不同,高速公路每公里造价约为2000万到1亿元不等。通常情况下,在我国一般平原和微丘区,高速公路平均每公里造价为3000万元左右,在山区,高速公路平均每公里造价接近4000万元。以此标准来看,天定高速不算贵。

  上述人士介绍,在高速公路的造价中,材料费用一般占到40%~50%,高速公路征地拆迁费用、通讯监控等交通设施费用在造价中也占有很大比重。“这只是一个常规数据,不过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压缩成本。例如有些路段由于转包次数太多,吃回扣的也就多,如此导致投资款项降低而不得不换用便宜材料。”他称,公开数据合理,但实际施工过程中的人为操作和“偷梁换柱”等手段,业内人士已司空见惯。

  据本报记者了解,参与天定高速设计、施工、监理的单位有75家之多。一位高速公路投资商告诉记者,如此之多的单位要经过多道招标和转包过程,这其实可能导致监管松散和建设资金缩水产生的质量隐患。

  该项目办常务副主任张志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修路时所用材料就单项而言都合格,可因为它们大都处于质量标准的“低限”,累积起来可能就会引发一些问题。

  既然最初认定是质量问题,为何不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天价投资的公路为何材料都采用质量标准的“低限”?相关部门在质量事故中应承担怎样的责任?这些未解问题,都因官方信息封闭而显得“神秘”。

  天定高速的“质量门”会以17人被处罚而画上句号吗?我们不得而知。但正如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所陈元龙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在公众对调查结果不信服的情况下,应该考虑引入第三方介入调查,保证提供和公开真实有效的信息。对于工程施工组织、监管部门是否完全按照程序,也应该有更深入的调查,“民生工程不可草草了事”。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来源日期:2012年08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