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1日
搜索:
主动公开财产为何会被同事疏远
张海英
【该文章阅读量:648次】

2013年提出财产公开提案,主动公开财产状况,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但镁光灯熄灭时,范松青也无法“放轻松”,他说,“要说没有压力,总有或多或少,有形无形压力。过去,同事之间很亲密、友好的关系,慢慢敬而远之。他们怕受到我的影响,盯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南方都市报》2月5日)

范松青被誉为广东官员财产公开“第一人”。自从他公布“愿做财产申报公开第一人”的宣言后,就有人说他“坏了官场的潜规则”,还有的说“这个政协副秘书长走到头了,回家卖红薯吧”。从今年2月4日起,范松青不再担任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之职,不过,不是因为“财产公开”,而是因为年龄问题。这也说明当年的宣言及主动公开财产,没有影响他的仕途。

范松青被疏远、被监督都在意料之中,因为他是官员队伍中的一个“异数”,破坏了官方的潜规则。他的遭遇表明,公务员队伍中的不少人不仅没有主动公开财产的意识,相反还有意疏远官员财产公开的推动者,并给他无形的压力。譬如,盯着范松青,观察他是否言行一致,有没有隐匿财产,或者说有没有腐败。

其实,无论是官员财产公开“第一人”,还是其他打破既得利益格局的改革推动者,在某些圈子里注定会比较孤单,因为影响了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就会被疏远、被孤立、被排斥。对此,“第一人”要有承受各种压力的心理准备,舆论和社会要为“第一人”提供多方面支撑,有关方面更要反思“第一人”被疏远的原因,并及时采取措施不让“第一人”被孤立。如此,才能鼓励更多人参与推动相关改革。

就范松青被疏远来说,不妨用三种假设来反思原因:

其一,假如官员财产公开全面推行,相信范松青不会被疏远。因为大家的财产都公开了,“待遇平等”,没有必要对范松青“另眼相看”。

其二,假如范松青是“一把手”,显然不会被疏远。在笔者看来,官员财产公开要想取得理想效果,必须要自上而下来推行,如果主要官员率先示范,其他官员也就无话可说。而我国目前试点官员财产公开的情况恰恰相反,都是在基层、小地方摸索,其阻力可想而知。

其三,假如对“第一人”有特殊的激励、保护机制,相信“范松青”们不会受委屈。像范松青这样的“第一人”,打破的是既得利益格局,会被一些人认为是“异数”,进而会遭遇疏远、排斥甚至报复。而激励、保护机制则是对“第一人”的一种补偿,能让“第一人”感受到我们在鼓励改革和进步。

笔者以为,虽然范松青因为“财产公开”而在官场遭遇疏远,但官员财产公开是大势所趋,范松青的个人努力也不会白费。当然,推动官员财产公开不能只依赖于个人勇气,而是要靠顶层设计、顶层推动。目前,我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已具雏形,即已落实申报与抽查,相信距离“公开”也不会太远了。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