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贪官升职所怕,正是民众反腐所期
刘雪松
【该文章阅读量:719次】

又一个巨腐的小官被拿下了。有北戴河的亿元科官马超群垫底,人们对于广州科官黄华辉贪腐8900万元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倒是被这个去年提拔至副处位置的官员提出辞职的动机给听醉了——怕升职需公示财产。

科官任上的黄华辉,据说敛财的方式主要来自旧村改造时,通过职务的便利,与村干部谈条件购买宅基地,然后将政府的补偿金卷到自己的口袋。

作为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土地整理部原副部长,黄华辉对于自己的职务提升是有自知之明的,说得难听点是怕败露了此前的贪腐。但尽管黄华辉一千个不愿意提升,但副处的官帽依然妥妥地戴在了他的头上,直到黄华辉提出辞职。

黄华辉被提升,至少表明他最担心的提至副处需要公示财产的程序,并没有在他身上正经走过。即便走过,走得也不正经。要不然,这说不清道不明的8900万元个人财产,就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去年夏天提升黄华辉时,应该是上上下下反腐正酣的时段,也是广东试点公示官员财产传得最热的阶段,但黄华辉被提拔与怕暴露财产而辞职,一方面说明,离公示财产的距离越近,贪腐的官员心里越怕。另一方面说明,以公示财产为手段的防腐机制和用人制度,如果形式大于内容,便依然是个“吓死胆小、撑死胆大”的稻草人。

贪腐8900万的小官巨贪黄华辉辞职,再次证明了官员财产公示是纯洁领导干部队伍的有效机制,是阻止官员贪腐的强大利器,关键看制度设计中敢不敢亮剑、什么时候亮剑、怎么亮剑。

对于黄华辉,哪怕在他的提拔过程中稍微动点真格让他亮亮家底,都不至于让他的财富积累到8900万。因此,黄华辉辞职动机之所以能够亮瞎了民众眼睛,只能说明相关部门对于领导干部的监管、提拔与任用,视力相当模糊。

作为广州国土房管局原局长李俊夫案的17名涉案官员之一,黄华辉的“上家”被查处,源于中央巡视组交办的线索。黄华辉最终倒在近亿大钞铺底的钱堆上,其实是躺在了民众利益的汗水上,更是倒在了当地监管部门对于领导干部权力运行的失控与失察上。

事实证明,黄华辉这类干部心里最怕的,恰恰是民众热切期盼的,是制度反腐最行之有效的。官员财产公示的呼声这么高,遇到的阻力这么大,此中的奥妙,就像“我家的表叔数不清”里唱的一样,谁都能猜出几分。再犹豫,表叔还真就更数不清了。

来源:新京报新媒体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1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