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1日
搜索:
改良政治生态,晒财产的官员才不孤独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3407次】

  “名下两套房产,一套集资建房,一套商品房,均在防城港巿。月收入5872元。爱人在三甲医院工作。有家庭轿车一辆”,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晒出这条信息的网友,微博认证身份是“广西防城港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何文凯。

  应当说,那更多是一时意气下的冲动表达:在看到一则冒知名主持人梁文道之名发起的“二十万悬赏清官”帖后,本就在微博上颇为活跃的现职官员何文凯,几句“求人肉”的转评几小时获得数百万阅读量,当事人一夜之间成为新闻人物。这一事出凑巧的插曲,在各方参与人士视角中,或许会有不同的理解。很难说那则冒名发出的“二十万悬赏”帖有多少恶意,而且至今也无迹可循,但之所以引来众多网友传播,也多少反馈出网友群体对官员清廉状况的某种不乐观。而这种并没有多少数据支撑的盲目悲观,却是不容忽视,且亟须得到回应的。检察官何文凯的“回击”引来更密集围观,公众心理中有好奇,可能多少也有些不敢相信。

  有官员晒财产,而且可以公开宣称自己清廉,经得起网友人肉,这一举动的标本意义,与在各地渐次推进、许久都杳无音讯的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形成某种呼应。官员群体的廉洁状况究竟如何,这个问题一直都有这样那样的估计,却一直都无法看到有说服力的权威数据、调查与信息公开。事实上,也正是如前所述的各种民间估计,由于所依凭的主要素材多是个案式官员贪腐案件的新闻报道,各种窝案、各种前“腐”后继、各种大老虎,确实可能会在感官上给公众一种官场不堪、整体溃败的模糊印象。但越是在这种状况下,就越需要在官员财产公示问题上有制度化的进展。个案式、偶发性的官员个体迎击财产追问,不仅给公众以“官场一缕清风”的安慰,同样也让制度再造与规则确立有更扎实、可见的支持力。2011年中国社科院《法治蓝皮书》的数据显示,70%的公职人员认为官员财产应当公开,对此持赞同态度的厅局级官员比例,更是高达91.3%,这同样很能说明问题。

  个案式的官员晒财产,可贵,但同样也会面临非常大的压力,不仅有同僚的非议,甚至有社会上的质疑“八项规定出来以前,和其他地方的官场一样,他曾在迎来送往之间,接受并赠送过土特产”,检察官何文凯“的确算不得清官”,但官员个体有勇气坦承对某种官场环境的无力,本身也算是一种抵抗。近来山西官场的大地震引来对该地“政治生态”的追问与反思。所谓“政治生态”出了问题,又何止某一个地方?各种迎来送往、礼尚往来,这种被异化的权力环境,需要制度化的架构梳理与再造,才能换来改良和改观的可能。能公开站出来晒财产,这样的官员难得且可贵,但要让这样的人在官场站得住、不孤单,却有赖于官场大环境以及政治生态的革故鼎新。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4年09月1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