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
搜索:
没有信息对称就没有理性监督
李劭强
【该文章阅读量:1589次】

中纪委官网20日上午晒出安徽省查处违反八项规定成绩单,文中称一年时间,100余万干部仅填报了约30万套房产信息。消息被转载后在网上引发热议,截至记者发稿,已有3.3万余条评论。上海网友“牵挂的乡愁”表示困惑:一个省有100万官员?100万官员只有30万套房?难道官员都群居?此帖一出便得到3200余网友支持。(4月20日《法制晚报》)

官员人均住房才0.3套,这样的居住标准岂不是人们期待的廉政样板?但常识和生活经验又告诉人们,这样的数字实在是太匪夷所思。很多人会怀疑自己的眼睛花了,少看了一个零。当公开的信息与人们的实际感受相差甚远,让人感觉有些魔幻现实主义时,人们的反应自然是戏谑。

新闻仅仅是对一个数据的报道和公开,这组数据到底与怎样的现实对应,人们不得而知。比如,100余万干部指的是何种级别的干部,是否包括一般公务员甚至事业单位人员,30万套住房的信息指的是何种住房等等,这些角度因为信息的不完整,还无法进行深入的解析。在信息有限而数据又反常时,人们可以选择等待,也可以选择调侃。当信息不对称时,舆论监督也便随之变得非理性。这是信息传播中的必然。

所以,面对网友的解读,数据统计方可能有万般滋味,但过错确实很难推到公众的头上。如果信息是充分的,他们就会感到自己的知情权得到了满足,并对事情作出主动的判断;而如果信息是匮乏的,他们就会感到自己被蒙蔽,便会以情绪化的反馈作为一种回应。解读空间狭窄衍生出来的种种猜想,其核心在于信息本身的模糊,尤其是对于财产申报制度而言,制度推进得不及时本身就加剧了人们的不信任,在此基础上呈现出来的申报信息,如果与民众的观感大相径庭,且缺少详细资料,取信于民自然困难。

在强调舆论监督要理性时,必须再重申一个基本的常识:没有信息对称,就没有理性监督。在官员财产申报时,所谓的信息对称至少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官员申报情况和真实情况的对称。如果,官员在财产申报时弄虚作假,而且还毫无忌惮地弄出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数据,那么结果只能是贻笑大方。二是,申报情况与公众知情之间的对称。官员申报的情况应该在多大范围内公开,公众的知情权应该得到怎样的满足?这其实是一个没有争议的问题。但在实际的操作中,却常常成为难题。如果官员申报的内容都无法向公众公开,公众的监督又何来理性可言?

当然,实现信息对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不是号召号召就可以实现的。所以,必须通过制度设计让官员财产申报顺利地实现信息对称:明确申报的主体和内容,规范申报的形式和格式,明确公开的范围和内容,强调虚报的后果和处罚。如此,人们再看到官员财产申报信息数据时,才不会带着妖魔化的视角随意解读。

来源:长江商报      来源日期:2014年04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