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财产申报别卡在“执行末端”上
温江桦
【该文章阅读量:1361次】

  时下多地官员财产申报进程都在提速,但官员财产透明化,遭遇不少潜在阻力。广东某央企副处级干部黄锡唐就表示:单位发放的财产申报表上,仅设置3到4行可填住房数量,“让我们很难如实填写”。(4月3日《华夏时报》)

  表格短,竟成了官员财产申报的“拦路虎”,迫使官员不得不“造假”,当真是一则笑话。表格有限,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怎会被一个小小的表格束缚住呢?即便表格容量小,涉事官员也可“解放思想”,将实情另外附上。拿表格短说事,或是不愿配合的托词。

  当然,可填住房数量设上限,确实也是不小漏洞。看上去,它暴露了设置的“死板”,但细究之下,恐有更严重的成因,那就是申报制度中的随意化和敷衍化倾向。或许表格设计者就认为,申报就是种形式,如何设置无关紧要。如果说,官员财产瞒报,常被归咎于顶层设计缺位的话,那表格充其量只是“执行末端”的不合理。

  实质上,在“房叔”事件曝光后,广东方面就已规定:官员不如实申报财产先停职再调查。但如果让“表格短”成为一些官员瞒报财产的开脱理由,惩治再有力也都会被“化解”。所以说,要督促官员财产如实申报,既要做好顶层设计,也要注重末梢治理,绝不能卡在“执行末端”上。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14年04月0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4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